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新作七律答友人——吟事乱弹之八  

2011-07-31 22:54:41|  分类: 诗意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作七律答友人——吟事乱弹之八(附:组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每还乡,与同龄或稍小的朋友聚,见我体质、形貌及精神头仍滞留于若干年前,多感惊讶。同时亦劝我“合时点儿(川语,悠着点儿)”,“别太亡命”。此番回来,恰逢腰腿微恙而误住医院数日,更有朋友力劝我赶紧“刹车”赋闲,纵情游乐,尽享天年。当然,真正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以我目前的状况,要我赋闲归隐,怕是再过二三十年也不可能。遂戏作七律一首,题为《答友人》:       

                

        问余何日赋闲游,笑指惊涛翔白鸥。

        搏浪扶摇方惬意,冲霄亮翅最风流。

        埋忧地下人增寿,布道天涯鬼见愁。

        小度周郎春去也,仍行江海看吴钩。

 

按:埋忧地下,语出汉·仲长统《述志》诗:“寄愁天上,埋忧地下;叛离五经,灭弃风雅。”小度周郎,借用《三国演义》谓周瑜气量狭小之说,特指学界少数心胸逼仄的权势者。 

经历过“文革”的人可能都知道,我这首诗的开句“问余何日赋闲游”,分明袭用了陈明远先生早年的那首曾被讹传为毛泽东诗作的“问余何日喜相逢”的套路(当然他也是化用李白“问余何意栖碧山”句式)。有趣的是,由于我选择的是下平声十一尤韵,竟然阴差阳错地以“白鸥”为喻,恰好暗合了我当年用杜甫《旅夜书怀》句意替儿子所起的“一鸥”之名。而且,后来儿子在北航读完研究生,受聘去华为公司北京分公司工作,业绩甚优,却于近段时间频繁出差,奔走于欧美各国的分公司——本月又再次去了意大利,据说还可能在那里待上一两年——岂不正应了当初起名的那句诗“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我甚至瞎想,当初如果预料到今日会作这首七律,干脆给他起“白鸥”得了,何必用老杜的典。

看来,我和儿子都注定是劳苦漂泊的命了。不知儿子怎么想,反正我是挺喜欢劳苦、挺喜欢漂泊的,乐在其中。

 

劳苦奔波的人只要心胸开阔,心地善良,百折不挠,自得其乐,往往会长寿的。

比如一年前我那百零五岁才过世的的二娘(我父亲的二嫂),一个女流之辈,从小出外当搬运工、干苦力活,一直干到老。还生养了七八个儿女。退休后当居委会主任又干到八十多岁,成天乐颠颠东奔西走忙个不停。就因为她办事公正,不辞劳苦,颇受邻里信赖,都觉得离不开她。

 

新作七律答友人——吟事乱弹之八(附:组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2009年4月回乡看望一百零四岁的二娘及堂兄弟姐妹等
 
新作七律答友人——吟事乱弹之八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和二娘当然并无血缘上的遗传(她是我的继祖母改嫁给我祖父时带来的前夫所生二伯父的妻子),但我们之间一直情同骨肉,在纯朴善良的心地和宽厚随和的性情上也很相通。所以,我自幼受穷受苦不说,在生长发育阶段经常连饭都吃不饱。可一直到现在,身体从无大碍,连感冒也难得遇到一次。今年在北京一家专门的体检医院“爱康国宾”作了一次全面体检,什么先进的仪器都用上了,五脏六腑均无异常。我颇犯疑,一再问检查准确没有。医生不解:“无异常还不好吗?”至于那些现今普遍流行的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一类疾病,在我身上更是一点踪迹也无,让我既喜又疑。

自己唯一能感觉得到而心里踏实的是:每天的吃喝拉撒睡,这些在好多人身上从青年时代起就障碍不断、往往靠药物辅助的日常功课,在我也是至今“无异常”。稍微有点犯嘀咕的倒是,体重按身高的比例计算,总是要偏低5至10公斤,怎么吃也上不去。或许是少年时代发育不良带来的后遗症吧! 

 
新作七律答友人——吟事乱弹之八(附:组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在故乡一个小镇的河岸与文友合影(上、下)                     
 
新作七律答友人——吟事乱弹之八(附:组图)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最后,再来晒几首2009年回乡看望二娘之后,所作的几首述怀诗。

 

         七律·回 

只身仗剑走天涯, 半为苍生半为家。

忽尔还乡情似梦, 依稀往事意如麻。

华廊每避人形兽, 春圃犹憎鬼面花。

但喜新知超旧雨, 心田郁郁茁馨芽。

 

         七律·咏怀 

              

早年诗赋似江淹, 别亦销魂却黯然。

舟出夔门观阔水, 人登泰顶藐群山。

繁华梦觉超三界, 壮志鹏飞上九天。

宠辱于今何足虑, 浩茫寰宇任空前!

 

              

休言锦瑟几多弦,花甲古稀皆盛年。

早逝青春回亮色,迟来鹤发近童颜。

身心不往老衰去,灵智翻从少壮还。

自信人生逾百载,中流击水岂三千!

  

这最后一首,与我今日所作《答友人》,在意境和格调上如出一辙。只不过当初起兴,内心所面对的,是晚唐诗人李商隐的“锦瑟”,有意和他唱了一点反调。是之谓“反其意”而作也!

2011731日晚于故乡自贡


曾将上引《七律·回》一诗的初稿,用钢笔题写在自己当年心事重重登黄山(随后下海南)的
一张照片上,设计成我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十周年纪念版第八版第12次印刷本·作家出版社2010年12月)的附赠图片之一
新作七律答友人——吟事乱弹之八(附:组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067)|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