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2014-12-04 07:09:42|  分类: 心灵之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玉刚,首先我要告诉你,我是你坚定不移的刚丝。虽然我这个“刚丝”早就过了追星的年龄,这些年又特别忙乱,可自从2006年前后看着你在央视星光大道和春晚脱颖而出、大放异彩,我就一直在欣喜地关注着你,为你突飞猛进的成长而赞叹不已、默默祝福。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可以说,你是我在当今演艺明星里暗中追捧的第一偶像。真的,一点都不夸张。除了你精湛的演技和独特的艺术魅力深深地打动了我之外,还有一点略带个人色彩的原因,我觉得,你正是我在2004年大张旗鼓倡导“草根文化”以来,在表演艺术上涌现出来的最耀眼的一颗“草根巨星”——不只是中国巨星,也是国际巨星。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这一切都并非偶然,也绝不是侥幸能够得来的。其间包含着值得人们永远去挖掘、了解、思索的深刻哲理和历史发展规律。

 既然提到这点,就顺便说明一下。那是我在2004年由东方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一部名叫《草根红学杂俎》的学术著作中,针对当时中国文化艺术领域不同程度存在的排斥、压制、打击来自民间或曰草根阶层的一大批文化生力军这一倾向,大胆地借鉴发源于国外社会学及人类文化学的一个常用概念,在书的序言《不妨树一面旗帜》里,公开地倡导 “草根文化”(grassroots culture)和“草根红学”。这个在当时国内略显陌生的理念,连同这部书一道,经过出版社组织在京的一批专家热烈讨论和高度评价之后,再经传媒广泛报道,立即产生了出人意料的强烈反响。随后发生在红学界和整个文化艺术领域的许多新气象和巨大变化,就不在这里赘述了。总之,此后在文化艺术领域,出现了一股前所未有而持续至今的草根文化大潮。三年后,中国语言学界评选公布 “十大流行语”,草根文化赫然入

 明白了这一因由,早已是名震海内外的玉刚先生,就不会由于我称你为“草根巨星” 而感到惊讶了吧!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给你写这封信,也许你能猜到,是为了近日不断传来玉刚你出家的信息。但不只是这一点,我还有另外的事情要对你讲。是的,“出家”的传闻的确搅得我这几天魂不守舍、辗转难眠。虽然我知道你后来有个 “否认”此事的微博表态;还有你们单位语焉不详的“辟谣”。但是昨晚深更半夜,我又见到一篇言之凿凿地爆料玉刚“出家原因”的首页推荐博文,一颗心又悬了起来。这才决心写这篇博文来和你隔空交流,让你也倾听一下我这老刚丝的心声。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当然会尊重你的一切信仰和选择。但是我真诚地恳求你,玉刚,起码在最近这几年里,在你的演艺事业正处于黄金季节的当下,你千万千万,不要过早地抛下喜欢你的广大观众,贸然选择正式出家!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因为,单是冲着你“姓李”这一点,我的担心就不是多余。

 同样是可称艺术家、其演艺事业已如日中天的李娜,过早遁入空门,给观众留下的情感之殇已无法弥补。早年集音乐、文学、绘画、书法、演艺于一身的盖世奇才李叔同先生,忽然削发为僧,戛止其可望攀登艺术巅的事业,更是堪称时代之痛。而玉刚,你同样姓李,又同样虔诚信佛,日前在台北身着僧袍、瞑目禅修的照片,你也认,仅称为“偶尔沉淀”。可是当年的叔同先生,最初入寺禅修,也说是“偶尔”呀!但他离开寺庙之后,竟大赞那里的清茶淡饭“颇合胃口”,索性回家打点一切,搬了行李衣物过去,立刻削去烦恼丝,再不回头。只留下一曲哀怨欲绝的“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由人传唱,让人伤怀。联想到近世李氏艺术家的这种“遗传”,能不让刚丝们担忧吗?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李叔同墨迹。对联:万缘同镜像   一法不当情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李叔同的临终绝笔——悲欣交集”      

  

 玉刚,我只想说,你让自己的心灵先行皈依是可以的,但千万别有意无意地步了李氏前辈的后尘,在海量的观众和朋友对你寄予无限厚望的时刻沉迷太甚,过早地生了剃度之念。那样,会让众多爱戴你的国人,乃至海外大量的观众,痛彻心扉!

 尤其是我,更将毫无顾忌地老泪纵横……

 为什么我要给自己加个“更”字?我有资格加这个“更”字么?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这就是我要说的另一个相关话题。我除了爱听你唱的所有歌曲(包括戏曲选曲),却还暗自巴望着想听你唱一唱我所谱写的仿古歌曲。这是我内心埋藏已久的一份痴念,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向你陈述而已。但在一年前的1015日清晨,我经过通宵达旦的苦战,发表了一篇题为《红学家的音乐梦》的博文,其中便提及此事。我写道:“另外几支与古曲和流行音乐风格都颇有差异的唐宋词仿古曲,我亦暗自希冀能引起擅长此道的李玉刚们的兴趣,没准还能把它唱出别具一格的风采呢。”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玉刚,看到这里,你先别暗自讪笑:以为必定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业余作曲者,居然想把自己多半是低劣平庸之作,毫无自知之明地送交给专业演员甚至国际巨星去演唱。不,不是这样。尽管我不打算在这里用更多的篇幅,细述我的特殊人生经历及从艺之路;但我可以举一个博文中提及的小例子,聊供你想象:

 1985年由我独立编剧,并在我所在的歌舞团正式排练公演的大型歌剧《燕市悲歌》(又名《曹雪芹》),是由韩万斋谱曲。韩是文革前夕西安音乐学院石夫教授培养的作曲系高材生(文革中被称为“黑尖子”),后来从歌舞团调任四川师范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剧中有两支领合唱曲《美丽的沙拉干追》、《凌红安魂曲》,由于我在剧本里要求比较特殊,老韩感到谱写有困难,决定由我亲自操刀写主旋律。但为了曲作者署名不留隐患,我与老韩商定,除了导演和歌舞团领导知道此事,我们对外保密,我就作为友情参与。结果这两支曲子(当然包括老韩所配的多声部旋律)效果都不错。尤其第二支,排练试唱后演员都称赞老韩:“这是你写得最有味道的一首歌,好听!”老韩私下说,遂夫,是你的功劳。我说不,主要是你配的多声部效果好(这也是事实,毕竟该曲大部分是多声部合唱)。

 这事,我以前从没讲过。去年写那篇博文才第一次“解密”。我想,老韩这位颇有天分的作曲家,对我在创作音乐旋律方面的灵性与悟性,应该是有所领教的。

 

 好了,这封信不宜写得太长,到此为止吧。

我把我那篇博文所罗列的新旧歌曲作品,摘选两支,连同对歌曲的说明文字,一并附于信末。

但愿玉刚能够喜欢,但愿咱俩能够由此结下一段善缘。我殷切的期望,演艺界的“草根巨星和红学界的“草根大王”(借用中国红学会副会长胡文彬先生在会上对我的幽默介绍;而《名人传记》2011年2月号文章则称“草根红学第一人”),能有一次艺术上的成功牵手!

 顺颂

冬安!

邓遂夫  

201412403:36:41  匆草于释梦斋                     

 

附录:《红学家的音乐梦》摘录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    

    不久前,一位造诣颇深的钢笔画家,看过我博客相册里这幅18年前题为《海岸》的钢笔画之后,给我发短消息致意说:“您不继续作画,是我们的损失。”但绘画属于视觉形象,可以一目了然地呈现。我希望能听到当今音乐界的行家,在细心审读我这些歌谱之后,也能客观地做一点评价。因为这些至今未被艺术家的美妙歌喉及乐器所演绎的歌谱,尚处于无声的休眠状态。在一般人难以感知的点点线线之间,隐含着一个红学家对人生的独特感悟,以及对古代词人心灵震颤的遥远共鸣。

乐谱记录的特殊旋律与节奏,是我内心蛰伏的音乐之魂,若不细加品味或付之管弦,一般人领会起来会有隔膜。请容我对下面这些拟古曲的内容与形式,略作一点介绍。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拟古曲之一:北宋柳永词《雨霖铃》,乃离别词之千古绝唱,历来为我所钟爱。在歌声刚刚进入的部分,用了一点昆曲的韵味。而在“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以及“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一大段经典名句的处理上,我下足了功夫,提示要“加响板、碰铃”,演唱起来应该会有特色。

但里面有几个押韵的字,演唱时不能按今音,要按古音达到全部押韵。如:“兰舟催发”的“发”要念fiè(原为古入声,今无入声之声符,权以去声声符代替,下同);“楚天阔”的“阔”要念kuè;“更与何人说”的“说”要念shuè。尤其最后的“说”字,在世代承传的昆曲和京剧里,至今还保存着它的真实发音。所以千万别像当今字词典专家胡乱标注的所谓“古音”去念什么 “shuì(睡)”。那样不仅不押韵了,还要闹大笑话——“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睡’?”这岂不是比某些古装影视剧把“说客”、“说服”也照“睡”的音去念,竟至形成两个讽刺性的网络热词“睡客”、“睡服”还要搞笑么!

不过,字词典专家也是没有办法。如果用我上面更准确的那种拼音方式,在目前的《汉语拼音方案》里是不允许的。其实应该允许——我以后将作专文论证。否则的话,有大量特殊的古汉语或方言发音都没法用汉语拼音来显示。若是现在还像一百年前未发明汉语拼音时那样,依赖与汉语古音距离更大的国际音标来显示古音和方音,无异于隔靴搔痒,会让人永远不得要领。我们干吗眼睁睁地放着自己的《汉语拼音方案》不去完善,不用它来统注汉语今古音,而非得死抱着跟汉语更其隔膜的国际音标不放,乃至闹出“睡客”、“睡服”这样的大笑话,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呢?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拟古曲之二:李清照名篇《凤凰台上忆吹箫》。这是女词人在北宋末年,仍沉浸于爱情与思念的青春梦幻之中,尚未遭受动乱离丧之苦时所作。词中表现的虽然仍属离愁别绪,毕竟只是古代小夫妻之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式的思念情怀。而作者以女词人特有的深切体验,却将这种情怀抒发得格外的幽微缱绻、情景交融。所以我在旋律的处理上,尽量体现出一种婉转跌宕并揉合着痛楚与甜蜜、悲凉与陶醉的古代离情审美意象。在演唱时,必须精准地把握好那些通过微妙的上颤音、下颤音、装饰音、下滑音、顿音及切分音、附点音符等等所表达的特殊的中国式古典韵味和情调。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这是我新千年以来所出版各种图书的一部分版本 


邓遂夫:致李玉刚的一封信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396)|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