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转发] 听一位长者谈各色人物  

2014-03-27 02:40:23|  分类: 文化漫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吴营洲《听一位长者谈各色人物》

 听一位长者谈各色人物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邓遂夫评营洲兄此文够大气,点评也有生气,虽然个别地方还待斟酌。题曰“各色人物”,实则多为现当代文人。建议以后再丰富补充一些有特色的文人进去,比如茅盾、巴金、李劼人,郁达夫、徐志摩、艾青、萧军、端木蕻良、李宗吾、张竞生、张默生、石天河、流沙河等,不必面面俱到,包罗宽泛一点是可以的,足可出一本与近年流行的名人《画传》相对应的点评式文人《图谱》——或名之曰《中国现当代文人图谱》。


听一位长者谈各色人物

吴营洲

小序 

这位长者,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是新中国的第一批大学生,也是新中国的第一批研究生。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此后便在一家农场度过了他一生最可宝贵的二十来年……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邓遂夫按]上面这张图片有误:分明是作家冰心(参见前图),被错当成老舍夫人胡絜青了。
     故补配一张后来享有著名画家盛誉(且是国画大师齐白石弟子)的胡絜青晚年照及部分书画。

                 【转载】听一位长者谈各色人物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转载】听一位长者谈各色人物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转载】听一位长者谈各色人物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转载】听一位长者谈各色人物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转载】听一位长者谈各色人物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邓遂夫按] 忽然发现我补贴的这张图片有问题老舍夫人胡絜青所书此诗的颈联“牛羊点点悠然去,凤惊双双自在忙”分明有误。“牛羊点点”好理解,“凤惊双双”是啥意思?现实景观里哪来“凤凰”?即使不写真实景观,而以传说中的百鸟之王凤凰入诗,它又怎会“受惊”?如果真“受惊”了,又怎会“双双自在忙”?一连串的不通。当然最引起我注意的还是,“凤惊双双”的“惊”字属平声,在这里不合律;词性也和上联“牛羊点点”的“羊”字无法对仗(我印象中老舍作旧体诗词功底不浅,哪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所以分明是胡絜青写错了字。而以其描写的景观来分析,应该是“蝴蝶双双”才勉强合律;但是前面有个“凤”字,那就可能是“凤蝶双双”,对仗更工。古人诗中恰好有“复此从凤蝶,双双花上飞”之句可证。说明老舍手稿里原是繁体字草书的一个蝶”字,老舍夫人误为简体的“惊”字了。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听一位长者谈历史人物 - 吴营洲 - 吴营洲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8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