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挑战黄庭坚《喝火令》词——吟事乱弹之十五   

2015-03-14 03:19:43|  分类: 文化漫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挑战黄庭坚《喝火令》词——吟事乱弹之十五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挑战黄庭坚《喝火令》词——吟事乱弹之十五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挑战黄庭坚《喝火令》词——吟事乱弹之十五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自古以来,各种词牌加上相应的变体不下千种,而骚人墨客经常弄笔吟咏的,也就数十种而已。尤其个别极偏僻的词牌,后世几乎无人去碰。最典型的一个例子,便是清康熙年间由陈廷敬、王奕清等奉旨编纂的《钦定词谱》卷一四所列《喝火令》词,仅收宋人黄庭坚一首样品。该词谱是从唐、宋、金、元词中广泛梳理收录的,在填词最鼎盛的这四个朝代共750年间,竟只搜得黄庭坚一首《喝火令》词,也确实有点怪。

  《钦定词谱》卷一四对该词是这样介绍的:  

  喝火令  调见琴趣外篇

  双调六十五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七句四平韵。

  黄庭坚

  见晚情如旧   交疏分已深    舞时歌处动人心    

  仄仄平平仄(句)平平仄仄平(韵) 仄平平仄仄平平(韵)

烟水数年魂梦   无处可追寻       昨夜灯前见  

平仄仄平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韵)    仄仄平平仄(句)  

重题汉上襟   便愁云雨又难禁   晓也星稀   晓也月西

平平仄仄平(韵)仄平平仄仄平平(韵)仄仄平平(句)仄仄仄平  

沈    晓也雁行低度    不会寄芳音  

平(韵) 仄仄仄平平仄(句) 仄仄仄平平(韵)

  此词无他首可校。后段句法,若准前段,则第四句应作“星月雁行低度”,今叠用三“晓也”字,摊作三句,当是体例应然,填者须遵之。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据我看来,黄庭坚这首词,在他存世的所有诗词作品中,无论从思想境界还是艺术表现上,皆属平平之作,并无多少引人注目之处。也许唯一吸引人的,便是词谱所称“此词无他首可校”,以及特意指出“后段句法,若准前段,则第四句应作‘星月雁行低度’,今叠用三‘晓也’字,摊作三句,当是体例应然,填者须遵之”云云。而实际上,这类上下片不对称,在下片将上片之对应句“摊作三句(或二句)”的词律,谱中并不鲜见,皆属当时之流行音乐中,下段与上段既有重叠又有变化延伸之音乐审美法则所使然。词家们既称“依声填词”,当习以为常,是一种并不觉得有多费事的伎俩。 


挑战黄庭坚《喝火令》词——吟事乱弹之十五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挑战黄庭坚《喝火令》词——吟事乱弹之十五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然而奇怪的是,这种伎俩一旦落到黄庭坚独一份儿的这个《喝火令》上,却似难倒了千百年来众多填词名家高手。

  何以这样说呢?如今的词学家们似乎都核查过了,不仅在《钦定词谱》所囊括的唐、宋、金、元四朝中,确无第二首《喝火令》词传世(按:曾见源于安徽庐江县的一个民间传说,有所谓南唐庐江县状元伍乔,听一美女即兴吟唱之新词,当即命名为《喝火令》云云,该传说所录之《喝火令》词,当属今人以自创之词来丰富和整理编篡这一当地传闻的一首现代作品,而非真正南唐之作甚明)。而且,即便是现已确知的从明代陈维崧、清代吴蔚光、龚元凯、刘炳照、秋瑾(我还查到龚自珍的一首)到民国李叔同所作一共七首后世的《喝火令》词中,除了龚自珍、秋瑾的二首是中规中矩按照黄庭坚下片“摊作三句”的模式来填写的;其余五首皆属“摊作两句”(全然忘记了《钦定词谱》要求“填者须遵之”的告诫),有的还把上片相应的一句削足适履作了改动。至于其整体的艺术水准,我看大都没有超出黄庭坚原词的中流以下资质(龚自珍的诗颇多上乘之作,某些词亦水准不低,这首《喝火令》却属一般);唯独秋瑾的一首,方不失鉴湖女侠本色,差可入眼:

  喝火令·题魏春皆看剑图小照   秋 瑾

  带月松常健,临窗卷屡翻,吴钩如雪逼人寒。想见摩挲三五,起舞白云抟。  短夹豪挫地,长歌笑划天,王蕴知己托龙泉。似此襟怀,似此襟怀难,似此高风雅韵,幸有画能传。


挑战黄庭坚《喝火令》词——吟事乱弹之十五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鉴湖女侠秋瑾烈士生前持剑肖像颇与该词合

  

  秋瑾此作,不论从意象、文采,还是思想、气度,均不负鉴湖女侠之英名。若以当今的网络语言来形容:这首词活脱脱彰显了一个清末“女汉子”本色,几乎秒杀了以上六位须眉男子的同一词牌之作。

  那我何以仍称秋瑾此作为“差可入眼”呢?“差可”者,勉强过得去之谓也。就因为我觉得,诗词皆精之“秋大侠”,居然也在最后这个再简单不过的下片“摊作三句”之处近乎“翻船”。

先看黄庭坚是怎么摊的?——“晓也星稀,晓也月西沈,晓也雁行低度”,除了“晓也”二字重叠,句句在加字,句句的加字都在变词儿。秋瑾又是怎么摊的呢?——“似此襟怀,似此襟怀难,似此高风雅韵”,到第二句就只有加字,变不出“襟怀”二字的新词儿了。这不是捉襟见肘是什么?所以秋瑾此词内容再好,也只能奉送一个“差可入眼”的点赞。

在“摊作三句”这一点上,龚自珍倒是略胜秋瑾一筹,作“只恐凝妆,只恐背人娇,只恐梦回香泪,(揩上枕头绡。)”但龚词整首较平庸,差秋词太远。反倒是有人误将今人所作一首《喝火令》词当作龚词来征引,还较真正的龚词胜一筹。足见我称“龚词整首较平庸,差秋词太远”绝非故意贬低。 

于是我就纳闷儿了:这个名称虽有些古怪的《喝火令》,不过一首小令罢了,并非多么复杂,为什么古人就总把它填不利索?真有那么难吗?

 

  展眼再看当今词坛——吙,填它的人可就多了!

  我查了查,也许最初是由于12年前,一位天涯社区的匿名楼主,有感于张中行先生《负暄三话》一书提及现代一位女词人丁宁曾填过首不错的《喝火令》词,便写了一篇帖子,对张先生引录的其中一首《喝火令》加以推广而导致的吧。

但我认真浏览了近年来网友们争相填写的诸多《喝火令》词,看得过去的倒也不少,而比来比去,仍数张中行先生提及的那位现代女词人丁宁(1902 —1980)所填——即被天涯楼主转引的那一首最佳(后来我查了他不曾转引的另一首就稍差些)。用张中行先生的话来形容,丁宁的词“出色当行,逼真前贤”,“学什么像什么,很有韵味”。张先生还介绍说,丁宁“个人的遭际相当凄惨,发为小词,唱出了自己的心声。”现引录天涯楼主转引的丁宁《喝火令》词如下: 

  喝火令·月影侵帘,愁怀如织,书寄味琴    丁 宁

  梦短愁难遣,愁深梦易惊,揽衣和泪下阶行。又是月光如梦,庭户悄无声。  碧簞(当作)凉于水,忧怀沁若冰,万端尘恨一时萦。记得相逢,记得看双星,记得曲栏干畔,笑语扑流荧(当作萤)。

  像这样的《喝火令》词,无论从其内容与形式、感情与词采、流畅与典雅等任何一个角度去看,均感相得益彰,除有俩错字(亦不知是否引录者所误),几乎无可挑剔。我觉得一下子就把我刚才提到的历代所有名家的同一词牌之作比下去了——包括原创的大词人兼大书法家黄庭坚和近代女杰秋瑾(顺便一提,有人又在网上误将丁宁此词附会到秋瑾名下,就像前述误将一首今人之作附会到龚自珍名下一样,足见网络或度娘信息之不可全信,取舍宜慎之)。


挑战黄庭坚《喝火令》词——吟事乱弹之十五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今日终于查到女词人丁宁所著《还轩词存》(1957年三卷集,周子美先生代印本),内含《喝火令》二首,载卷一(丁卯至癸酉 1927-1933),上引为其一,原误之“”“”,刊本果为“”“萤”。可证并非词人原误,实乃转引之误。 遂夫3月16日15:36补图并记

事有凑巧,在元宵节刚过去的一天,偶然读到楚风浅浅凉和芷筠两位博友在博客里分别填写的《喝火令》词,感觉触动了心里的某一根弦儿,竟向其中一位发短信说:“忽然读到您的《喝火令》词,觉得挺好的。我以前也曾动过念头想填一首,一时没想出与之相配的合适内容,后来就忘了。读了您的,又勾起此念,啥时候心静了,也填它一首试试?”博友立即回了一句:“哪天您填好,我一定去拜读。”

正好,那两天忙过了给朋友的新书作序的事,心里稍稍松下来,立即于又一个深夜,匆匆拷贝了其中一位博友的《喝火令》原作,而且是不知艰险地“步其原韵”去填写(无异于给自己增添了双重的难度),居然很快便草成一首。看看大致不差,便在深更半夜发给了一位博友。忽觉是不是发错了人?又发给另一位博友求证。等到第二天两位博友都分别回复,我才搞清楚自己昨晚真是昏头昏脑,玩儿了个阴错阳差的糊涂游戏。幸好两位博友都不在意这一差错,对我的试作颇为赞赏,这才稍稍放了心。

  现将博友的原作和我的步韵之作,再配上黄庭坚原词的格律体式(为了一目了然,改用代表平声,代表仄声),一起引录如下:

 

    喝火令   黄庭坚原调

  见晚情如旧,交疏分已深,舞时歌处动人心。烟水数年魂梦,无处可

  ●●○○● ○○●●○ ●○○●●○○ ○●●○○● ○●●

追寻。   昨夜灯前见,重题汉上襟,便愁云雨又难禁。晓也星稀。晓也

○○    ●●○○● ○○●●○ ●○○●●○○ ●●○○ ●●

西沉,晓也雁行低度,不会寄芳音。

○○ ●●●○○● ●●●○○

 

    喝火令·静夜思    芷 筠

   弄舞轩窗小,听弦月影长,漫天枫叶沁梅香。清赋雅词如酒,心绪辞章。    岁月随烟逝,思君易断肠,雁行低度雾茫茫。怕你相询,怕你鬓成霜,怕你夜深人寂,独影倚寒杨。

 

   喝火令·自题小像,步芷筠静夜思原韵   遂 夫

   昔日幽情远,天涯别恨长,纵无风雨亦无香。唯念废园疏影,谁与诵华章?   拔剑披肝胆,吹箫诉肺肠,梦魂依旧似迷茫。不畏孤零,不畏月如霜,不畏赤沙弥漫,大漠胡杨!

 

  不难看出,博友芷筠那首词,亦非常不错,语辞典雅,情感深挚,韵味颇浓,且尽合山谷原调格律(因为词这个东西,在当时是要与音乐相合的,山谷此作既然“无他首可校”,也就说不清楚原调中类似律诗之可平可仄处是否可以稍作变通。所以我的意见,最好是以不变而尽依其体为妥)。当然,我在填写时,却心血来潮地选择了步芷筠博友的原韵,给自己平添了不少难度。尤其最后一个“杨”字韵,让我煞费了一番苦心:除了杨柳、白杨,还有什么可选择的呢?杨柳之“杨”与芷筠重复,不能又用“寒杨”抑或“垂杨”;“白杨”倒是形象孤傲健朗,然“白”字不合山谷原词平仄,亦不宜。最终灵光闪现,逼出来一个意想不到的理想结果,沙漠中傲然挺立的一种最顽强的生命体——“胡杨”,也算是歪打正着了吧。

  给芷筠发去这首词征求意见时,附了一条短信。这里权当小注引录:

  “今晚已近半夜,忽然心血来潮,按日前约定填了这首《喝火令》词,且是步您的原韵。打算抽空弄成一篇博文发出(当然也包括转发您原词)。现在先发给您看看,请不吝赐教。我们尽量把它改好一些再发。我只给您改了一个字,原来的‘只’(此处属繁体,现代人习惯读平声,我改成了不易混淆的另一仄声字‘独’。另,标点我也不按现在一些新出版物那样逢韵便用句号(古人本来就没有句号逗号之分),而以更利于句意连贯为宜。题目所称自题之小像,即山雪画我钢笔肖像的那张原照片(见下图)。因我半生坎坷,借以抒怀而已。聊博一粲!”


挑战黄庭坚《喝火令》词——吟事乱弹之十五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博主《喝火令》词题目所标自题小”即此照片也  故乡余铭源摄影
  

  芷筠博友的回复,以及我的一个简短说明,似也可以引录供参考:

  “先生这首《喝火令》真是越读越有味,这首一出来,其他(同一词牌)的词好象就有些失色了。……功底深厚,有东坡之风,既有豪迈,也有经历之沧桑与孤独。”

  我的回复,除了逊谢,亦有甚感欣慰处:

  “博友最末一语,正切中我心曲。因我的自抒胸臆之作,每偏重于苏辛豪放沉雄一路,所作诗词曲赋大多如此。性格使然,亦经历使然也。”

  为了稍稍证明一下我这句话,不妨引录此前所作《诉衷情·忆昔》二首为例: 

  当年仗剑走天涯,前路暮云遮。茫茫海岛寻梦,十载枉咨嗟。  情不尽,拍胡笳,寄云霞。挥师北上,鏖战关河,遍数寒鸦。

  难忘旅次在高原,倏忽梦魂牵。匆匆觅得原址,情定省文联。    人未适,意如前,是天缘。焉知世事,变幻蹉跎,遗恨终天。

  像这类与个人经历有关的诗词作品,往往包含着不少心酸的往事和逆境中的不懈抗争与奋斗。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写进诗词里,纯属精神上的休闲与内心的审美需求,别无他意。

  值得庆幸的是,由于我这人体质过人,内心强健,尽管一生历尽坎坷,冤狱都坐过好几回,不但至今清清白白,没留下任何受过处分的个人污点;而且至今身体健康,体检不出任何疾病,连感冒都三年五载难逢一次。照朋友们的说法:“邓遂夫是打不死的程咬金。有人越是整他,他反而越活越年轻,越活越精彩。那些整他的人,不是早死,就是……”

  哈哈!这些话只能听着好玩,当不得真哈!世间哪有“越活越年轻,越活越精彩”的人——除非他是外星人。哦,对了!万一我真是外星人可怎么办?要不再去仔细查看一下我去年写的一篇博客《外星人如是说》,认真研究研究,看是不是真有被外星球的主事者控制着我的意念去写的可能。


  不开玩笑了。这次最让我欣慰的是,所填这首《喝火令》词的最后俩字“胡杨”,虽是被芷筠博友的最后一个韵给逼出来的,却逼得恰到好处,成就了我这首词最耀眼的一个诗歌意象——大漠中乃至地球生物中历亿万年而不灭的最顽强生命体进入传统诗词的一个艺术标本。

  因为在我心目中,胡杨,它既有不畏惧一切恶劣环境的持久生命力,同时还具有终将傲然挺立于天地之间的品格和气概,以及一旦机会降临便可大放异彩,尽展其灿烂辉煌之实力和前景……

请看我刚从网上搜寻的几帧可以略显胡杨生命历程的摄影图片。


挑战黄庭坚的《喝火令》词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不畏孤零,不畏月如霜,不畏赤沙弥漫,大漠胡杨。”此图若是在月光下拍摄,岂不跟词意全然吻合?——几乎可以成为这个结束句的注脚了。何为因缘巧合?此之谓也!以下几幅胡杨图意象,亦可视为词意内涵的某种延伸。
 
挑战黄庭坚的《喝火令》词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挑战黄庭坚《喝火令》词——吟事乱弹之十五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挑战黄庭坚《喝火令》词——吟事乱弹之十五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挑战黄庭坚《喝火令》词——吟事乱弹之十五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最后说说本文的题目——《挑战黄庭坚的〈喝火令〉词》。其实我哪敢呀?现在坦白交代吧:我是真真儿地做了一回“标题党”,就为了吸引常来的博友踊跃看着玩;同时也吸引博客编辑的眼球,以便帮我推一推,让更多的网友们也来看着玩。仅此而已。

  啊,已经下夜3点!明日上午9点还得参加市作协的年会呢!赶紧睡觉。别担心,我倒头就能睡到闹钟响,而且像充电似的精神饱满。不然哪敢比胡杨?

2015年3月18日3:12 匆草于释梦斋  

 

挑战黄庭坚《喝火令》词——吟事乱弹之十五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699)|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