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2014-09-16 07:50:12|  分类: 文化事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在题目中以“半个同胞”来称呼李香兰,称呼这位在沦陷时期的上海滩以首唱《夜来香》等毫无政治内容的流行歌曲而名震华夏70余载的日本美女歌后兼影星,的确有点“史无前例”。也许好多国人都不会同意我这看法。但我这样说,是有充分理由的,而且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民族感情为准绳”,绝非心血来潮,信口开河。 

    据日本媒体914日消息称,曾以《夜来香》等歌曲红极一时,且历久不衰,在中日两国的交往史上有过奇特经历的李香兰(日文名:山口淑子),本月7日在其东京的家中,因心力衰竭而去世,终年94岁。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年青时候的李香兰,是一个风姿绰约、含蓄内敛的典型东方美女,却又略具玛丽莲·梦露般的西洋式性感,再配上一副令人倾倒的美妙歌喉,以及对歌曲独具魅力、销魂夺魄的表现力,她的走红确有其先天的优势,当然也有后天的努力。她先是在70年前领风气之先的中国十里洋场上海,随后又在同样被残酷的战火毁坏的日本东京,所到之处都刮起一股又一股婉约轻柔、所向披靡的流行音乐旋风,几乎穿越了一切战争与苦难的迷雾,在历史上留下永难磨灭的记忆;其余波甚至延续到今天,还可能穿越到将来的永远……

 这就是音乐——它不一定非得有多么高深的意义负荷——的神奇魅力之所在。

 然而,承载和传播这一独特音乐的一代歌后李香兰其人,却在某一个历史的节点上,突然间神秘消失。后来则因宿命般的姓名变易,使得她在中国的老歌迷,以及暗中有所传递的一代又一代新歌迷的脑海中,早已经是只知其歌而不知其人的下落了。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可是最近这几天,她却像是从历史的深渊冷不丁升腾起来一样,包括她的真实经历和历史面貌在内,都忽然间集中而鲜明地展现在中国人的面前——啊!原来此前她一直活着呀?然而在忽然冒出来之后,又顷刻间再度消失,而且似乎是真正的永远消失——哦!原来她刚刚去世,享年94岁高龄……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正是在此突然的展现当中,我们综合国内外各媒体的报道和评介,终于可以比较真切地了解到李香兰其人的身世真相及独特经历。

 李香兰,本名山口淑子,1920年出生于中国辽宁省抚顺市(有说出生于当时的奉天省北烟台市,即今辽宁省灯塔市的,不知是否同地异名)。其父母均为日本人,祖籍日本佐贺县。13岁时被父亲的好友、沈阳银行经理李际春收为义女,另起中文名为李香兰。同年,就读于北平翊教女子中学。上学期间,李香兰因患肺病,在某一时段常常病休,趁机拜俄罗斯著名歌剧演员波多列索夫夫人为师,接受过一段正规的西洋声乐教育,从而在学生时代的流行歌曲大赛上获过头奖。由于她从不公开自己的身世,还说得一口标准的京片子国语,所以一般人都不知道她的日本血统,以为她是地道的北京人。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1937年中学毕业后,李香兰顺利进入演艺界。最初是在伪满洲国拍摄过多部电影,成为那里的头号影星。1942年转赴上海发展,拍了经典影片《万世流芳》,并主唱电影主题曲《卖糖歌》和插曲《戒烟歌》,从此名声大震。尤其是后来演唱了《夜来香》等流行金曲,顿时红遍全国,成为与周璇、白光、张露、吴莺音齐名的“上海滩五大歌后”之一(也有说是加上当时另外两名歌手白虹、姚莉并称为“上海七大歌后”的)。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到了19456月,李香兰在上海举办了她的一次个人演唱会之后,她在中国的演艺事业即告终止。因为不久,日本战败投降,李香兰因曾在伪满洲国及沦陷的上海从艺等经历,被以汉奸罪逮捕。后因核实其乃日本公民而获无罪释放。并于19462月被遣返回日本。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这是19462月,即将被遣返回日本时的留影。

 

 回到日本后,李香兰改用原名山口淑子,继续从事演艺事业,为东宝、松竹制片公司拍了不少电影。尤其她的演唱事业,依然是红遍日本及整个东南亚。李香兰在东京举办的一次独唱音乐会,购票者竟然排成一条环绕“日本剧场”七圈半的长龙,史称“日剧七圈半事件”。其轰动效应可想而知。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1958年,已经与美国籍雕刻艺术家野口勇离婚的李香兰,再嫁给日本外交官大鹰弘,从此退出演艺界。

 但从1974年开始,李香兰有一段参政复出的经历(作为女人,尤其是艺人,在嫁人隐退后尚能复出参政,这在当时的日本是比较罕见的)。她先是被自民党提名当选为参议院议员,而后历任环保政务次官、参议院冲绳及北方问题事务特别委员会委员长、参议院外务委员会委员长等。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李香兰任公职期间访问巴勒斯坦难民营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1978年,李香兰作为日本环境访华团团长回到中国,曾一再表示,中国和日本都是她的祖国。此后,也一直为促进中日友好而奔走呼号。更难得的是,李香兰于2005年公开发表长文,劝诫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不要参拜靖国神社,认为“那会深深地伤害中国人的心”。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李香兰1992年重访北京老家(如今在北京的偏僻小巷亦难找到这样的破旧房屋了)

 就凭这最后一点,我便确信她是一个“有中国心”的日本人。我们的同胞理所当然地就应该从内心里承认李香兰这位出生在中国、从未伤害过中国人民、而且一直把中国视为其“祖国”之一的“半个同胞”的身份!

 好了,鉴定完毕。经过这一番系统的梳理,我以前曾经像乱麻般纠结的思绪,也基本理顺、豁然开朗。

我对李香兰的以上分析和定位,自然只是一家之言,敬请批评指正。

20149166:56:16 急就于释梦斋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李香兰1942年到上海拍电影《万世流芳》并主唱主题曲《卖糖歌》及插曲《戒烟歌》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李香兰:我们的半个同胞离世了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6201)|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