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今夜,《樱花谣》勾起一段情愫   

2015-04-19 04:14:46|  分类: 生活掠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夜,《樱花谣》勾起一段情愫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晚餐是在外面吃的。饭后,我在华灯初上的市中心大街上,一边观看周六的热闹景象,一边缓缓漫步,走向东方广场附近一公交车站。搭公交,只须三四个站就可以到达我的住处。车站人多,我在站台尾端远离人群的地方止了步,静观往来车次。忽然,耳边飘来一缕轻轻的哼唱:樱花呀樱花,三月里盛开的樱花。樱花呀樱花,晴空中灿烂的云霞。……”

 啊,多么熟悉而又久违了的旋律啊!是身边一个压得很低却颇有磁性的女性嗓音发出的。抬头一看,离我前方不到两米的铁栏杆旁,站着一位也是在候车的中年女性,薄衫长裙,肩上搭一条披风,打扮入时而素雅。显然是一位知识女性。刚想听她继续哼下去,她却快步走向了一辆缓缓进站的公交车——和我不是一个方向。

 今夜,就因为这一缕多年不曾听见的熟悉旋律偶然飘过,我的心湖,顿时荡起涟漪,注定不得安宁了。

 

 多年前,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儿,大约在一个周日,我从外面回到自己所在的歌舞团(那时还叫市文工团)。按说,此刻应该是阒无声息的——因为像我这样很早就成了孤儿,就职后在节假日无家可归的成员,团里几乎绝无仅有——然而这一次,我远远地就听见钢琴房有人在弹琴歌。是女声,清脆悦耳,却十分陌生。唱的,也是我在歌舞团从未听过的一支极优美的歌曲。我好奇地轻轻走向琴房,却见一个陌生姑娘的背影,立在钢琴面前,一手流畅地敲着琴键,一手护着耳廓,很投入地在那儿练唱。

为了不打扰她,我静静地站在窗前聆听。

看不见她的面孔,只知道是一个中等身材的陌生女孩。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那一头浓密的黑发所编织的一条长长的独辫儿,顺着腰肢,一直垂到大腿。我没完全听清她唱的什么,只觉得她声音极富表现力,优美、抒情,还带一点忧郁的色彩。和当时仍在大唱革命歌曲的时代氛围,颇有些异样之感。

不知是歌曲原本就这么优美,还是由于陌生女孩韵味十足的独特演唱的缘故,我很快就被深深地打动。就像林黛玉站在山坡上,第一次听见远处飘来的《牡丹亭》优美唱段,陶醉得站立不住,一蹲身跌坐在地上一样。


今夜,《樱花谣》勾起一段情愫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女孩唱完一曲,不经意地回头发现了我,羞涩地笑笑,又转过头去,继续敲击琴键想要再唱。

 我不禁问了一句:“你这是什么歌呀?”

 “《樱花谣》。没听过吗?”

 “没有。还真是,这么好听的歌,以前咋就没听人唱过呢?”

 “是我们学校的声乐练习曲。”

 “哪个学校?”

 “川音呐。——你是这团里的吧?”

 我说:“是。那你是到我们团里来耍的?”四川话,耍,就是玩儿,包括到异地走亲会友。

 “不,我毕业了,刚分配到你们团。”

 原来她是头天(周六)傍晚才到自贡的。除了去火车站接她的人,她还没跟我们团的其他人见过面呢。可是由于偶然听她唱了这么一段我第一次听见,又觉得特别动人的《樱花谣》,我对这位初见面的日后同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我得赶紧说明一下:我听的这个《樱花谣》,可不是现在被多数人当成所谓《樱花谣》来演唱、欣赏的那首尽人皆知的日本歌曲——“樱花啊,樱花啊。暮春三月天空里……”——那首歌其实应该叫《樱花》,固然也有特色,却从没让我觉得有多么优美动听。即使第一次听它,也绝不像这首真正的《樱花谣》那样让我心魂震撼,铭记终生。后文我将提到,我今夜试图上网去寻找《樱花谣》的演唱录音,所感知的一些奇特现象。)

 

 那时候的年轻人,思想还不大开放。即便像我这样在文艺团体工作的人,而且是搞创作的,可谓见多识广,依然比较拘谨。所以我和她简单交谈几句之后,便赶紧告辞,回到了我住的集体寝室。

 后来才知道,和她一起从四川音乐学院分配到我们团的还有好几位。大都是学声乐的,有的是本科,她是附中毕业的,都要在那几天来团里报到,分配来当歌唱演员(当时的高校和中技校,毕业后是要包分配的,成绩优异和稍差的学生,区别仅在于是分配到国家还是集体所有制单位。我们歌舞团一直是国营体制)。

 团里那段时间正在排练一组歌舞节目。其中一个节目是表现“各国人民热爱毛主席”的,似今天的一种“串烧”类型的外国歌舞大杂烩。须得在每一个国家的歌舞之间,由主持人(那时还叫报幕员)用朗诵词来加以连贯。——这就属于我这个搞文学创作的人所要干的活儿了。写好朗诵词,送审并交给报幕员之后,我还得去现场看他们排练一下,了解导演有没有需要我修改的地方。

 川音分配来的几位,因暂时还没有确定参加哪些节目。团里就让他们分头看看大家练,先熟悉熟悉。

 我见到的那位练唱《樱花谣》的姑娘(姑且称她为樱花女孩吧),恰好来看这个节目。她来的时候,我们正在试配一段俄罗斯舞蹈之前的朗诵词。我至今都清楚地记得,我写那段朗诵词的开头几句是:“克里姆林宫的红星,为什么失去了光芒?伏尔加河上的船歌,为什么唱得那样忧伤?……

 一般的演员,对这类朗诵词是不大在意的。我发觉那樱花女孩听得特别认真。听完后,她悄悄问导演,这些朗诵词是团里的人自己写的吗?导演说,是啊,有什么不对的,尽管说。

 “不,写得挺好,很有文采。”

 导演指着我说:“这不,就是小邓写的嘛。”

 她掉头看看我,一笑。“哦,我已经见过他了。”

 如果说,樱花女孩因唱《樱花谣》而让我第一次被她的歌声所打动,那么,她对一段稍有一点文的朗诵词居然如此上心,则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知音”的感觉,以及深感这位只上过艺术中专的小姑娘,不同寻常的文学素养。这两件偶然的小事凑到一块儿,无疑在我的心湖里激起了小小的波澜。但还仅仅是暗流涌动而已。


今夜,《樱花谣》勾起一段情愫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樱花女孩因故离开歌舞团若干年后,我创作的第一个大型歌剧《曹雪芹》(又名《燕市悲歌》)公演了,我的第一部学术著作《红学论稿》也随即出版发行。这是为该书所拍作者像。右为《红学论稿》及我的另一部学术代表作《草根红学杂俎》精装本

下图是我新千年以来所出版的各种图书的一部分版本
 今夜,《樱花谣》勾起一段情愫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然而,暗流之不可遏制,发生在我受命去贵阳出差的临行之前……

(未完待续·明天得参加一个讲座,主持人预先点名要我最后发个言,故不敢熬通宵写完此文。祈谅!)

20154192:18 匆草于释梦斋    

 

 今夜,《樱花谣》勾起一段情愫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附 录]

静颐 点评 2015-04-19 06:38

  期待下文。

回复 静颐 2015-04-24 02:58-03:19   

  对不起哈,这几天我在不间断地忙活一些别的事,一直没顾得续写下文。因为这个下文写起来比前面的要稍稍费劲儿一点。因为背景特殊,头绪纷繁,故事又曲折而美丽,虽然它曾经深深地感动过当事人和极少数知情者,若是过于简单化地叙述,很容易让现在和当初不知情的人困惑不解,甚至可能产生误会。既然我已经鼓起勇气开了这个头,那就一定要字斟句酌地把它妥善而周全地写出来,作为对曾经的美好青春和纯洁心灵的一次浪漫重温,以及有分寸地“再现”。

  以上这些话,我都不知道该写在哪儿好。最后选择了一位较早表示“期待下文”的博友点评来作回复。实际是写给所有关注我是否续写了下文、又在什么地方贴出下文的热心朋友看的。这里先告诉大家一声儿:我的续文,不会依然贴到这篇文章的末尾,而会作为另一篇博文来发表(当然也希望网易的编辑能同样帮我推荐一两天)。

  最后,也请朋友们和我本单位的同事们放心!后续中我略带一点解密性质的温馨回忆,它不会伤害到任何人,而只会温暖大家的心。就像米兰·昆德拉说的:用美好的文字去描述往事,就像“橘黄色的落日余晖,给一切都带上一丝怀旧的温情,哪怕是断头台”。——更何况我所要回顾的这一段往事远非什么“断头台”,它本身就是“如夏花般绚烂”的美丽生命乐章。我相信,不单是闻所未闻的陌生朋友们爱听,曾经的当事人和团里的知情与不知情者,也肯定是爱听的。

    (提醒一下:本文续篇现已发出。请在本文后面的“推荐”栏里查找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2736)|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