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才女柳浪闻莺的两首律诗——吟事乱弹之七  

2011-07-26 21:06: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才女柳浪闻莺的两首律诗——吟事乱弹之七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这是柳浪闻莺的博客标识
  

本月从北京返回故乡自贡,忙完编排“十二金钗选拔赛”主题秀节目的事以后,忽觉右臀及以下大小腿某些部位,若隐若现地似有酸胀感,便去看医生。结果被疑为腰椎间盘突出症而收治住院。首先做CT检查,然后针灸、理疗、按摩、熏蒸、输液,足足折腾了六七天,症状早已完全消失,才以一个恰当的理由“脱离苦海”。

    可是住院那几天,什么事都没法做,连书报也顾不得看,仅从手机报上粗略地浏览了一些诸如高端动车在温州追尾,死伤二百余人等骇人听闻的消息。心里越发堵得慌——如此令人不解的怪事,怎么近来就没个消停?

昨天下午,办完出院手续回家,赶紧打开电视看游泳世锦赛的实况转播。见我国的十五岁小将叶诗文,在女子200米混合泳比赛中,从刚入水时的第六,后来的第五、第四,到最后的自由泳一道,硬是猛追到了第三、第二、第一。哇!这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简直把前世界冠军、世界纪录保持者库克尔斯、赖斯等名将完全不放在眼里,竟对记者说,那最后的几秒,她只想着“我一定能追上她”,果然就追上了。当我随着小姑娘的狂追一阵呐喊,心中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于是颇为激动地写下了昨天那首《叶诗文,一片绿叶的诗》,贴上博客。

今天偶然想到去看一看久违的博友博客。一见才女柳浪闻莺的两首七律新作,心中的五味瓶一下子又被打翻。

            之一  安魂曲

    遥望温州万里云,山川无语慰冤魂。

    贪官有幸迁高树,旅客无辜入野坟。

    白发青丝肠欲断,孤儿寡母不堪闻。

    凭栏唯有千行泪,秉笔难书五内焚。

              之二  铁盗部

     海口谁夸好武功,动车竟然怕雷公。

    出门尚得咨询雨,买票先行打探风。

    脱轨谜团迟早发,掩埋真相理何通。

    草菅人命寻常事,老子依然不倒翁。  

我郁积了好多天的百转愁肠,竟被这位才女披露得淋漓尽致!而且即兴的感时之作,文字上能做到雅俗得体,音韵和谐,较少瑕疵,这在当今的旧体诗坛实属难能可贵。当然,我说少瑕疵,亦非全无挑剔处。比如第二首,颈联的“理何通”,对仗尚欠工整:末句“老子”二字,亦须再酌,似有“不须放屁”入词之弊;题目用《铁盗部》,稍嫌过激,还是正写成“道”字好。另外,可能有一些死抠平水韵的老先生,会觉得第一首的“魂”字属于十三元,出了韵。但闻莺的这种处理方式,却符合我个人的历来主张。我在清华大学讲旧体诗词时,即曾要求学生们适当地与时俱进,把某些在古人和今人都觉得可以相通的邻韵,谨慎地加以通押,不必过分拘泥于韵书的严格分韵。我特别举出十三元里的“魂、门、温、樽”之类,完全可以和十二文相通:同时建议把十三元的“元、原、繁、番”之类,适当地和十四寒等相通。这在古人中亦不乏其例。

    其实,某些邻韵可通的问题,连“诗追李昌谷”的《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也不能免俗。我常常提到的一个例子,便是黛玉教香菱学诗,限她用十四寒的韵作《吟月》诗。结果香菱作出来最被众人(当然也包括黛玉)所看好,称赞为“不但好,而且新雅有趣”的第三首——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

    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

    绿蓑江上闻秋笛,红柚搂头夜倚栏。

    博得嫦娥应借问,缘何不使永团圆。 

那最后一个韵脚“圆”,便出了十四寒的范畴,已是和下平声的一先韵相通了。既然黛玉并没有指出来加以纠正,说明替香菱审情度理“创作”出这首诗的曹雪芹,原本就不觉得那是问题。

    顺便一提。闻莺的第二首,“谜团”原作“迷团”,或为电脑输字之误,我擅自改了。

2011年7月26日晚 于自贡释梦斋

 

[补 记]

其实,上面提到的两首诗,并非闻莺写得最好的,只不过触动了心中的话题,才引录出来写成以上文字。此前之所以特别留意闻莺的作品,乃是因为她每有所感,便以诗词表达。看似不经意,却总有其独特韵味,让人赞赏有加。而且她往往是信手拈来,出口成章,产量颇丰。有时,几乎每日皆有诗词贴上博客。倘若生在古代,必入才子佳人行列无疑。

闻莺近来之作,多为伤时怨世、嬉笑怒骂的时事诗。亦偶有朋友间的调侃取乐,如她新近贴出的两首。 

        七绝·杨贵妃的臀围知多少

     环肥臀大浑如鼓,史记如何三十五?

     不仅灵王爱细腰,楚人浪笑唐人苦。

 

       七律·国风论坛晋级解元戏作

     解元桂冠暂加身,进士犹须五百分。

     怡笑前程如范进,担心后事像和绅。

     胸中半桶沧浪水,案上三更泼墨人。

     沽酒文君堪得意,惜无司马肯称臣。 

第二首末联,以文君之才自诩,虽有开玩笑的意味,但其有意无意流露的“新寡”或曰“待字”,以及呼唤“司马称臣”等隐喻,会不会招来一众追求者而致应接不暇,影响了更多佳作的问世,未免让人担心。呵呵!我这样说,自然也是开玩笑,不必当真。

顺便提一下。此诗起句“解元桂冠暂加身”,其“桂冠”之“冠”,仍与“弹冠相庆”的“冠”一样,同属于名词“冠冕”(即帽子)类,古今皆读平声,与此句之平仄不合。最简单的调整方法是易作“冠冕”,便平仄协调了。

有的电视节目主持人或演员,亦往往将“桂冠”之“冠”误作去声,那是和“冠军”之“冠”混为一谈所致。而实际上,“冠军”之语,在当今主要作为名词来使用之前,其构成之词素“冠”,仍属动词,与《红楼梦》里的“艳冠群芳”之“冠”同。所以“冠军”的“冠”仍该读去声。其实“冠”字的原初之义,原本就是一种行为或曰动作,即所谓“纂发弁冕”,通俗地讲,就是“约束头发,戴上帽子”。所以“冠”字的本义属于动词,相当于“戴帽”的“戴”字,读去声。后来在引申为“帽子(即冠冕)”来使用时,才变成名词的——为了与动词的“冠”加以区别,便改读平声。

像这样同一个字,作动词与作名词声调有异的例子,在汉字里比比皆是,入律时尤须谨慎区分。我此前的一则《乱弹》里,曾提到欧阳修的“雨横风狂三月暮”,有人常常把“横”字读成“横竖”的“横”,平声,那就不合平仄了;其实它在这句词里,应该是“横暴”、“蛮横”的“横”,从古至今都读去声,本是声韵和谐的。

 2011年7月27日20:34  

  评论这张
 
阅读(172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