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鱼鹰的有趣别名及其他(图/文)  

2014-02-24 06:33:13|  分类: 文化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鱼鹰的别名及其他(图/文)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首先欣赏一下这位外国摄影师惊心动魄的摄影作品,再来梳理一下我杂乱无章却也真有一点心游万仞、神驰八极的诸多联想和思绪。

下面是转发中国日报-看世界2014-02-13 10:05:47(原注明来源于环球网)的一组图片及相关说明文字。

 

[提要] 鱼鹰,学名“鹗”,外形优雅,双翼展开近两米长,以捕食鱼类为生,是立陶宛东部地区的主要鸟类之一。据英国《每日邮报》212日报道,立陶宛摄影师马吕斯·查普利斯(Marius Cepulis)在伊格纳利纳市的Birveta鱼塘抓拍到了一组鱼鹰捕食鲤鱼的精彩照片,令人叹为观止。


鱼鹰的别名及其他(图/文)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39岁的摄影师马吕斯·查普利斯(Marius Cepulis)来自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市,他在伊格纳利纳市的Birveta鱼塘等待了近三个小时,终于拍摄到鲤鱼被捕食的画面。

鱼鹰有着风格独特的狩猎方法,它们通常在水面上空60英尺(18.3)处盘旋,等待最佳时机发动进攻。锁定目标后,鱼鹰会向水面垂直俯冲,在落水前的最后几秒伸出利爪捕捉鲤鱼。


鱼鹰的别名及其他(图/文)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鱼鹰的别名及其他(图/文)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照片中的鱼鹰全神贯注地狩猎,与垂死挣扎的鲤鱼展开搏斗,而被抓到的鲤鱼惊讶地张开嘴,表情十分夸张。


鱼鹰的别名及其他(图/文)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在鱼鹰将鲤鱼抓出水面后,以每小时80英里的速度把它带到了附近的森林里。虽然捕食过程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但对于鱼鹰来说,捕捉如此大个头的鱼已耗尽了看家本领,十分不易。


鱼鹰的别名及其他(图/文)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马吕斯·查普利斯将这组照片命名为“无声的求救”,并以此赢得了立陶宛国家野生动物摄影比赛。他说:“我的梦想就是拍摄这样自然的照片。我很幸运,可以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捕捉到这样精彩的瞬间。”

(实习编译:路冬雪 / 审稿:郭文静)

 

乍一看到这一组活生生的图片,我心里禁不住咚咚直跳。我的天哪!以前还真没有像这位立陶宛摄影师这样仔细深入地观察过,这种看似普通的鱼鹰捕鱼的真实情景。原来,世界上不只是鳄鱼、豺狼虎豹及兽中之王的狮子才在捕猎时残酷而血腥,竟连常常听说、或从书上电视上看到、或偶尔远观一瞥的鱼鹰类水鸟的捕鱼,也如此的惊心动魄,惨不忍睹……

我这才猛然想起,其实对鱼鹰这种鸟类,我以前在阅读文史类古籍时,是注意到过的。只不过,更多是从知识性上着眼,极少像今天这样,对它的生存状态有如此“近距离”的审视。

    很早以前我就注意到,这种鸟类动物的大名,在我国一些古籍中曾有所变换,而且它的某些异名还颇令人奇怪,存在着不为一般人所知的历史渊源。


鱼鹰的有趣别名及其他(图/文)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是的,从古至今,在绝大多数地区的老百姓口里,它一直都叫鱼鹰。但至少从汉代开始,当时的所谓江东一带(即长江下游南岸地区),不知何故,竟称这种猛禽为“鹗”。

 我曾经猜想过,这个最早出现在《汉书》、后来出现在晋人郭璞《释尔雅》里的“鹗”字,很可能就是著《汉书》的班固发明的。因为,与班固几乎同时代的许慎所著《说文解字》,对古字可谓收罗宏富,却并没有收进这个被解释为鱼鹰的“鹗”字。如今所知的甲骨文、金文、小篆、隶书等古文字里,均无其踪影。

 也许,班固就像稍后的郭璞那样亲自去调查过“今江东呼其为鹗”。但我还是怀疑班固“只闻其声,不明其理”。便想当然地以江东渔民的口音,去胡乱寻了个历来仅表“哗讼(争论)”之义的“咢”字,加个“鸟”旁来充数。

 其实江东或江东的先民们,指鱼鹰为“鹗”,极可能是最初看见鱼鹰比起被渔民可以驯养来捕鱼的几种水鸟都要凶狠霸道,往往把渔民即将捕获的大鱼冷不丁叼走(“雕”这个字的来源亦可能基于此,因为同属鹰科类猛禽的大雕,也冷不丁叼走大鱼)。因而,江东的先民一见鱼鹰来抢鱼,便狠狠地骂它一声“恶霸”、“恶棍”,有时匆忙之间便只能吆喝一声“恶——”。久而久之,这顺口发出的“恶”字,也就成了江东一带用来专指“鱼鹰”的一种习惯性方言——大雕被称为“雕”,不也像是渔民们见它又扑过来“”走捕获的大鱼所发之呼喊么)。

 但是这个被江东先民经常吆喝为“恶”的发声,经过被公认为“多用古字”的班固一改造,便使其凭空而来的“鹗”字颇带点古文字色彩。竟使这个至今依然流传并不广远的奇特名目,被后世的学者在翻译国际通用的动物学名词时所采用。

 这就让我觉得更有点奇怪了。因为溯其源,“鱼鹰”或曰“鹗”这种猛禽,在中国其实还有更早的雅号,叫“雎鸠”,或曰“王雎”(“王雎”之称亦凸显其霸气)。所以我就想,若是翻译家在给动物的英语名词正式对应一种中国式的学名时,当初选用了“雎鸠”或“王雎”这类更古老的名称,岂不比“鹗”字典雅多了?

    不过“雎鸠”这个古老名称的产生,以及忽然变得典雅起来的经历,也同样让我感到离奇。

    古人明知这种水鸟特别的凶猛,有所谓“鸷鸟累百,不如一鹗”之说(见《汉书·邹阳传》),为什么仅仅因为传说中这种鸟“雌雄有定偶”(有定偶的生物多着呢),便在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的开篇“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里,把它誉为(或喻为)君子之配的最佳形象,以至让这种“恶鸟”伴随古代俊男靓女纯真爱情的歌咏,而传诵千古呢?我总觉得,创作《关雎》这首名诗的佚名作者,其思维颇有些“后现代”。

    而且,当我今天看到立陶宛摄影师马吕斯·查普利斯拍摄的极为传神的真实镜头时,更是怎么也把它和《诗经》里“关关”鸣叫、寻求纯真爱情的“情种”形象联系不起来。

 尤其是看到,被它突然攫住的那条鲤鱼,那种惊恐的眼神,酷似在呼救的大嘴,以及被利爪刺破身体而汩汩流淌的鲜血,真让我不寒而栗。兴许,日后下箸去夹那烹饪鲜美的鱼肉时,心里都免不了会发怵。


鱼鹰的有趣别名及其他(图/文)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然而转念一想,这不就是人和一切生物都不同程度要遵循、或曰“遭遇”的某种生存法则么?由此而产生的不平或怜悯,又有何用?所谓“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至少在我们所能预想的非常遥远的将来,恐怕都不可能彻底改变。真要改变,那就首先得让自己变得比对手更强。

 最后,我还有一点独特的“职业性”感想不能不说。那就是,我看了这一组惊心动魄的摄影图片,似乎有一点点明白了:那位曾经给曹雪芹的不朽杰作《红楼梦》斗胆续出后四十回的乾隆朝进士——尽管他续得不如人意,毕竟是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勇士——何以会取名为“高鹗”(高飞的一只鹗)。是基于霸气?能耐?拼搏?凶狠?深爱?柔情?……抑或都有那么一点儿?

2014年2月24日 6:16:16 匆草于释梦斋  

鱼鹰的有趣别名及其他(图/文)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鱼鹰的有趣别名及其他(图/文)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鱼鹰的有趣别名及其他(图/文)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鱼鹰的有趣别名及其他(图/文)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50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