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为什么穿网易T恤和自由女神像合影?   

2014-07-29 05:26:39|  分类: 文化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穿网易T恤和自由女神像合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为什么穿网易T恤和自由女神像合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这是一篇颇有些独特的纪念性文章,希望朋友们耐着性子把它读完。里面既包含了我先后接受网易、新浪之邀开办博客的有趣过程,同时又第一次披露由此而跟北京电视台结下的梁子——虽然导致这件事发生的某些内幕对我来说至今还是一个谜。

    (不过很抱歉!最近实在忙乱不堪,加之隔了好久没去我的新浪博客,那里已经拒绝自动登录,偏偏我又忘了密码,后来虽然费尽周折申请了新的,却使我在网易发表此文整整一个月后才到新浪博客补发这篇有点特殊的纪念文章。但出于礼貌,我把在网易主博客发表时的题目改成《是天意吗?开博四周年竟如此纪念》;原先的题目则叫《为什么穿网易T恤和自由女神像合影?》——没办法,那是一个偶然的因素造成的,我只能再给新浪说一声抱歉! 博主补记于2014年8月28日12:41在新浪发表时。)

    话题必须得从我日前无意之间穿了网易T恤去和自由女神像合影谈起。


为什么穿网易T恤和自由女神合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你看这张图片,为什么我会在酷暑的20147月下旬,突然穿上网易特制的T恤衫,跑到纽约自由女神像前去留影呢?——真的是一个非常偶然的巧合!因为在留影前半小时,即我刚跨出房门的那一刻,压根儿就没想过要照相。且因夏日独居,我一般不用空调,喜欢窗户洞开,赤膊伏案,充其量吹吹小风扇。以致临出门才随便抓了件印着网易“微生活”标志的白色T恤穿上。本来还有另一件同样是网易总部赠送的黑色T恤,偏偏没抓那件,若真穿了黑色的去留影就和雕像太不协调了。不然我咋说是“非常偶然的巧合”呢!

 还有更巧的一点。这两件T恤衫,在我当初从北京的网易总部拿回家时随便一塞就忘了,几乎放了四年也没穿过。今年搬家后,不知咋的就突然冒出来,又适逢夏日将临,便把它放在衣柜顺手的地方偶尔穿穿,这天正好就穿上了。

 但是事后仔细一想,这简直就是天意嘛,岂非上帝在巧妙安排!

    何以这样说呢?因为在四年前的那个7月,我在北京的工作室里偶然接到网易总部的电话邀请,去录制一个被后来分成10集播放的视频谈话节目。录完后,他们设宴款待,同时赠送了一点礼物——其中就有我今天无意间穿上的这件T恤。

    更重要的是,我不知道是否他们事先商量好的,在陪同我和另外几位参与录制视频节目的年轻女编剧一道进餐的主人当中,不仅有视频主持人小渔及相关负责人,还有分管博客事务的韩婷小姐等。后者的“主要任务”,便是趁热打铁地动员我在网易开个博客。他们当时迫切希望我做的,就是要接着刚刚录制的这一档视频节目的路子,继续在博客里将此话题“进行到底”。

    简单说,就是一个当时刚刚成为全国传媒的关注热点,即将掀起汹涌澎湃舆论狂潮的大热门话题。他们觉得我是这方面的一个“富矿”,必须先下手为强地把我抓住(后来的事实证明,网易确实比随后找上门来的新浪、人民网,更别说晚了两年的凤凰网,都大大地抢先了一步)。

 虽然我一再表明,我是地道的“电脑盲”加“网盲”,我的研究写作也比较繁重,怎么可能“现学现干”地办得了博客呢?但网易的小韩等几位敬业女同胞,似乎早就想好了对策,一再宽慰我:“没事,只要邓先生能稍微抽出些空闲,有一点想法就写一点,写出来我们会帮您弄上去的。然后逐步教您自己弄,很快就可以学会。”

 最终我当然是架不住她们的反复劝说,非常勉强地应承了,而且是很快就“现学现干”地自己弄起来办到今年的这个月,刚好是四周年,的新浪博客也是。新浪只比网易迟开了七天,同样是7月份。偏偏就在开博四周年的此时此刻,我竟然穿上网易当年赠送的T恤,去拍了这张自由女神像作背景的留影以志纪念!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巧的事吗?当时只是出去购物,完全不修边幅,连在屋子里随便穿的一条完全上不得场面的普通短裤也没换掉。幸好只照了上半身才没露馅儿,也幸好用右手把蓬松的头发撸了撸。(下面拿着相框的街头照片是随后请朋友补拍的,在此故意露馅儿给网友看看,别见怪哈!)


为什么穿网易T恤和自由女神合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为什么穿网易T恤和自由女神合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哈哈,别急!我现在就来补叙:网易让我去录制的视频节目是什么?后来需要我在博客上出一把力的又是什么?为什么会跟北京电视台结怨。

 简而言之。录视频,是为了让我这个颇带一点非主流色彩的“草根红学家”,去对某些“红学权威”所热捧、而刚刚在个别地方电视台小范围播映便立即招来一片板砖狂砸的新版《红楼梦》电视剧,发表一些看法——当然是以和该剧的几位80后女编剧,就其改编拍摄问题进行温和的对话探讨(或曰交锋)的方式去谈。要我办博客,也是希望我把这个话题继续深入地热闹一段时间。

 

 先说一下视频。据我所知,邀请来参加这次对话的新版《红楼》女编剧中,原本有在其间“挑了大梁”的胡楠——她是我的学生。但她后来婉言谢绝参加,并打电话向我作了解释。她说她对该剧的拍摄也有意见,但参加这样的谈话节目她感到很为难。既不能对导演和摄制团队的某些有欠斟酌的做法说三道四,又不好推卸责任或代人受过。答应了要来参加的几位,其实同样有顾虑,之所以愿意来,多半是为了会一会我这个浪得虚名的“红学家”。但她们也做好了尽量谨慎应对的思想准备,不会讲什么出格的话。


为什么穿网易T恤和自由女神像合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和学生胡楠(《梦续红楼》作者,新版电视剧《红楼梦》编剧之一)

为什么穿网易T恤和自由女神像合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和胡楠应邀去担任北京高校《红楼梦》短剧大赛的评委
 
为什么穿网易T恤和自由女神像合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所以,我刚才为什么使用了“温和的对话探讨”这样的措辞呢?就是考虑到这些原本写作能力并不赖的年轻编剧的尴尬处境。视频节目后来在网上陆续播出的效果和影响,应该说还不错。毕竟,这是一个顶着“红学家”头衔的学者和该剧的几位年青编剧,第一次亮相谈论此事,对话相对温和客观一点,网民们也是能够理解的。 


 回头再说我的博客。

 按照答应直接帮助我办博客的韩婷小姐跟我的约定,我一面从文档里选择一些过去谈《红楼梦》的已发表文稿的电子文本(如《北大讲座:〈红楼梦〉的阅读与文本》、《新世纪的红学热》以及我和周汝昌先生的诗词唱和等等),发到她邮箱里备用;同时,立即与《环球人物》杂志协商,请他们同意我将该刊即将节选刊载的我一篇预约稿《新版〈红楼〉被砸“板砖”之我见》的全文,稍稍提前几天在我新办的博客上首发。结果意外地获得了《环球人物》杂志的慨然应允,他们说,杂志的读者群和网上的读者群互不影响。

 于是,由《环球人物》杂志这篇预约稿打头炮的“月亮坝·邓遂夫的博客”,很快就在韩婷小姐的直接操作下问世了,而且立即引起轰动。短短几天,这篇文章的访问量就突破了25万以上(评论人次也上千,各种网络转载亦不计其数)。后来我再次打破这一访问量纪录的博文,则是在北京电视台正式向全国播映此剧的三天之后所写的一篇批评力度更大的《新版红楼三大俗》,该文一下子就突破了30万以上的点击(评论也达二千五百多人次)。我的新浪分博,则是另一篇文章打破了20万以上的纪录。

        这里必须作一点重要解释。为什么在北京电视台正式向全国播映此剧之后,我的批评力度就可以稍微大些了呢?那是因为他们的胡作非为最后“解放”了我。本来,早在新版《红楼》尚未开拍之前,摄制组所预热宣传的以“选秀”方式确定的演员,和以“铜钱头”和“宽袍大袖”的人物造型所作的报道,我就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和《爱人》杂志约稿的文章中,表示过担忧,并提出委婉的建议,希望制作团队在最终确定演员和“铜钱头”造型等问题上谨慎从事,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如今在地方台先行播出的“完成片”果然是一意孤行,因而遭到观众吐槽。但我博客里首发的《环球人物》约稿文章,依然是在肯定其优点的同时,比较委婉地提出批评。连北京电视台约我去做一些其他节目的编辑、记者、主持人都说,我对新版《红楼》的批评是比较温和、中肯的,丝毫不带“攻击性”。

        可是,就在北京电视台正式向全国播放此剧的前夕,要按计划举行一个隆重的“开幕式”晚会,却临时通知取消了对我的邀请。这本来也没什么。关键是,这个“开幕式”晚会有一项早就向全国广泛宣传的重要议程——要将60集《红楼追梦人》系列人物专题片中获全国观众无记名投票前名的“追梦人”(即拍摄主人公)全部邀请出席,不在京的获奖者还要全部报销旅差费,因为要在这个晚会上向他们公开颁奖并作实况转播。

    虽然我是作为“著名红学家”被预先邀请参加这个晚会的,但显而易见,其间也包含着让我作为60集《红楼追梦人》系列专题片重点拍摄对象之一在晚会上接受颁奖的因素在内。因为拍我的那一集,当初不仅专门请了中央电视台《山楂树之恋》剧组的摄影师来精心拍摄,而且是安排在头两集播放,曾获得观众普遍好评。可以说,轻松进入全国无记名投票前名,应该是没有悬念的。

 事实也证明,北京卫视当天对“开幕式”的实况转播,主持人宣布该专题片前名获奖名单时,第一个念的是朝鲜血海歌剧团大型歌舞剧《红楼梦》剧组,第二个念的就是邓遂夫。有人甚至估计,我很可能是选票第一,但出于礼貌把拍摄外国艺术团的一集宣布在前面,是可以理解的。唯一不可理解的是接下来的所谓实况转播,不知是他们公开违背承诺“取消了”、还是暗中搞鬼“剪掉了”——曾向全国人民反复宣传的在“开幕式”晚会上给前名颁奖的重要议程。

 我当时看了不禁失笑。此后也没有询问主办方:“你们欠我的一个颁奖何时补发?”但我多次打电话给制片主任想问另一件事:“借我的两盘独一无二的重要录像磁带(即摄制组托我出面向中国教育电视台一位编辑转借的)何时归还?”然而座机从此不通,手机一直关机,至今这两盘珍贵录像带连同这位制片主任都下落不明。如果这两盘磁带被清洗而消失了,有朝一日我可能会寻求法律援助(当然也包含着向他们的颁奖毁约讨说法)。这是在我国一度权力至上、腐败横行的某个历史阶段,一个首都的重要媒体竟然可以对公众毫无诚信、不讲原则、任意胡来的一个典型案例;是一段可供今人及后人研究解剖的史实。我相信,欠债总是要偿还的!


 总之,在那段终于可以解除顾虑直率地对新版《红楼》发表评论的日子里,我的博客真的是创造了被大多数网友狂热追捧的奇迹。尤其是对我的博客相对更为器重的网易,稍重要一点的文章便及时推荐,竟连我即兴写作的现代新诗《献给西单女孩(外一首)》,访问量也突破5万,几乎超过了当时办博客的所有著名诗人之作。我还记得,当时网易博客每周公布的访问量前十名总排行榜,以前基本上都是被遍及全国的股民狂潮所关注的一批预测股市行情的官方博客占据着;但是,在我的博客被强烈关注的那段时间,我的名次竟然可以跻身于这类访问量奇高的股市行情博客而同列于前十——最高曾名列过第七。

 此外,比网易博客晚开一周左右的新浪网和人民网的同名博客,有一阵也比较火。新浪最火的那段时间,亦是由专人刘琪鹏小姐负责协助我操作并及时推荐重要文章到首页的,所以当时新浪和网易的访问量相差无几。然而过了一段时间,小刘的工作变动了,我的新浪博文便很少被推荐关注,差距迅速拉大。所以在小刘离这两年多时间里,我的新浪博客访问量始终在90万的台阶上“蜗行”,到现在还只有95.2万,爬行了两三年也没上到三位数的台阶。而在小刘离时同样只有100多万访问量的网易博客,现已飙升至465万(按:这还只是我在网易贴出此文的7月28日晚的统计,到了刚好一个月的8月28日深夜我去新浪补贴此文,网易又上升了6万而达到471万之多了,但新浪的数字依然只有95.3万,仅仅增加了1千左右;可见新浪这两三年的阅读总量之低,甚至远不及我的网易博客比较低谷的一个月总量),如果再联想到新浪比网易的实力和影响都更为强大,这不能不让我感到惊讶

 更让我惊讶的是凤凰网的“后来居上”。他们是2012年6月才提出让我在该网开办分博的,并且主动表示可以不让我操心,由他们直接从我的网易主博客里按时“搬运”过去。所以我至今都不知道那里的登录密码是多少。可是昨晚我百度进凤凰网去查看——天哪!短短两年时间,其访问量竟然远超新浪而达到165万。我只能谨此向凤凰网的管理员们遥致谢意!

 虽然最近这两三年,我写博文的频率有所减少,然而在这几个博客所凝聚起来的一批志同道合的博友,依然会不时地相互关注、往来、交流。尤其是我的网易主博客,不论有没有更新博文,这一方小小的“月亮坝”,依然会有每日不低于23千的访问量在持续攀升。所以我今天以这种貌似解析“何以穿网易T恤留影”的独特闲聊方式来“纪念开博四周年”,就是要着重向网易及其网友表达我的敬意和谢意;同时也要向新浪、人民、凤凰网的网友表达我的谢意加上歉意。然后在此展示一下我较长期拥有的网易、新浪、凤凰这三个博客的访问总人民网的同名博客虽然大致和网易、新浪博客同期开办,但不到一个月便因改由我自己独立操作,而人民网的操作程序与网易等有异,每更新一篇文章都十分艰难,便让我很快被迫放弃了。如今可能早已关闭,我通过百度搜索也没有找到,故略而不录)

 刚才我精确统计了一下,开办博客这四年来——

    我的网易主博客总访问量已达 46515032010.7.14-2014.7.28

    我的凤凰分博客总访问量已达 16589512012.6.6--2014.7.28

    我的新浪分博客总访问量已达  9521102010.7.22-2014.7.28

                 合计总访问量 7262564

 

 好了,最后来解密一下——注意,是真正的“解密”哈!——我那天为什么无意间穿了网易T恤衫就恰巧会在自由女神像前留影?

 事情是这样的。我走出凤鸣苑的临时工作室不到10分钟,便看到小区门口的树荫下搭了个临时遮阳蓬,一群老老少少的人围在那里争先恐后地拍照。仔细一看,是两位自称某摄影室的照相师,摆放起一高一矮两台电脑,以及较大型的打印机、过塑机和一些比较精美的相框等,在为大家“义务”拍摄“立等可取的高清大彩照(大的一种约莫18英寸,相当于一整版大报纸的尺寸;小的约有一半大)。所谓“义务”拍摄,是指拍照和打印相片完全免费,只收取过塑或再装相框的材料成本费。过塑:大的20元,小的10元;装框:大的30元,小的15元。

 我仔细察看了拍摄、打印、过塑、装框的全过程,以及相片的清晰度和色彩质量等项,觉得其技术还比较过硬;摄影及放大印出的效果比我在北京或家乡的所有地方制作的都要好;过塑的塑料膜硬度、透明度及压膜质量也堪称一流。从我以前在商店购买类似相框的情况来看,他这些精美相框的收费虽然不止“成本价”,但确实不算高。你想,现照这么一张漂漂亮亮的18英寸高清肖像,过塑装框后总共才收人民币50(如果不装框则20元,小一半的10元),以现今的物价标准计,应该是够合理的了。难怪大家都说不贵,也都对其质量效果表示满意。

 旁观了一阵儿,我也动心了,也想来一张半身肖像(那尺寸,几乎可以拍摄打印得跟真人头部一般大)。而后来,我见他们工作台上放着几大册风景照,问是这么回事。答曰:这是可以用来为大家拍景点照片的可供选择背景。说是有几千种之多,国内、海外的重要名胜景观全有。每一张都有编号,他只消按照你选择的背景编号在键盘上一敲,那台高一点的电脑屏幕上就显示出该风景。镜头再对着你一拍,立马就可以在电脑屏幕上看见天衣无缝的合成效果。如果觉得满意了,几分钟就可以从打印机上输出放大照片来。然后过塑、装框,10多分钟便解决问题。

 于是,我改变主意拍风景照,选了美国纽约自由女神像的巨型雕塑作背景。照相师颇有些不以为然地说:“那么多好看的风景,咋选这张?整个一片蓝天,有啥好?”我说:“我就爱蓝天,还特别喜欢自由。就它吧!”照相师大概没怎么听懂我的“理由”,也就拍了。

 我只拍了这一个镜头,要求打印成一横一竖两张18英寸大彩照,装了两个漂亮的大相框,总共才一百大洋。照相师很满意,我也觉得挺值。 

 付了款,仔细端详手中的精美彩照,我才恍然大悟:这不正好可以作为我开博四周年的一个绝妙的纪念吗?而且,这是我平生所拍第一张PS合成的真人照片,居然比那些妄图弄虚作假而经后期制作的PS新闻照片“真实”多了,也“艺术”多了,连无意间形成的自然光的方向,和略微仰拍的角度,都和背景雕像比较一致,几乎可以乱真——这不是巧合是什么?

 2014年7月29日03:42:21 匆草于释梦斋     

为什么穿网易T恤和自由女神合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为什么穿网易T恤和自由女神合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为什么穿网易T恤在自由女神像前留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美国自由女神像的作者和捐赠者:法国雕塑家巴托尔迪

为什么穿网易T恤在自由女神像前留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为什么穿网易T恤和自由女神合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783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