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关于“诗教”的话题  

2016-01-05 12:55:14|  分类: 序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诗教”的话题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常年从事教育工作的孟令中先生,或许觉得我这个一头扎进“红楼”就出不来的“学究”,居然也爱玩一点新诗或旧体诗词,便约我为他精心选的一部上下集教辅类书籍《课本经典诗词名家解读》作一篇序。在匆匆写就的这篇序言里,重点谈到了“诗教”的传承问题,对其“曾经似断流”的现象发了一通感慨。诗教在当今真有“断流”之虞么?其表现形态又是什么?我觉得都可以提出来让大家思考或讨论一番。

当然我在这篇短短的序言里,只是蜻蜓点水地及了一点皮毛,不可能作更深入的议论。而且,我也没有对传统“诗教”的涵盖内容及应该传承的着重之点以阐发。因为我相信一般读我这篇短文的人,也许不难领悟:我主要是就中国历代“士人”(即现代所谓知识分子)理应具备的传统诗词基本修养——包括诗词的审美与写作——等角度来谈的;而不是,或不主要是指“诗教”一词的原初之义——如孔子的所谓“温柔敦厚”、“兴观群怨”之类的政治说教。

总之,我希望凡有兴关注此一话题的朋友们,都能在看了我这篇抛砖引玉的短文之后,对此作一点认真的思考。——不论是为了提高个人的涵养,还是为了更加关注我们下一代的修为。


也来谈谈“诗教”的话题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也来谈谈“诗教”的话题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附  录

《课本经典诗词名家解读》

邓遂夫

 

 这部书的书名叫《课本经典诗词名家解读》,而所选当代名家引人入胜的解读文章,也的确是切合了目前从小学一直到高中的语文课本上所选中国古典诗词的名篇佳作(主要在上册),以及课本上虽然未选、却标明了要求学生参考阅读的其他诗词名篇(这一类集中在下册)。但我阅过之后,深感此书不仅非常适合小学到高中的在校学生及语文老师参考阅读,似乎更应该成为包括目前的高校学生在内的所有当代青年的常备读物。

 为什么我在提及此书更宽泛的阅读范围时,并没有特别强调在校的文科大学生和已跨入社会的文学青年呢?原因就在于,我想要着重强调的是“整个”的“当代青年”——即更能体现我们国家民族的希望和未来的所有朝气蓬勃的年轻阅读群体。 

 回首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如果将注重“诗教”这一问题,放在历朝历代有文化的青年群体中去作比较,我敢肯定,当代青年在这方面之相形见绌的“落伍”,绝不是一般的严重。最能说明问题的一个事实便是,即使选择相似于过去时代“文学精英”的文科大学生和已投身于文学创作、研究的当代文学青年,让他们去和别的时代——甚至包括文革前的那一代同样学历的普通“知识青年”去作比较(或曰PK),我敢说,落败的只会是当代青年。

 为什么会这样?限于本文的体例和篇幅,我在这里只能点到为止,不便作全面深入的阐述。但诸多引人注目的现象和事实就摆在那儿,只要稍加提示便可以明白个中缘由。举一个小小的例子。不举古代,也不举民国,只举文革前的我们这一代文学青年来作对比。当时哪怕是像我们这样还在学校念书的稍许爱好文学的中学生,在议论和判断一个诗人的新诗作品的时候,都常常爱用一句近乎于口头禅的话去表达——即该作者“古典文学功力”如何如何(或曰“比较扎实”,或曰“不足”)。这句类似口头禅的评判语所提及的“古典文学功力”云云,其实着重所指的,正是该作品所体现出来的作者“古典诗词的修养”如何。可是你到当今的文学青年,甚至包括中年的专业作家、诗人、学者、编辑、记者的群体中去感受一下,能够稍许具备此种评判意识的人,还有几何?

 另一个较典型的例子便是,过去(同样可以包含文革前),凡有资质在年轻时便开始从事高教或科研,以及从事文学创作、学术研究,甚至包括担任高官的所有那些堪称“高级知识分子”的人,鲜有不懂格律或不会写传统诗词的(其水平高低自然会有差异)。其他人士姑且不说,我们单看那些“起于草泽”或“行伍”的老一辈革命家,比如孙中山、蒋介石、廖承志、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毅、叶剑英等等,便可略知一二。至于作家、教授就更甭提了。总之,几乎每一个勉强可以沾得上“高知”的边儿的人,几乎都可以略通此道。这便是过去中国从未间断的“诗教”传统所使然。可是举眼一看当今的中青年作家、学者、教授(甚至中文系教授),真正懂格律、会诗词的,又有几何?

 为什么与“过去”相比,在这上面会有如此悬殊的差距?一言以蔽之,便是当代的青年在成长过程中,缺少正常的、真正有实效有深度的“诗教”环境和氛围所致。 

 我这样笼统地概括,可能有人会提出反诘:在当前,许多家庭不是从两三岁的幼儿开始,就在教他们背诵古诗词,进入学校以后更是从未中断过古诗词的课程教育么?怎么能说现在缺少正常的诗教环境和氛围呢?

 不错,目前的情况确实有所改观。但其改观的程度和效果,我依然抱有怀疑。请注意我表述此事的一个定语——“真正有实效有深度的”。检验这个“实效”和“深度”的着眼点,并不是只看一个幼儿或学生能否一字不差地背诵多少古诗词,取得多少相应的考分;而是应该着重体现在是否真正激发了他们对中国传统诗词的由衷热爱。这种热爱,绝非家长的逼迫和课堂灌输所能凑效的;它得靠兴趣的巧妙培养和尽可能淡化考试功利的趣味性引导。

 这正是孟令中先生编选这部《课本经典诗词名家解读》的良苦用心之所在。

 如若不信,请中学的老师或学生的家长做一个“实验”:随便拿一册这部装帧精美的书(不论上册下册皆可),在学生容易看见的时刻,貌似无意地搁放一下,等学生好奇地拿起时还故意神秘地要讨回(当然不是坚决的“讨回”,只是意在让其误认为是老师的私密教参资料,或家长自己借阅的有趣书籍),然后顺水推舟地任其自由翻看一小会儿。看看学生会不会很快被里面的精彩诗词解说所吸引,以至于纠缠着想借、想买。据我猜想,这样的“实验”只要做得不露痕迹,多半能感受到学生阅读此书的兴趣,并进而让其在毫无压力的阅读基础上,有效提升对原本比较熟悉却不甚了了的古诗词内涵,产生出真正的兴趣和热爱。

 当然,老师或家长不必都去做这样并不好玩儿的“实验”。也许更大的可能性是:还没等你去做“实验”,孩子们早已通过在书店“发现”此书的同学口耳相传,纷纷回家“倒逼”家长“放血”购买了。

 关于“诗教”的话题,还很宽泛,也很复杂,而且存在着如何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等问题。这就不是我这篇短序所能涵盖得了的了。但是有句话我想强调一下:在当今以亡羊补牢的精神去作有效提升的“诗教”,绝非只涉及到促进青少年对传统诗词文化的兴趣爱好这一看起来比较小的问题,而是直接涉及到一个民族的文化素养和精神面貌的全面提升,涉及到一个悠久的世界文明古国如何在精神和物质上都能真正卓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千秋大业!

 最后草拟绝句三首,与编者孟令中先生及各位同仁共勉:

     诗教曾经似断流,仁人志士岂无忧?

 春风又绿江南岸,碧水奔腾润九州!


 源自古文明,历代先贤重继承。

 传至而今焉可灭?添薪助火献余生。

 

 世人都道诗词好,奥妙无穷谁见了?

 名宿专家破解详,翻开此卷便知晓。

201591715:33:33 匆草于蜀南释梦斋    

(序文原载中州古籍出版社2015年版《课本经典诗词    

名家解读》。本书上下册,定价:人民币50元)   

    

也来谈谈“诗教”的话题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关于“诗教”的话题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关于“诗教”的话题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关于“诗教”的话题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关于“诗教”的话题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关于“诗教”的话题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关于“诗教”的话题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关于“诗教”的话题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关于“诗教”的话题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113)|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