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邓遂夫: 曹雪芹赋(增订稿)  

2018-02-12 22:39:01|  分类: 诗词曲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遂夫:曹雪芹赋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博主按]日前笔者接踵而发拙诗《叹赋六绝句》及《叹赋八绝句》(增订稿),在微信红楼群、诗词文学群及朋友圈转发后受到好评,但也在个别群里引起讨论和质疑。其讨论质疑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一、有没有不用韵的赋?比如骈赋、文赋,是否可以不用韵?二、骈文是否也可以称为骈赋?比如很有名的庾信《哀江南赋》,不就像骈文吗?

 我的回答很直接:第一、赋,是中国古代诗歌大家族“诗词曲赋”中不可或缺的一员,这个诗歌大家族的所有品类——诗(包括古诗、律诗二类)、赋(包括楚辞、汉赋或曰汉魏六朝赋二类)再加上词、曲一共六大类——全都属于韵语文学,所以必须用韵。只是用韵的宽与严会有所区别。但其主体必须是韵文,则无一例外。第二、骈文属于文,它是中国古代散文大家族的重要一员,与此相对的另一成员则是古文。二者既属散文,其相同之处便是不能用韵。而散文中的古文、骈文之别,仅只是前者的句式比较自由松散,句式可长可短,毫无任何限制;而后者的句式,则必须两句或两联相对偶(包括字数和词性的对偶)。因为,骈者,骈俪也。骈俪,就是成双成对的意思。为什么赋体之中,又有古赋、骈赋、律赋、文赋之分呢?就因为古赋除了必须用韵之外,在句式上就像各种各样的古诗一样比较自由,可长可短(长的可以长到八字句、十字句,短的可以短到一字局、二字句)。骈赋,除了必须用韵之外,在句式上又吸收了骈文的对偶特征。律赋,则是在律诗产生之后出现的,它虽然也具备赋的特征(“赋者,铺也;铺采摛文,体物咏志也。”一言以蔽之,赋,就是擅长铺叙。而铺叙,正是古诗在形式上的三大特征之一),但律赋又像律诗一样,在句子中刻意地讲究平仄。文赋,虽然也须用韵,但又和骈赋、律赋反其道而行之,刻意地去追求一种比古赋还要明显的松散句式——乍看就像古代散文似的——但它又绝非是无韵的散文,只是转韵特别地频繁,而且多用《诗经》那种貌似不押韵的古韵。所谓文赋的突出代表,便是苏东坡的前后《赤壁赋》。

 至于南北朝文学大家庾信的《哀江南赋》,在古代各种选本上的题目原本叫《哀江南赋 并序》。因为他这篇长达2561字的赋,前面还有523字的骈文序言。由于当今一些现代选本(特别是网络刊载的文字),大多无端省略了题目中的“并序”二字,而且不按常规的排版格式,略微缩小一点序文的字号,这就使得一般读者甚至少数专家都误将赋前之骈文序言,当成了赋的正文来看待、引用,甚至讲解、研究。这正是导致当今一般知识分子甚至专家教授都误将骈文当成赋体”的罪魁祸首。

 十五年前的2003年,因为某一契机——我撰文考证出该年为曹雪芹二百八十周年华诞暨二百四十周年忌辰,同时也为了和一位在深圳等地撰写了《盖世金牛赋》等七八篇“误把骈文当赋铭”的朋友叫一叫板笔者试写了一篇与曹植《洛神赋》的篇幅相差无几的《曹雪芹赋》。其体式介于古赋与骈赋之间。当时在一些报刊发表后,被媒体报道为“古今咏曹第一赋”。于是便将其收入到我次年出版的《草根红学杂俎》一书中(东方出版社2004年版)

邓遂夫:曹雪芹赋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邓遂夫:曹雪芹赋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到了十年之后的2013年,眼看曹公二百九十周年华诞暨二百五十周年忌辰将至,我便又把拙赋作了些重要修订,交给家乡美女书法家李一多女士(见下图)书写成行草书长卷,准备作为我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四卷集)修订第五版的额外赠品,以酬谢读者多年来对该书的厚爱。殊不知好事多魔,近几年因意外遭遇大量藏书被盗,以及庚辰校本的修订稿亦遭迷失等事故;同时也因为恩师周汝昌先生卒然辞世让我情绪极度低落,所以一直拖延到今年过了春节之后才能向出版社交稿。估计最快也得四五月份方可面世吧。与该书同时推出的,还有我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修订第九版(里面也准备了馈赠读者的特殊礼品)

邓遂夫:曹雪芹赋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邓遂夫:曹雪芹赋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邓遂夫:曹雪芹赋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曹雪芹 並序

 鄧遂夫

 

脂硯為《紅樓夢》遺稿作朱批:“壬午除夕,書未成,芹為淚盡而逝。”雪芹逝於清乾隆二十七年除夕,即一七六三年二月十二日。余考雪芹於乾隆元年交芒種節之農曆四月二十六日,適滿十三周歲,則知其誕辰當為公一七二三年五月三十日诞辰忌日已明,核敦誠《輓曹雪芹》詩“四十年華付杳冥”證其享年距四十足嵗尚差近四。嗚乎,天才之早慧與早夭,皆令人驚訝而長太息焉!故於十年前曹公,效子建賦《洛神》之體以祝之。今癸巳夏月,公二百九十周年誕暨二百五十周年忌辰將至拙賦,再展襟懷云爾。     

      

詩云:“半部《紅樓夢》,光芒照古今;末流成顯學,華夏獨斯人。”斯何人哉?吾國小說大師曹霑字芹圃,號雪芹又號芹溪、夢阮者也。余亦親睹其風采也。或謂:“爾生也晚,焉能識荊?”蓋緣西山屐痕之重踐,曹公誕之將臨。意動而神搖兮,恍若邯鄲之客;魂馳而魄蕩兮,似墜巫山之雲。飄飄乎至青埂峰,但見蕭然太瘦生

    其人蓬頭卻不垢面,破衫難掩驕矜;額廣何曾色黑,身長愈發超群。貌清兮,猶似臨風之玉樹;眼迷離兮,亦如夢蝶之莊生。或仰天而長嘯,或拈須而沉吟。縱酒放歌兮,聲更琅琅;揮毫作畫兮,骨益錚錚

     噫,彼非曹公雪芹乎!余三生之幸若此耶?

 遂近前,長揖而告之曰:“恕後生之魯莽,擾先輩之沉酣!因久存之疑竇,冀面呈以直言。想君之黃葉村陋室,茅椽蓬窗,瓦竈繩床;任風晨月夕而披閱廿載,雖嘔心瀝血而巨著流芳。惜全書之未完兮君已早逝;感重重之霧瘴兮盼啟微茫——“《紅樓夢》其書也,果真乃親歷之事,抑或為虛擬之境?賈寶玉斯人也,果真乃君之化身,抑或為心之造影?八十回後也,果真乃高鶚之所續,抑或為佚稿之重訂?”  

芹聞之,始而微笑,繼而開懷,嘴角含一絲狡黠,眼波無半點塵埃,朗聲答曰:“感君至誠,親臨垂問。後者當據實以告,前者仍留君自省。佚稿唯二十八回,何來彼四十餖飣!畸笏老業已批明,後世人緣何不信!至若書中所敘,親歷歟?虛擬歟?化身耶?造影耶?可意會不可言傳,有答案難有實證。君不見莎翁之謎兮,四百年未掃疑雲;泥版之書兮,數千載難識淺深?《水滸傳》誰前誰後?《金瓶梅》孰假孰真?詩三百可有諷喻?屈大夫何以自沉?此皆文學永恆之魅力,亦乃學術無盡之芳馨;能解固有功于開拓,有惑亦進取之要津。嗟夫!是知亦可不知亦可,然則何者贵、何者更妙耶?”

    余插言曰:“豈非貴在不斷求索,妙在知與不知之間乎!”   

    芹頷首而退曰:“誠哉斯言蒙可去也

忽懵然而寐寤兮,猶攬袂而欲語;覺音容之宛在兮,仍懸思之不已。少頃,乃望空遙拜:大哉雪芹,高山仰止!                

於《自贡日报》及《代自貢》月刊2003年第2     

收入東方出版社2004年版拙著《草根紅學雑俎》      

公元2013年、農暦癸巳夏月,重訂於蜀南释夢齋         

注 释

①见拙文《曹雪芹诞辰已水落石出》(东方出版社2004年版《草根红学杂俎》)。

②见敦诚《四松堂诗抄》。转引自吴恩裕《曹雪芹丛考》(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

    ③此乃以20034月初稿再次修订后,于《当代自贡》杂志重发之年份而言者,故谓之“十年前曹公日”。而据笔者考证,是年恰为曹公二百八十周年華诞暨二百四十周年忌辰之整年也。

    ④萧然太瘦生,敦诚《挽曹雪芹》诗初稿有“四十萧然太瘦生”之句(见《鹪鹩庵杂诗》)。太瘦生,语出李白《戏赠杜甫》诗:“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

    ⑤敦诚《佩刀质酒歌》有句云:“未若一斗复一斗,令此肺肝生角芒。曹子大笑称快哉,击石作歌声琅琅。”(见《懋斋诗抄》手稿影印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版,下同)描写了曹雪芹酒渴诗狂的精神风貌。

    ⑥敦诚之兄敦敏《题芹圃画石》诗云:“傲骨如君世已奇,嶙峋更见此支离;醉余奋扫如椽笔,写出胸中块垒时。”

    ⑦敦诚《寄怀曹雪芹》诗云:“劝君莫弹食客铗,劝君莫叩富儿门。残杯冷炙有德色,不如著书黄叶村。”

    ⑧披阅廿载,《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第一回有云:“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则知此书于乾隆十九年甲戌(1754),已披阅十载有余。尔后又有丙子、己卯、庚辰等数次重订,至壬午除夕(1763)雪芹去世,岂非二十载乎。

    ⑨周汝昌先生曾著文推考曹雪芹《红楼梦》原著为百零八回。拙文《〈红楼梦〉八十回后原作是怎样迷失的》(原载《红楼梦研究集刊》第五辑,1980年版),亦考其迷失之佚稿确为二十八回。

    ⑩英国大文豪莎士比亚,因生前未留下有关其生平的任何文字材料,致使后世对其个人身世的了解谜团甚多,迄无定论。

    ⑾十九世纪以来大量出土于西亚两河流域各国的泥版文书,上面刻着距今四五千年前的阿卡得人、巴比伦人、亚述人、波斯人等古代西亚民族创造使用的楔形文字,此种文字早已消亡,至今难以识读。

⑿此乃本赋发表后,復于2013年曹公二百九十周年誕暨二百五十周年忌辰之際,再度将此赋作个别字词之修订,呈交吾乡书法家李一多女史作行草书长卷之纪年

邓遂夫:曹雪芹赋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