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关于《红楼梦》版本与校勘的对话(邓遂夫·艾莙茹)  

2011-09-04 02:2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按:

    这篇“对话”式的文字,本是《如梦红楼》博主——香港文友艾莙茹小姐,在近日发电子邮件和我探讨本人正在加紧校订、即将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蒙古王府本石头记校本》相关问题的几封信函的摘编。里面确谈到了一些有关《红楼梦》版本与校勘的非常重要的问题。经小艾细心整理成文,相约在各自的博客里发布,与关心此事的朋友享。小艾博客已先行推出。为图省事,这里只是依样画葫芦地照转其现成文字及按语、配图等,将繁体字转化为简体字。谨此致谢!

 

《如梦红楼》博主按:

本文据电子邮件整理,部份内容略加删节修订。文中的“邓老师”指邓遂夫,“小艾”指艾莙茹。《草根》即《草根红学杂俎》。“脂评校本丛书”指由作家出版社陆续出版并已多次重印的红楼梦脂评校本丛书,包括已出版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和将出的《蒙古王府本石头记校本》三种。“导论”即该丛书的校订者邓遂夫所作导论《走出象牙之塔》。

 

邓老师:

孙甲智最近在我红博留言说,蒙府本的校订工作比庚辰本少,而且一定不会包括后四十回的内容,即使如我说的作为附录形式也不可取。详见《对于点校〈红楼梦〉的一些看法兼答孔生》和《有关蒙古王府本侧批的思考》评论栏。实情是这样吗?

艾莙茹2011829日于香港

小艾:

智关于蒙府本的几点说法,是对的。他于2009-2010年期间,两次利用假期来我处帮忙,是我告诉他这些情况的。我的理由是:

1,这套“脂评校本丛书”,其宗旨是力求体现原底本的真实面貌。蒙府本原抄仍属八十回本;后四十回不论从用纸还是笔迹看,都是后人补抄的。故从版本学的意义上说,其后四十回并不算蒙府本的原物。

2,按我的观点——当然也是绝大多数学者的观点,这个后四十回当属后人续作,并非曹雪芹原著。而我这套丛书,还包含着希望尽可能反映曹氏各阶段稿本原貌的终极诉求,当然也就不宜以任何形式录入后四十回。

3,蒙府本原抄的前八十回,其实也还残缺了一些回目,可能亦属于被后来的借阅者迷失或损坏所致。而现存此本的这些补足回目,也和后四十回一样同属后人所抄,因而同样不会据此补抄件去作校订。正如我在导论中所说的,蒙府、戚序、戚宁三种本子皆源于“立松轩本”。我之所以选择这一并不完整的蒙府本来作校订,是因为它比两种戚本都多出了数百条旁批,而这些旁批也都很有来头、很有价值。更重要的是,蒙府虽与戚序、戚宁同出于“立松轩本”,但戚本在抄录时曾被戚蓼生作了大量的校改。尽管戚氏较有学识,对一些明显的错字甚至个别诗词的格律疏漏都作了颇可称赞的订正,但其妄改或不必改之处亦甚多;而蒙府则较为忠实于底本原貌。这样,在蒙、戚诸本里选择蒙府而不是戚序、戚宁作为底本来校订,不仅更接近曹雪芹该次修订原稿的面貌,还可以体现我的另一附带意图——力求更全面地反映蒙、戚诸本的共同底本“立松轩本”的原貌。所以相应的,对蒙府的缺失部分,以二戚的已有完整回目来补足,便成了顺理成章之事。

4,至于蒙府本的校订会比庚辰本的工作量小,校注条目及注文也比庚辰校本大幅度减少,是因为在现存的所有这些脂评本里,庚辰本是最接近曹氏原著的,而其抄写却极凌乱(特别是后半部),错漏便也最多,校订起来自然是“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如今庚辰校本早已问世并反复修订重版了若干次。既然这“硬骨头”已经啃下来了,其它版本(包括蒙府本)的校难题大都迎刃而解,那么,校订蒙府本的工作量会相对减少便也不难理解。

邓遂夫2011年8月30日于自贡

 

邓老师:

关于后四十回蒙府本,您说因为脂评校本丛书“是以力求体现原底本的真实面貌”和“尽可能反映曹氏各阶段稿本原貌”为终极诉求,所以不录入后四十回。这固然可以理解,但我依然觉得可惜。我是这样看的:

第一,丛书中的前两种,现存过录本都是残本,缺后四十回当然无人有异议。但是蒙府本不同呀,现存的本子就是一百二十回的。在人们提到“蒙府本”一词的时候就会自然联想到是四函三十二册,十二卷共有一百二十回的本子。

第二,有一派意见(如网名为hlmfy的先生),认为“蒙府本是程高本的阶段性稿本”,否定后四十回补抄自程本;又有孔生等人“索隐”出来,畸笏叟化名立松轩,据曹雪芹原稿残篇零页整理编写出“吴语版”的蒙府本(相对于“京语版”的甲戌本而言),所以声言蒙本八十一至一百二十回非程本八十一至一百二十回,云云。似是而非,似非而是?

“立松轩本”原本是八十抑或百二十回,建议这个问题在蒙府校本出版时予以详细论证、廓清认知,达到丛书“正本清源”的初衷。丛书导论之三、四、五节已经有所涉及,只是稍嫌针对性还不够。蒙府本的校本撇除八十一至一百二十回,似应有个特别的交代才圆满。

第三,丛书的配补体例似乎在庚辰校本四版有变(见P935P980的注1,两条校注的提法相异)。我个人觉得,蒙府本八十一至一百二十回文字可以参照庚辰四版处理第六十四和第六十七回的做法,列为附录,一般不做校改标识,也不做相应的校注。

总想保持蒙府本校本有一百二十回完整故事,在这点上我很顽固,相信以附录形式载有后四十回的蒙府校本,会销售得更多些。不信,可以学线装版的影印蒙府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09年影印出版的蒙府本,有七十四回本和一百二十回本两种),各出一批八十和一百二十回的印本,比较一下读者的接受度。当然这是单纯从经济角度看问题,如果与您的学术见解相违逆,则可忽略不理。

以上三点,粗浅看法而已,老师莫见笑就好。还有个小问题,就是影印的戚序本(有正石印大字本)我已有收藏,近日在商务印书馆又见到售卖影印的戚宁本,简介说是《南京图书馆藏戚蓼生序本石头记》,首次影印面世。丝绢封面精装版,很漂亮,全套五册售价2400港元。这两种戚本孰优孰劣,值得再买多一套吗?

艾莙茹2011831日于香港

 

小艾:

洗漱完毕,都快到下夜一点了,才见到你的信。先简复几句,明天再详告吧。

我的庚辰校本第四版,以附录的方式补入原缺的六十四、六十七回,虽属一种破例,毕竟这两回还大致可以判断为是曹雪芹前八十回原著中的稿子;且原底本就缺这么两回,根据读者的意见在校订本中补足为原稿应有的八十回之数,也算勉强说得过去。你提出的补后四十回就不一样了。一方面,绝大多数的学者,根据显而易见的证据,都基本认定这个后四十回属于后人续作;另一方面,四十回书的庞大篇幅,已经相当于一个普通的长篇了,哪怕作为附录补进去,对于这样的校订本来说,也是很不恰当很不科学的。再强调一句,真正的蒙古王府本原抄,绝非百二十回本。

至于今后,我可能会在这套丛书的校订成果的基础上,搞一个“会评会校本”。在那个本子上,是否会像俞校本一样把后四十回,或别的什么续书,作为附录放进去,则另当别论。因为那样的会校本,毕竟属于一种新型的“通行本”,和脂评校本丛书这样具有浓重学术性——只不过带点“走出象牙之塔”意味的小众普及之本,性质有所不同。

邓遂夫2011911:25于自贡

 

小艾:

现在来回答你昨天信中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

你问《南京图书馆藏戚蓼生序本石头记》与此前影印出版的戚序本孰优孰劣。当然是现在才印的这个南图本(即戚宁本)更优越了!

不过此前人们——主要是红楼梦版本学家——可并不这样看。甚至可以说他们对戚宁本的存在非常无视。你看戚宁本已经发现多少年了,那些仅存两回的郑藏本或仅存十回的卞藏本都及时地影印出版供研究了,唯独戚宁本长期没有影印出版。大约就凭一种极其简单化的印象在看问题:它和戚序本几乎一样,了解了戚序本也就等于了解了戚宁本,还影印来干啥?

除了我在这套“丛书”的导论、校注和其它文章里多次提及戚宁本的重要价值,以及早在十年前就向胡文彬、杜春耕、于鹏等红学界人士,后来又在一些高校的演讲中,一再指出戚宁本的版本价值远高于戚序本和戚沪本(戚序曾遭狄保贤篡改;戚沪则被失火焚毁了后半部,据说如今前半部也失踪了);其它的红学家,包括红楼梦的版本学家,可以说此前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对它的重要性有所意识和提及。现在影印出版,起主导作用的恐怕仍是普通读者的呼声与需求。这件事情,甚至可以作为红学真正走出了“象牙之塔”的一个标志。

主流红学家对戚宁本的认识缺位,是不可原谅的。此本虽然以前没有影印出版,但早在三十年前,南京图书馆已经复印过一部赠送给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室(即后来的红研所)。而我本人,毕竟是非专业的研究者,以前从无机会接触这个本子。直到我在密锣紧鼓地校订甲戌本的200034月间,才通过朋友关系私下复印了一部来作研究(同时还给红学界的朋友多印了两部)。这时,经过对此本的深入研究,我才真正认识到它的独特价值。我将这些认识写进“丛书”导论、校注和其它文章之前,曾在电话里告诉过红学会副会长胡文彬先生。同时还向他透露了我的一个新发现:戚宁本的绝大部分,都是用一种较薄的纸蒙在尚未遭狄保贤贴改的戚沪本上,像“描红”那样较为省事地影抄而成的,几乎可以视为原戚沪本的“克隆本”。因而,在戚沪本损毁不全、戚序本严重失真的情况下,戚宁本便成了最能完整体现戚本原貌的珍贵版本。他听了甚感惊讶,建议我把这些观点写成一篇文章公布出来,说这非常重要。可是由于当时校订甲戌本的工作必须赶在年底前完成,我没有把它单独写成文章,只在导论和某些校注中对其重要性略有提及。最早在文章里提到这一点,是20005月所写的《“绛洞花王”确属后人妄改——兼答蔡义江》一文的第四节(原载《明清小说研究》,你可查阅《草根》169170页)。

我对戚宁本版本价值的极度推崇,不仅感染了对脂评本特别关注的一些学界朋友(如杜春耕、于鹏等),还引起了涉及面相当广泛的红楼梦爱好者的极大兴趣。好些这样的“狂热分子”都曾和我联系过,希望我能把手里的复印本提供出来,用作内部影印交流的底本。我担心如此流传出去之后,会引起意外的版权纠纷,便向他们讲明利害关系,谢绝了此事。

如今此本的影印出版,我想一定是于鹏在从中牵线搭桥(他是国家图书馆工作人员,与出版此书的国图社属同一家单位,还直接合作过),然后找一位书商出资印刷包销(该书商其实也算我的朋友)。但我觉得他们搞的这些书都定价太昂(近年由他们新出的两种豪华型的蒙府彩印本也是),所以至今我一种都没有买。戚宁本当然是要买的,还没顾得联系。

知道吗?就因为有一部分读者希望国图社再出一个百二十回本的蒙府本,要多耗费一个书号,有的朋友硬是动员我和另外二三位人士各捐献了几千元的书号费——不然还没法出。这也算是我给红楼版本爱好者们作的一点微薄的贡献吧!

邓遂夫201191日于自贡

   关于《红楼梦》版本与校订的对话(邓遂夫?艾莙茹)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图为艾莙茹在香港商务印书馆拍到的影印戚宁本(紅封精装五卷,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0年12月版,售价2400港元)

 

  评论这张
 
阅读(6903)|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