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空穴来风·说客·低绮户及其他  

2011-05-17 02:4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空穴来风·说客·低绮户及其他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昨天贴出《不只故宫,媒体演艺界也常错字》一文之后,有不少网友写了评论,我也选择性地作了些回复。现选取其中较有代表性的内容,稍加整理,另成一文。因怕篇幅过长,只好挂一漏万,敬请大家原谅。

mophysto :

空穴来风这个(词语),几乎是每用必错。错得纠不回来,都干脆两用了……

邓遂夫 回复 mophysto :

 语言的发展演变是有这种情况。但必须讲究约定俗成,众望所归;不能违背了大多数人的意愿去“强扭”。比如现在使用的这个“空穴来风”,正是因为其语感更近“凭空”之义,才由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前的古人凭语感来使用这一词语的习惯用法(大意是“空穴里吹出来的风,没什么根据”。如白居易诗:“朽株难免蠹,空穴易来风。”即首开了“流言不足为凭”之义的先河),而逐渐脱离了两千年前宋玉《风赋》里首创此语的原初本义。既然已经改变原义使用了至少几百上千年,近现代的文人更是习以为常地一直在这样使用着;为什么《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之前的某一个版次,编纂者还要依照原出典的本义去“强扭”呢?这样反而弄巧反拙,造成近年来一部分年轻人在使用上的混乱。好在后来《现汉》又纠正了“强扭”的解释(尽管纠正得还稍嫌“羞羞答答”,略有一点故作“模糊”之状)。总之,现在这个成语,是不应该两用的。允许两用,容易让人无所适从。

 再如“唯一”的“唯”字,在历史上固然从来都是和“惟”字通用的。远古和中古时期有点各行其是、二者混用;明清时期多用后者;近现代则多用前者。但现在强调规范化,当然最好是把它统一起来比较好(印古籍除外)。可也是因为《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之前的某一个版次去“强扭”了一下,违背大多数人的习惯而统一成复古的“惟”。再经报刊及出版部门的强力监管,统一倒是统一了,却引起《咬文嚼字》等刊物的一场大讨论。最后又经多家文字单位联名打报告,才得以还原成在现代汉语中更合理规范的“唯”字,且在《现汉》第5版中作了使用上的重新的界定。但原来的“强扭”恶果,如今并没有完全清除。你看现在的报纸、书籍,这个字的使用依然有点各行其是——乃因编辑们手中的词典版次不一样之故也。更遗憾的是,现在虽然规范合理了,反倒没有以前那样大的力度来监管统一,报刊书籍规范使用的效果,尚不如人意。叹叹!

wfj369 :

 mophysto说:)“空穴来风这个(词语),几乎是每用必错。错得纠不回来,都干脆两用了……”   您说了半天,我还是没看懂,到底该取哪个意义呀?请教了!

邓遂夫 回复 wfj369 :

就该取我上面所说的后一种涵义呀!即《现代汉语词典》2005年版在“空穴来风” 词条的原释义后面新增的一句话:“现多用来比喻消息和传说毫无根据。”其实,多少年来人们就已经是这样用的了。就因为该词典在此前的2002年版(或许还有更早版次)的解释中,一反常态地选取了两千多年前宋玉的《风赋》首创此语时的原初本义(意为“传言是有根据的”)。又因这部词典具有现代汉语运用的权威性,一般人都得依从(教师不依从会被诟病,学生不依从会影响成绩),所以近几年来,这个成语的使用就乱了套。现在虽然纠正过来了,乱象并没有彻底改变,才会有您和前面那位网友的疑惑。

wangzhanlong1984 :

词目:说客  拼音:shuō kè  注:1.说客,旧读(shuì kè)。在最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中,注音为(shuō kè) 我记得老版三国(电视剧)里念的也是shuì kè。

邓遂夫 回复 wangzhanlong1984 :

    岂止电视剧《三国》,在当今的影视剧里,现在跟风念“睡客”、“睡服”的多了去了。都是我指出的那原因给闹的,所以才提出来供相关人士思考思考,顺便也给那些坚持不跟风却难免心中忐忑的人打打气。 正确的态度应该是,别说主持人,演历史剧也不能用旧读。如果可以用,那就不只是一个“客”、“说服”的问题了,所有“说话”的“说”,甚至所有今古音有区别的词语都将变成有点滑稽或谁也听不懂的古人腔调。当然,极个别带古音的词语,在某些传统戏曲是可以用的,“说”字即其中之一。但也不光是“说客”、“说服”呀,“说话”的“说”也是一样,这些在古人的发音里从来就没有区别,因而在某些传统戏曲里也没有区别。若是现代汉语里非得把“说”字复古,干吗不像传统戏曲那样,把“说话”的“说”也统统包括进去呢?

    而且,不同的传统戏曲不同的方言和古音。相对而言,京剧、昆曲里的“说”字比较标准,可也并不念“睡”这个音,而是和柳永《雨霖铃》最后一个韵脚的“说”字一样,都前面的韵脚“切”“歇”、“月”等入声字的尾音全同。(按:这个入声的“说”字发音,除了京、昆等戏曲和湖南、湖北及东南一带的某些方言还保留着它的“活化石”,现代汉语拼音已经没法确切地拼写出来了。除非对拼音字母作一点小小的改进——这个改进工作迟早是要做的,与其将来做不如现在就做——将其改进为可以准确地拼写出所有的今古音和各种方言读音shuè而不必借助于和汉语发音更其隔膜的国际音标。)

青鸟 

( 绮 :)据《说文》解释是有花纹的缯。平纹地起斜纹花的单色丝织物。《汉书·高帝纪》八年:“贾人毋得衣锦、绣、绮、縠、絺、紵、罽。”注:“绮,文缯也,即今之细绫也。” 绮有逐经(纬)提花型和隔经(纬)提花型两种,后者也称“涨式组织” 绮。 绮:本义细绫,有花纹的丝织品。引申义华丽、美丽、精美。注意:“绮”这个字在古词里是古体字,念“yi”,第三声。如苏轼《水调歌头》中的“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邓遂夫 回复 青鸟

我不知道青鸟先生的最后结论,是不是以为“低绮户”的“绮”字就该念“yi,第三声”(以为我批评王菲演唱苏轼《水调歌头》时,将“低绮〔户”误为“低漪yī〕户”,是批评错了)?若真觉得是这样,您才是大错。“绮”字,不论是两千年前的本义“文缯”、“细绫”,还是后来的引申义华丽、美丽、精美(“低绮户”之“绮”即此义),总之从古至今都念“奇”,不念“yi”。汉代许慎的《说文解字》原注音即为“奇声”;宋代徐铉给他补注的反切音也是“祛彼切”,跟许慎的注音一致;后来《广韵》注“墟彼切”,看似有差异,其实也一样,因为“墟”字的注音就是“去鱼切”,和现代读音略有不同。至于“绮”字的这些义项,在现代汉语中仍音“奇”,就更不用说了。但古代有没有接近“yi”的“绮”字读音呢?有。《集韵》里有个特殊的又读音“语绮切”,注明《庄子》里的“士成绮”这个人名就该念这个音。至于这个人名的“绮”字是否真该这样念,宋人注这个音的依据是什么,可不可靠,仍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即便果真存在这个读音,它和“低绮户”的读音又有什么关系呢?

博主按:这一条回复青鸟先生的文字,实在不是一个三言两语可以说清的话题。本来,“绮”字的这些涵义,在古代就一直读这个音,在这里繁复地征引,对于前文所涉及的问题几乎毫无关连。我们着重应该澄清的只是:在用现代汉语来演唱的这支谱写苏轼《水调歌头》的歌曲里,王菲到底该唱“低绮〔qí〕户”还是“低漪〔yī〕户”才对?  青鸟先生却有意无意地回避了对此关键问题的分析,绕了一个大圈儿仍只谈“绮”字的古义是什么,却不直接挑明“低绮户”的古音是什么,最后突兀冒出一个“在古词里”,该念“yi”,第三声。——请问您具体是指哪句“古词”?包括苏轼《水调歌头》的“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么?——像这样“虚晃一刀”而得出的所谓“结论”,很容易对年轻朋友继续造成误导。所以我真想请问青鸟先生:如果您的确是在说“低绮户”的“绮”字,“在古词里”也该念“yi”,而且是“第三声”,可不可以把您的根据讲出来听听? 

xxhhgdn 

博主提到了“说服”。 那么我就不得不提另一个让我一直都很纠结的字:“角色”,到底该念“jué sè”还是“jiǎo sè”?

为这个字,我痛苦了很久! 

邓遂夫 回复 xxhhgdn

“角色”和“脚色”这两个词,都只能念“júe sè”,不能念“jiǎo sè”。但现在的演艺界和某些主持人,却是两种发音都在说,好像有点无所适从。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源,是南北口音的差异。因为南方多数地区说“角”和“脚”都是一个音:“jiò ”(我这样拼写都是违规的,因为普通话里不发这个音)。正因为南方人这两个字发音相同,所以就常常把“角色”写成“脚色”。现在这两个词还允许通用,可都得按规范的普通话发音,必须念成一样的“júe sè”。不过新版《现汉》已经把“脚色”这个通用词取消了,也算是一种规范吧。

有趣的是,这两个字连京剧界也常常发生混淆。溯其源,也是因为在他们的行业里以前存在着“角色”和“脚色”两种写法所形成的,而这两种写法,北方人读起来就迥异。但溯其更早的渊源,则是京剧的创始人乃湖北黄冈一带的艺人(是以他们为主创建了融合着昆腔和汉调韵味的一种最早的“徽班”戏剧)。你看现在的京剧念白,仍是典型的湖北古音。只有小丑的念白例外,因为小丑的念白必须得用更加生活化的语言,所以到了京城就演变成了小丑的“京油子”腔。这类问题细说起来非常复杂。当然这里所说的,大多是我个人的一家之言,仅供参考而已。

微风 水

这样的发音混乱情况多了去了!“乐”作姓时,读“yue”四声,“宁”作姓时,亦为第四声,大部分人都读第二声;“亚”应该是第四声,但CCTV的人大部都读平声。

邓遂夫 回复 微风 水

是的,央视不少主持人在普通话与北京话有差异的一些字音上,往往下意识地说成了北京方言的读音。还有,老北京方言发 j q x 这三个声母,往往不标准,近乎于京剧里的古代“尖音”z c s。但京、昆等剧种并非所有的 j q x 都发“尖音”,而是有“尖”、“团”两种音的分别;而老北京方言里的 j q x  却是清一色的发“尖音”。也许某些有意贴近北京话的主持人,觉得这样吐词更清晰,实际上听起来很刺耳。

   2011年5月17日凌晨整理 

空穴来风·说客·低绮户及其他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875)|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