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邓遂夫:痛悼李希凡先生  

2018-10-30 01:3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遂夫:痛悼李希凡先生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近年来,凡骤闻红学领域的每一位和我曾经情感相依的前辈师长不幸辞世,我都会在震惊与痛惜的强烈冲击下,油然升起一缕悔恨自责之情。对恩师周汝昌先生和冯其庸先生是这样;对今晨(20181029日凌晨152)刚辞世,享年91岁高龄的李希凡先生亦如是。

因为近七八年间,由于诸多缘故,我虽然说不上远离尘嚣,在一定程度上远离了主流红学界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在此不说也罢!

但李希凡先生在我心心念念的记忆中,从来就没远离过。虽然在实际的生活空间,就像与汝昌师在七年前最后一次相晤作别即成永诀一样,我和希凡先生在十三年前相晤作别后也再无机会见面。直到噩耗从天而降,方觉悔之晚矣。

希凡先生在我的心目中,始终是一位地道的仁厚者,一个大好人。

我俩之间自从38年前相识以来,除了偶尔的见面寒暄或略事交谈,几乎从无个人的私交,连信往还也极为稀少。可以说是典型的君子之交。

然而我俩之间的有限交往,自始至终透露着真诚二字。

我俩在学术观点上,相互间明确表示认同和赞赏者有之,但不多;相互间表示有异议并委婉提出批评者亦有之,同样比较少。因为希凡老的研究方向和我不一样。尽管如此,我一直打心眼儿里对他永存敬意;他也在不同的公开场合对我的研究表示尊重,甚至予以肯定。

记得在我初入红坛,成果还不甚多,没有多少东西可以被希凡前辈提及的时候,他在众人面前提到我,仍不忘夸我一句:“小邓的文章,写得非常漂亮!”

而最让我感到惊讶不已的是,希凡先生在北京应邀参加我的《草根红学杂俎》一书的专家座谈会时,竟有如下真诚、谦逊却不失客观的评论:

我是不承认自己是红学家的,我是搞评论的。我对《红楼梦》所有的红学问题很少发表意见,我不研究。版本哪,身世考证哪,这些都未在我的眼界之内,我也不太多看。倒是对是不是曹雪芹写的,我比较有把握。现在再来否定是曹雪芹写的,这个反驳的证据已经足够了。像他那个(按:指我发表在《红楼梦学刊》的第一篇、且是由他阅稿后推荐给主编的论文《脂批就是铁证——关于〈红楼梦〉作者问题与戴不凡同志商榷》),真是已经足够了。反正我们的邓遂夫同志大概是搞红学的,他有发言权。

“其实我痴迷的是曹雪芹的文字,其他我都不懂。所以我说我不是红学家。但他是红学家,真是红学家。我看他文章的题目,大部分都是,每个领域他都涉及。的确红学是一门特殊的学问。我自己不同意他的很多意见,但我不反对百家争鸣。而且他自己有所见,敢于发表。”(参见博客置顶文章《解密一份历史性文献》)

希凡先生作为红学界的老前辈,作为当时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执行副院长,有这种自谦的诚恳表述;特别是对一个与其大部分学术见解并不相同的晚辈,能作如是胸怀坦荡的爱护性、勉励性的评价,在当今的红学界确实难能可贵,令人敬仰。

而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我因故真正告别了一段时间的红学研究,很无奈地在海南岛下海。有一次偶然应邀参加97北京国际红楼梦学术研讨会,与众多师友久别重逢相见甚欢;希凡先生在和我的一次会后交谈中,居然向我这个晚辈聊起了他对当前红学领域一些乱象的不满,让我感到有一种貌似同龄朋友之间互倒苦水的况味。这是我们相识多年来最无拘束的一次私下交流。故回到海南后,我第一次和希凡先生有了一些写信问候的情况,偶尔还把我在报刊发表的一些文章寄给他看。至今我还完好地珍藏着希凡先生向我赠书并继续聊起他对学界某些不满话题的一封信,以及不知是谁拍下的我和希凡老及北大沈天佑、韩国崔溶澈、南京彭昆仑等几位先生在那次国际研讨会上的合影在海南期间,其他更多的信件与留影大都因故丢失,所以仅存的凤毛麟角尤显珍贵

今晚,情不自禁地翻出这张略显模糊的合影和仅存的信件,看着照片上希凡先生高大的身影、宽厚的笑容,以及他信件上那质朴无华、一丝不苟的笔迹和话语,眼泪不知不觉地迷离了我的双眼……

尊敬的希凡先生,您的音容笑貌必将永远留在我心间!

祝您一路走好!

后学 邓遂夫 拜叩致哀               

2018102923:21:56 于蜀南释梦斋   

 邓遂夫:痛悼李希凡先生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邓遂夫:痛悼李希凡先生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邓遂夫:痛悼李希凡先生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笔者九十年代在海南最南端的“天涯海角”留影(上图)
笔者在海口画的钢笔素描和写的歌曲(下图)——表达了渴望登上梦中海岸的的情怀
邓遂夫:痛悼李希凡先生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链接】著名红学家李希凡逝世    

20181029 20:32 新华网    

  新华社北京1029日电 记者从中国艺术研究院获悉,著名文艺理论家、红学家李希凡于20181029日凌晨152分在北京家中逝世,享年91岁。

  李希凡19271211日生于北京通州。1953年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1954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研究班。历任人民日报社文艺部编辑、评论组长、副主任、常务副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1954年,李希凡和蓝翎共同撰写和发表了《关于〈红楼梦简论〉及其他》和《评〈红楼梦研究〉》,开辟了从广阔的社会历史背景出发分析《红楼梦》艺术成就的研究道路。在此后60余年的学术生涯中,李希凡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为哲学基础研究中国古典小说、戏曲、中国现代文学、鲁迅创作、电影创作等,集中对《红楼梦》各方面的艺术成就特别是人物形象塑造的成功经验做了深入而细致的研究。出版有《红楼梦评论集》《弦外集》《论中国古典小说的艺术形象》《寸心集》《红楼梦艺术世界》等,主编《红楼梦大辞典》《中华艺术通史》(14卷本)等。   

  评论这张
 
阅读(1296)|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