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   

2015-08-05 06:36:18|  分类: 文化漫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连日酷暑,今夜却闻雷声隆隆,骤雨普降。正好关掉电器,开窗卷帘,任凭夹着雨滴的天风步入书斋。看来正是个书痴说书的好时节!是的,从我青少年时代起,就有人说:“邓遂夫这人,其他啥都不好(hào,去声),就好看书买书,纯粹书痴一个。”这话若是现在听来,虽不算有多光彩,起码印象是正面的。但在我的青少年时代则相反:未成年,可被讥为“书呆子”、“迂夫子”;成年了,没准儿就属于“白专分子”的范畴。可是以我个人的心性,在年轻时即对“书痴”、“迂夫子”之类漫画式定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中年以后更是在旧习不改甚而变本加厉疯狂购书藏书的过程中,用了一种貌似理性加世故的眼光去审视自己的这一行为癖好,觉得把“书痴”二字放在我头上实在是恰如其分;再把一些人形容我“爱书如命”的风凉话凑到一块儿,心头更觉舒坦熨帖之至。
    不过,我暗自里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爱书和藏书这件事情上,的确是有一点病态——直白地说就是严重地“上了瘾”。我深知,自己这“瘾”,比起那些深陷烟瘾、酒瘾、毒瘾而不能自拔的人来,还要严重不知多少倍。所以故乡还有人戏称我这样无休止的爱好,已经属于“瘾大公司”了(因自贡有个历史悠久如雷贯耳的九大公司,如今又有个搞房地产开发同样如雷贯耳的远大公司,故有好事者发明出一个听起来与两大公司之名颇近似的“瘾大公司”,用以戏称某方面的“独大”者)。
    于是我自己也毫不隐晦地宣称:我这近乎于病态的爱书购书藏书之癖,恐怕今生今世也休想戒掉了——当然我也压根儿不想戒掉它。反正我一生不嗜烟酒,更无吸毒好赌之习气,爱书成则问心何愧?它既不危害社会又不损害自身,何乐而不为呢!故尔一生勤奋工作之合法收入,大都心安理得地投入到营造书山学海之“伟业”中了。而不经意间,是否也算积攒了一大笔财富呢?(担心本文跑题,就不再去深说,同时也不去追溯我之“痴迷购书藏书实缘于痴迷读书用书”等相关话题。祈谅!)
    至于本人的藏书之富,虽然并不如古今某些财大气粗或祖上有所承传的专业藏书世家。但比起目前国内的所有作家学者来,自矜“数一数二”怕也并不为过。因为从数量上大致估算,自信家藏达三万卷以上,怕是只有多不会少。而书的品格与质量,除了并无宋金元版太过高昂的古董,明清、民国、建国初,以及相应时期之外国书等诸般珍籍,皆有不同程度的染指。自然所藏多以文史类为主,然其间亦属宝物多多,趣事多多也。兴许有朝一日,等做完了自己的本职工作,说不定我会专为自己的藏书及相关逸闻趣事,写出几本既轻松又好看的畅销书来,也未可知。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左为刚走出校门参加工作的书痴,右摄于新千年前夕(自题笔名雷如雨)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1987年出版第一部学术著作《红学论稿》的作者像(此据1吋小照扫描)

    好了,这类宏观性的叙事就到此为止。说点眼前小事。
    几天前清理日用书籍,偶然见到一些并不重要的藏书上面,颇有被小朋友写写画画之处,于是顿生感慨:自己大小也算个文化名人了,对于爱之如命的各类书籍资料,该不该限制一下别的大朋友、小朋友,不许在上面随意乱写乱画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比如这本装帧独特的少年版压缩改写本《红楼梦》,算是我所收藏的若干种少儿版中最别致珍贵的一本。其设计装帧可谓中西合璧,色彩绚丽,做工考究。所谓考究,特指其别致的线装版式和纸箱状凹凸粗糙的封面纸板搭配。出版方还特意在版权页上公布了一份“本书装帧风格受专利保护,仿冒必究”的声明及相关专利号码、举报电话等。这在我国的图书出版中实属罕见。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然而,当我随意翻开此书正文,却见里面的几乎所有页码,皆被某一位阅读此书的小朋友画上了不少圈圈道道。好不心疼!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但是仔细查看,这也算不上“乱画”呀!小朋友读得比较认真而已。凡是觉得很形象、很生动、很有趣,或比较陌生的词组,为了加深印象,立即用笔把它做上记号:或加圈,或打杠,或画五角星。多么可爱而又可钦可佩的小读者呀!所以转念一想,这非但不算什么,还应当鼓励,况且此书的整洁美观也并没有被破坏,反倒平添了一股生气,别有情趣。就像我在一些页码上的签名盖章一样,都可以体现出一种发自内心的对此书之喜爱。
        所以,只要换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件事,竟连视觉上的不悦也消失了。其间应该是存在一点与美学、心理学大有关联的某种原理吧!

        再看另一本书——《永远的普罗旺斯》。这也是一本装帧精美、图文并茂的好书,无论是纸张、印刷、设计、色彩或整个内容,几乎都堪称富丽堂皇。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然而,就在这精美的扉页上,也被一位小朋友展示了一番个性。这回没有乱画,却像是乱写。但细看依然算不上乱写。文字流畅而富于激情,书法稚拙而生动美观,签名也颇富魅力。原本雅致却略显空阔的扉页上,岂不正需要留给此等有情趣的阅者去自由地吐露心声、挥洒个性么?这比起单纯的保持整洁加上老套的藏书者签名,或许更具收藏价值也未可知呢。(注:左方版口处的小小彩图,是原书配备的一枚书笺,我放在那儿增添一份色彩。)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这便又可以说明,藏书者的确不应该简单化地一味反对“乱写乱画”。因为任何事情都有它的两面性,甚至美与丑,好与坏,在某种条件下都是可以互相转化的。这里边确有值得深思的学问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对不起,打岔一下:小朋友的激情也勾起了我的记忆。几年前博主亦被朋友开车送到一处据说叫普罗旺斯的地方游玩。那里到处分布着法国式的古典和现代田园建筑,到处长满了薰衣草和其他各种叫不出名目的欧式花草,空气特别清新,天也格外的蓝……印象最深的是其中有一道墙似乎叫爱墙,上面写满了世界上各种文字的。但我去的这个地方显然不在法国,而在北京郊外某个旅游胜地。怪!这里的天蓝得也真像普罗旺斯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但我至今都没有搞清楚,这个所谓的普罗旺斯到底在北京的什么地方……哦,打住打住,言归正传!


    反过来我倒是觉得,我自己有时才真正是喜欢在藏书上乱写乱画。比如下面这本珍贵的鲁迅《中国小说史略》民国版的毛边本(可惜扫描图片上看不到它的毛边),我在北京潘家园购得之后,稍事翻阅考索,便喜不自胜地于扉页处信笔乱写了一通。今日重阅,实觉惨不忍睹,后悔不该如此轻率涂鸦。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单是从这一信笔涂写、圈圈改改的凌乱字迹上看,比起前面那位小朋友在《永远的普罗旺斯》一书扉页上明显经过深思熟虑的起草之后才认真抄上去的谨慎态度来,就应该自惭形秽。
    当然话又说回来,这样的情况同样有其两面性。假设,将来有两本完全相同的此书“民国毛边本进入到拍卖市场:一本是被我乱写了的,另一本则没有被乱写,哪一本会卖出更好的价钱,恐怕也还难说。当然,这里面包含的又是另外一门学问了,此不赘。但不论我假设的这一结果将会如何,总之都丝毫不能为我自己必须痛改在藏书(尤其是较珍贵的藏书)上乱写乱画的坏习惯作辩护,则应该是无疑的。

    还有另一种情况,我自己也不算乱写乱画,书也确属特别珍爱的那一类,却因看到书中有格外可喜可敬或可悲可叹的某种现象,便忍不住提笔去打个记号(就像前述那位看《红楼梦》的小朋友那样),或信手点评慨叹一番(就像前述另一位看《永远的普罗旺斯》的小朋友那样),我觉得这还是有意义的。比如下面这本由美国学者邓尔麟教授著(曾获美国新英格兰历史协会大奖),由同样是美国学者的蓝桦教授译成中文,且由美国耶鲁大学授权(北京的)社会科学出版社独家推出之中文版《钱穆与七房桥世界》。但,如此隆重推出的一本令我这“书痴”都爱不释手的一本好书,翻开其版权页,却让我惊讶地发现:它居然只印了区区1000册!于是我情不自禁地提笔在那版权页上打起了记号,发了一大通感慨,还特意按上自己的指印……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下面把它放大一点,看我是怎么乱发议论的:居然把经济不断起飞的1990年代,判定为是“文化滑坡之年也”。童言无忌哈!童者,老顽童也。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顺便让大家看看此书的的目录、译者前言、作者的中英文版序之类,从而领略一下这本貌不惊人的书之独特与难能可贵。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不知不觉,天已快亮了。主要是我写博客打字太慢;选择、裁剪、缩小图片又要耽搁太多的时间。另有一些话题就留待以后再续谈吧。下面着重贴一些刚刚扫描的手边几种藏书的图片供大家看着玩。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在请周汝昌先生为此书签名时,也请周先生的女儿伦玲把周先生的常用印章盒子拿来,由我自己不依规矩地胡乱盖了一些。因周先生晚年已目近失明,题签时均为凭感觉盲写,所以题得不免歪歪扭扭,反倒呈现一种错落有致的异样情趣。我便选择一些错落的空白处,多盖了几枚不同的名章。并在书名下及目录页,特意加盖了一枚周先生生前十分喜爱的圆形“为芹(指曹雪芹)辛苦”阳文篆体印。这些,在今天看来都非常珍贵。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这部《呼啸山庄》的“精装珍藏本” ,我亦情不自禁地在其版权页上乱写了一通。不过在目前的新出版物中,此书印制及装帧之精美确实非同凡响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这是民国初年热销的文言小说《林黛玉笔记》旧版(上下册)。我所藏此本,其珍贵在于,两册的封面皆有作者喻血轮题签赠人的手迹。受赠者师山嘉(或名“山嘉”而被其尊为“师”者)是谁,我没有查出。望知者赐教。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下面一页是从孔夫子网下载的喻血轮自书诗手迹,供参阅。

我的藏书,可不可以乱写乱画(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文∕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此乃明清士人求取功名之必读书《试律最豁解》(上图),乾隆三十一年(1766)版。下面这本,亦属同样性质的试帖最豁解》,同治十二年(1873)版。有趣的是,虽然一本是讲“试律”,一本是讲“试帖”,刊刻的图书作坊也不一样,出版时间则相距了108年之久,却都是由同一位署名“蓬莱王巨川”的学问家所评注的,又恰好被我在200余年后所购藏,岂非与我有缘?

书痴说书:珍藏书可否乱写乱画?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本来,乾隆年间甚至康熙年间的其他书籍的刻印本,我还藏有不只一种;但此本所标示的“乾隆三十一年”这个刻印年代,却让我有点触目惊心。因为这个年份,距“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本《石头记》残抄本的一条极为有名的脂批所云“壬午(乾隆二十七年)除夕,芹为泪尽而逝”;抑或距周汝昌先生拿出另一过硬证据所考定的曹雪芹辞世之年“癸未(乾隆二十八年)除夕”,也都只过去了一年多或充其量两年多。没准儿此书在雕版制作之初,《红楼梦》作者曹雪芹还在世呢!——宁不让人望书兴叹!

 书痴说书:珍藏书可否乱写乱画?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最后这一帧,是周汝昌先生在我珍藏的昔日专为毛泽东主席晚年印制阅读的《红楼梦新证》大字本(实为内部盗版书,却用1号铜字精印)之第七册扉页上的盲书题词。释文为:“遂夫老弟得此零册,索题。此册虽属零散本,而内容却是康熙一朝之关键点也。故可存以为善本。周汝昌,辛巳新秋,夜书。”文末钤“周汝昌”阳文方印两枚(因前一小方印不慎倒置,故补钤后一大方印)及“为芹辛苦”圆印一枚。按:此本连作者周汝昌先生本人也从未见过,而我却有此珍贵零册,其间自然是有故事的。好了,雨声渐弱,已觉微寒,该是就寝的时候了。不过疲则疲矣,依旧舒爽之至!诗云:
                酷暑难当拥蠹城,喜闻今夜声。
                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
20158505:13:30  草于释梦斋            
  评论这张
 
阅读(10121)|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