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梦见当年的校花   

2016-06-15 04:30:58|  分类: 小品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见当年的校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梦见当年的校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这是去年的真事。睡眠质量颇高,很不容易做梦的我,忽然在那天早上已经睡醒、本该立刻起床的当儿,又晕乎乎地睡了个“回笼觉”,就在此刻,居然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而且是梦见少年时代中学的校花和我不期而遇……


梦见当年的校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梦见当年的校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十余天没有更新自己的博客了,今天午饭前,抽空发了一篇给古诗词爱好者力荐一部案头常备书的博文。然而傍晚,无意间翻看到去年特为记录上述梦境而写的一篇比通常详尽不知多少倍的日记,便突然想到,何不把它再弄成一篇有趣的博文!说干就干。不料打字太慢,折腾半天刚开了这个头,就被其他事情耽搁。都快到凌晨了,才来接着把这几页信笔涂鸦的文字敲击到电脑上。现在先把日记原文的扫描图片放上去,再来比照着图片继续敲完这份“释文”吧——


梦见当年的校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2015年8月22日(星期六)  晴

    昨晚睡得早些,不到两点。一觉醒来,看时间,8:15,觉得稍早,闭上眼睛想再晕一会儿,不料又沉沉睡去。

    竟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

    通常极少做梦。偶尔做,也不甚清晰,不甚有趣,而且醒来很快就忘了。今天很特别。

    梦醒,大惊。怎么会是梦呢?一直以为是真的呢!见自己依然躺在床上,不觉怅然。看时间,9:05(瞬间便跳到9:06)。——我才睡去50分钟么?咋会做了这么清晰而又情节完整的梦?

    〔一口气写下来,居然没有涂改添加一个字,说明此刻思路特别顺畅。继续写下去,还有这么顺畅吗?本来今天不想记这日记的,怕记起来会很长。昨天已经答应了令中,一定在双休日这两天,把他一再催促的序言写好。他说出版社已经等急了。但我还一点都没考虑该怎么写,岂能他顾!但又怕以后来补记,时过境迁,情绪、记忆免不了起变化,记起来就不那么准确了。还是下决心记了再说。〕

    梦中,走在一条不熟悉的巷陌。猛然间,迎面走来我念初中时桃花山中学的校花——那时还没有这种称呼,但在所有同学的心目中,她都是最美的。


梦见当年的校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啊,那么多年未见,她怎么一点没变?

    还是当年那朴素而优雅的打扮,中等而略显高挑的身材;还是当年的瓜子脸、丹凤眼、皓齿明眸……

    惊讶迟疑中,没敢招呼她。由于当年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同校,到初中毕业的五年间,我和她一直是只同年级不同班,加上自己腼腆而自卑(因为穷),虽是邻居,却从没打过招呼说过话。

    也不知道她看见我没有,或是否认出了我,她很快便从我身边走过去。我赶紧回头,叫了一声她的名字。〔为了防止意外,在这个日记里也不写出她的名字为好。


梦见当年的校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她应声回头,盯着我看。

    我说:“还认识我吗?我们不同班,是邻居。”说着,便走到她面前。

    她迟疑了一下,说了句“不认识”,随即忍不住低头一笑。

    我也笑了,“晓得你认识。但以前从没说过话,也可以叫不认识。这么多年了,你咋一点都没变?你真的是×××吗?”

    她不禁笑出了声,“当然是,还有假呀?”

    “我只是不敢相信,怀疑你是×××的女儿。那我考你一下:我是哪个班的?”

    “当然是四班。我是二班的嘛!”她大方地回答。还从没见她如此大方地说过话。以往在学校里,偶尔见她和同班的人说话,也是端庄的或羞涩的。于是我也放松了许多。


梦见当年的校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那时你好突出哦!还记得吗?我创作了一首歌,自己上台演唱,评了个创作一等奖、表演二等奖;你只是和同班的女生跳了个集体舞,就你一个人评了个表演一等奖。——你晓不晓得我后来是搞创作的?”

    她点点头,没说话。

    我知道她经历挺曲折的,早就托人转告,想“采访”她一下。便趁机说,“能留个电话给我吗?我有重要事情,想找你帮帮忙。”

    她并没有拒绝,默默地掏出手机。我赶紧把我的手机号告诉她。她拨打了一下,我的手机立即响了。不好意思在大街上老拦着人家说话,便道了别:“以后见。”

    她点点头,向前走去。我目送她消失在人群中。

    忽听一个声音在喊她:“×××,有个姓邓的同学在找你。”

    我一惊。没看见喊话的人是谁,却见她的身影又显露出来,而且回头看了我一眼,抿嘴一笑。那意思仿佛在说:“我已经晓得啰!”

    梦,便在她的笑容中,骤然醒了。


梦见当年的校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梦见当年的校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梦见当年的校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博主1987年出版首部学术著作《红学论稿》的作者像    右为该书及博主另一学术代表作《草根红学杂俎》等  
  梦见当年的校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2006年博主与恩师周汝昌先生及梁归智教授在北京共同出席新书发布会
 
[结束语]
         “一指禅”的打字速度实在慢得惊人。敲完这篇闲情日记,夜已深,胡乱配上几张图片,就算交卷。前面那张黑白老照片里的小姑娘,真的是我同学,也都只有十五六岁年纪,但并非文中所记的“校花”,而是艺校的同窗——后来的同事。其舞蹈功力,自然比“校花”更佳。配上这张黄旧的老照片,只为了增加一点怀旧的温馨气氛而已。
        重看日记,觉得当初匆促记录时忘了提一下,少年时代这位“校花”留给我最深的一个印象:那一双随着她的秀丽身姿自然摆动的长辫……

梦见当年的校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当时,我们居住那个小地方——大安区进盐坝,日用的自来水并没有装到每一户人家。一般洗衣淘菜,大多是到附近的堰塘里使用天然水。而食用的自来水,则是由家里的大人小孩,挑着能装一百斤五十斤的水桶,去到每一个居委会的自来水站,排着队,交水牌给管理水表的人,自己打开龙头放进水桶,然后肩挑回家,倒进陶制的大水缸。进盐坝的水站,离我家很近,不论我去挑水或从水站前路过,经常能看见“校花”那挑着水桶的婀娜身影,以及那一双在优美的腰臀间左右摇摆的长辫。
        所以,后来我进了歌舞团工作,常常在报刊发表一点诗歌散文,便注意到成都市歌舞剧团搞创作的青年诗人胡笳,有一次他在《成都晚报》发表的一组民歌体新诗里,有“红衣渔家女,长辫青幽幽”的诗句,让我终生难忘。其实我心里明白,这个有着青幽幽长辫的渔家女形象,在我脑海里幻化出来的,正是当年“校花”那挑水的倩影。

梦见当年的校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附录:评论及回复]
金色的房子 评论
    哈哈哈哈!邓老师,我怎么看出了您文章中有初恋的美好情感呢?
豆豆 评论
    很有初次暗恋的味道。
遂夫 回复
    是的,我不否认,当时内心里确有一点暗恋的意味。不过那时的“好少年”大都太老实本分,从来不敢对身边的心仪女生表示爱慕。其实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是最有条件和她相好的,至少可以在参加工作后,适时摘下这朵鲜花——让她的人生之路不至于那么艰辛曲折。所以这篇博文,也算是对自己幻灭青春的一种祭奠吧。再联想唐代美女杜秋娘唱的那支歌: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简直就是对我们那一代“迂腐好少年”最深切的幽怨和嘲讽啊!
豆豆 回复
    这枝红玫瑰已成为您心口永远的朱砂痣,只是这份幸福她无缘得知。
莲心荷语 评论
    老师,这篇好美,让我想起了我的小学中学大学……
遂夫 回复 
    是吗?一定有不少故事吧,啥时写点出来欣赏欣赏!

莲心荷语 评论(这是写在《母校吟·绝句五首》之后的,一并迻录到这里)

    我现在写了三首回忆的七绝《旧梦西子》,给老师看一下:

        几多往事忆成痴,柳岸闻莺拂绿丝。

        花港观鱼映双影,雷锋塔下泪流时。


 寂夜清风细细长,虫鸣月淡阁微凉。

 一灯书影心中事,犹捡诗笺素色香。


 断桥春柳忆流光,点点桃红共梦长。

 不忍清风归去恨,云和泪墨留芳。

    老师,莲心拙字,见笑了!

遂夫 回复

 学习了,写得挺好!莲心旧诗功底不错嘛!

冰上凉 评论

   (此处粘贴了本文图片中的《红学论稿》作者像)

    优点:帅;缺点:太帅。

遂夫 回复

   此处粘贴了“大笑”、“献花”等表情符号问好冰冰!

 其实,年轻时外表的帅与不帅,靓丽不亮丽,都是非常短暂而无足挂齿的。想想王洛宾所写的《青春舞曲》吧:

     太阳下山明朝依旧爬上来,

     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的开;

     美丽小鸟一去无影踪,

     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词和曲都把这种青春美的短暂,表达得既真切又富于哲理,不免会令人惆怅,黯然神伤。但是只要不去过分地看重这类外在的美,便会逐渐体会到:生为一个人,只有更加注重内在的或曰心灵的美——如智慧、仁爱、创造、良知,以及独具魅力的个性、品格、纯真等等——才是相对比较长久的,甚至可能被铭刻进人类历史的永恒记忆之中。

冰上凉 评论 
        其实,您是有责任感、细心的温暖作家。做什么事,都很用心,有归属感和方向感,讲政治有规矩,懂传统会创新。叶檀说:“和聪明人在一起,说人话。”您是有良知的公知,说人话,办仁事。
遂夫 回复 
        冰冰居然有这样的评判受宠若惊,也刮目相看!或许仅仅是从文如其人的角度来感知的吧——亦算得上有眼光的朋友。应该说这判断基本属实,我也没必要去违心地否认。但平时最贴近的同事、领导,尤其是学界个别上层人士,往往并无这样的判断和感知。原因就在于,有些人是以拍不拍马屁、懂不懂拉拢、给不给世俗的甜头来评判和感知一个人是好是坏,而不大会去认真仔细地读一个人的文字,了解一个人的心灵。虽然他们明明知道某人是较为专注的学者、作家,甚至可能还胡乱地翻过一下他的书。
       幸好,我的绝大多数真正的读者,哪怕只看过有限的一本书或几篇文字,却大都会有比较接近事实的评判。至少知道某人是认真做事的负责任的好人,不至于起坏心,搞欺骗。让我稍感惊讶的是,冰冰看我的文字不会很多吧,也能作此评判。实在是该深谢!
冰上凉 评论 
       文如其人。温暖的人才能写如此温润的文字。
岁月如歌 评论
       写得不错,年轻时候暗恋,现在年纪大了,还不愿承认!
冰上凉 回复 岁月如歌
       应该放下面子,有生之年,找到她,向她表白。可能,她早已成家生子,表白也成白表。
遂夫 回复 冰上凉 
       哪有这种表白的可能和必要?所记只是个梦而已,梦中才第一次“认识”和交谈。人生就是这样:也许连梦中这样见个面说个话的机会都永远不会出现。即使出现,也不可能去唐突地说起少不更事时候的内心隐秘。“采访”一下其往昔经历倒是可能的。将这类隐秘或经历写进书里、文章里,也是可以的。因为对方看见了也没事,并没有直接提谁的名。而更大的可能则是,对方可能永远都看不到这些(包括我们的议论)。别说对方,就是我们同班、同校比较熟识的同学,我至今也没听说有谁看过我的博客什么的,更别提看到里面的这一篇文章了。须知,在茫茫人海中,真正喜欢阅读、而且是阅读文学类东西的人,其实比例灰藏灰藏的小……(一笑!)
  评论这张
 
阅读(7762)|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