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开博五周年,为什么向凤凰博客致歉   

2015-08-03 03:54:29|  分类: 文化漫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向凤凰网博客致歉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为什么向凤凰网博客致歉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这篇文章,其实应该在半个月之前写,却因故拖延到了今天。因为,五年前的2010年7月14日,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摘掉网盲”和电脑盲的帽子,应邀开办了我的第一个博客——网易网的“月亮坝·邓遂夫的博客”。一周之后的7月22又应邀开了第二个——新浪网的同名博客。紧接着是在人民网开第三个,自然也是“同名”、也是“应邀”、也是7月。这三个博客,除了网易、新浪的开博之初,是由这两家的总部安排专人将我的几篇现成文字的电子文本,集中编发推出之外,以后则是由我自己摸索着使用别人帮忙下载、并作了10余分钟操作示范的两个软件——搜狗拼音(打字)、光影魔术手(裁切调整图片)——而独自操作至今。
    可是没过多久(大约不到两个月吧),我便被迫中止了更新我的人民网博客。大约是因不同网络的功能设置有较大差异的缘故,总之每一次我在人民网写日志(更新博文),操作起来都特别困难,往往要耗费数倍于在网易发日志的时间。
        而在网易、新浪开博将近两年之后的2012年6月6日,我又接受了凤凰网编辑高雪松先生的请求,同意他们将我网易主博客里每一次更新的新博文,原封不动地转发(他使用的比喻性词汇大约叫”)到凤凰网博报里去,无须我费丝毫力气,便在凤凰网替我创办了又一个同名博客。

    如今回顾开博这五年,我感到最对不起的,便是我最后开办的这个凤凰博客及其网友们。
        我这样讲,并不是“捡了便宜又卖乖”,在此故作矫情;而是基于我后来才发现的两个很令我苦恼,却又一筹莫展始终没有解决的大问题。
    一是我万万没有想到,阅读量远超我新浪博客的最后所开凤凰博客(新浪开博5年,到今晚的总访问量才139万多;凤凰开博仅3年,到今晚的总访问量已达194万多,反超新浪约55万),却一直被我冷落了。我至今都没法登录进去,跟热情的凤凰博客网友作一丝一毫的交流。这是我最为抱愧的!
    特别是有一次,我偶然见到一位失联将近30年的老朋友那红玉(东北满族人,名字像姑娘,却是我印象中既俊朗又腼腆的一位美少年),他在我凤凰博客的留言中打招呼联系了我好长时间,我竟一无所知。当我终于发现之后,试图点开他的标记去寻找,早已无影无踪——估计这小子压根儿就没注册过,只是随便上来逛一逛,属于那种路过打酱油的,偶然看见了我的凤凰博客,便兴奋地留了言,后来见我始终没回复,也就再不来了。

                    为什么向凤凰网博客致歉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为什么向凤凰网博客致歉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当时我想在那里注册留个言(并告知我的电子邮箱),希望那红玉再来时能和我联系,却始终登录不进去(说我的名字已被注册)。真把我给急死了!我只好随便用了个化名去注册留言,甚至在留言中还呼唤我凤凰网博客的管理者帮帮忙(当时没查出那编辑的名字,到了今晚写此博客才终于查到是高雪松先生)。结果一点音信也没有。可能是打酱油的那红玉从此就再没来过这里;而凤凰网的高雪松先生也没时间精力去注意其间的留言。这是我的第一个大遗憾。
    第二是我更没有想到,我把我凤凰博客的文字与网易博客的原文作对比,发觉凤凰的文字只能算是初稿,里面错漏百出。为什么会这样呢?也得怪我自己。因我每次更新博客,往往都是半夜三更昏昏欲睡之际(就像今晚,更新时一不小心迷糊了一小会儿,放在键盘上的手居然就不知不觉地删除了我一多半的“成果”,也没拷贝留存,只好从头再来)。于是就往往在完成更新之后感到疲惫已极,匆匆发出,然后倒头便睡;等醒来(或等我办了一通其他事情之后)再检查,方能补救出稍感满意的一个定稿。估计凤凰网的功能设置便是直接转发我的初稿。如今时过境迁,即使现在可以登录,我也没法(更没那么多时间)去逐一检查和补救。我只希望高雪松先生见到此文后,看看有没有办法把我随后开出单子的某几篇重要文章再重转一次。我一点都不懂哈,纯属胡思乱想,祈谅!

    刚才在说第一点时,已经顺便把我的新浪和凤凰博客访问作了对比,却没提到网易的总量。有意思的是,就在我昨晚 21:10登录网易准备写博文时(当然是先写了一篇小可爱”的“预报”),一看我的博客首页所显示的网易主博客访问量,简直神了!我立即把它拷贝存档,以资纪念。其数字如下——
                博客等级  42    
                今日访问  1396
                总访问量  5599955
                最后登录  2015-08-02  21:10  
        不仅凸显了我  网易博客总访问量的居高不下,而且竟然组合成如此美妙的一个数字排列,来欢迎我写这篇纪念开博五周年的特殊文字。你看,总访问量前后对称、且富于装饰性的四个5,是在隆重纪念我开博五周年么?而那中间连成片的三个9呢,岂不是在表达祝愿一切都长长久久”的一种极致?——天下之奇莫过于此!
        啊,网易博客,我好爱您!当然也爱我的其他博客,但区别总是有的,祈谅!
        我承认,我是有一点偏爱,却并非纯粹的感依恋;而是在我的心中,网易博客真真无与伦比!——不论是功能、管理还是品质。唯一的新缺点”是,不知何故,忽然独此一家地取消了所有博文的转载喜爱者的数据和图标显示功能,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比如我的置顶文章《北大讲座:〈红楼梦〉的阅读与文本》,以前谁都可以点开转载二字或日常显示的最后10名转载者与喜爱者的图标,逐一展开查看当时已达四五百人的转载和喜爱者的详情。如今,却连博主本人也不知其详了。而其他网络的博客(比如新浪),起码还能像显示每篇文章的访问量一样,同时显示转载量;点开转载二字,还可以查到每一位转载者的网名及转载时间等信息。真想请网易改回原样!
 22015-8-3  3:46:36  草于释梦斋       
 
         [补记] 本来想在今晚更新两篇博文的,可是对不起,我已疲惫不堪,实在坚持不住了。明天吧——不,应该是今天白天——我一定抓紧完成另一篇。那篇才真正是比较好看一点的图文呢!我昨天就准备好了所有的图片。文字写起来也会比这一篇有趣和顺畅,网易的文化栏一定会推荐吧,我想!
        最后补发两张去年那篇开博四周年纪念文章的配图。否则这一篇的配图实在太少太单调,以前很少这样。
        
向凤凰网博客致歉!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去年写开博四周年纪念文章那天,无意间穿了网易总部赠送的T衫外出,竟鬼使神差地拍了这张和自由女神像的合影,就像今年写此文又出现一串离奇的总访问量数字一样,这不是天意和缘分是什么?(参见下面推荐博文《为什么穿网易T恤和自由女神像合影?》)借此向网易和其他网的博友致敬问好!

该向凤凰网博客致歉!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再补两张新图] 就在我刚刚贴出这篇博文时,一位来自我故乡自贡市所属荣县(即南宋大诗人陆游曾在那里短暂担任过一段时间州官并写下《剑南诗稿》一部分诗作的古荣州)的热心女士曹英(下图中),专程来邀请我和另外两位文友李汝高、巴骄(下图右),前往自贡市大安区一个较偏僻的乡村麻柳湾去参加一次公益活动。我自然是很高兴地去了(因为大安区原名大坟堡,正是我的出生地——也是革命烈士江姐的出生地;而麻柳湾,又在我的母校桃花山中学附近)。于是我再次穿上网易T”去留了影(这却是专门为了补贴到我这篇博客里与网易博友们分享哈,自然也暗含着纪念开博五周年这层心意)。

为什么向凤凰网博客致歉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为什么向凤凰网博客致歉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真正到了自己落草之地”的故土,满眼都是亲切——那份难以言传的开心就甭提了……

为什么向凤凰网博客致歉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欢迎各位新朋友点开我博客的首页,光顾一下我的最新博文!尤其是《书痴戏说藏书事,苦辣酸甜一鼎烹》和《王羲之〈兰亭集序〉不止写错一个字?》,请不吝赐教哈!这两篇下面的推荐阅读栏里也能找到。 博主再告)
  评论这张
 
阅读(28345)| 评论(1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