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爱戴,还记得邓叔叔不?(文/ 图)  

2010-10-04 23:38:08|  分类: 文化漫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戴,还记得邓叔叔不?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演艺明星爱戴,是我歌舞团一个同事的女儿。

  爱戴,还记得邓叔叔不?(文/ 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刚才北京卫视重播中秋晚会。见爱戴把一首《彩云追月》唱得有滋有味,不禁想起她小时候那屎姑娘儿的样子。又想,如果此时爱戴在身边,不知她还记得起看着她长大的邓叔叔不。

 读者别误会,我说她小时候那“屎姑娘儿”样子,可没有丝毫贬损之意。按我们那里的方言,屎姑娘儿也就是小屁孩儿的意思。因为人在婴幼儿时期,都是屁流撒屎的(又是我们那儿的方言),所以称小男孩儿叫“屎娃儿”,称小女孩儿叫“屎女儿”或“屎姑娘儿”——就这样。

 我16岁进歌舞团(那时还叫文工团)。20多岁弃演从创,曾任歌舞团的创作组组长。爱戴她爸是乐队成员,却也爱作个曲写支歌什么的,有时也拿给我们选用。

 她妈虽不是歌舞团的,却也能歌善舞,常抱着小爱戴来歌舞团玩儿。印象中,只记得小爱戴是小脸蛋儿、大眼睛,和那羞羞涩涩叫“叔叔”的声音——当时并不觉得她声音有多好听。真的,若是她妈当时问我:“你看这小家伙今后也来唱歌跳舞怎么样?”我八成会说:“还看不出来。”不过,也可能礼貌地加上一句:“女大十八变,二天说不定成个大明星也没得平在。”不过当时还真没说过这样的奉承话。可人家现在真成大明星了,在内地、港台、甚至国外的演艺界,都颇有名气。上回东方卫视的明星舞蹈秀,好像还得了冠军呢!

 

爱戴,还记得邓叔叔不?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邓叔叔”当年在歌舞团创作组,却好读古书,有点不务正业是吗?错,在着手创作歌剧《曹雪芹》呢!后来公演了。
 
爱戴,还记得邓叔叔不?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1987年 出版第一部学术著作《红学论稿》时拍的作者照
 
爱戴,还记得邓叔叔不?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1988年因藏书《金瓶梅》被抄没而入狱(实乃写报告为一冤判获刑的文友请求公正复查,却被冤案制造者市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以荒唐借口报复~),108天后终获无罪释放,旋即登黄山、下海南,开始了整整10年的浪迹天涯之旅……

 

 以上这些文字,不过是信手拈来,做个说话的由头而已。所以,前文对爱戴目前的现状,并无一点介绍。博文贴出后,来自香港的网友“爱君如梦”,在评论中恰好为我做了补充。现全文引录如下(连她使用的繁体字都不改):

 

 能說國語、粵語、英語、法語的Edell(爱戴),是一位才藝出眾的美女!2002年初試啼聲,用其英文名Edell音譯名“愛戴”登上歌壇,同年推出首張個人專輯《愛戴》。一首《彩雲追月》令其迅速走紅。2004年獲頒香港TVB8金曲榜“年度最佳女新人獎” 。隨著知名度攀升,各種流言蜚語也隨之而來,“國籍風波”、混血女郎”等傳言不斷。飽受質疑的愛戴決定不再沉默,2009年5月用本名張嘉珮命名新專輯——《愛氏張嘉珮》——回應一切:我叫“張嘉珮”,四川出生,深圳長大,14歲赴加拿大留學!

 

 那么,我写这篇博客的真实目的又是什么呢?是向网友暂时道个别——我今年写作任务真的有点紧,打算要暂停、或曰暂缓、或曰暂时少写一点我的博客了。最后这个“或曰”可能准确一点——少写。只要是心血来潮,可能还会即兴地、简短地发点感慨什么的。也可能不时贴些序跋类小文章、小信息、诗词歌赋、或者生活照片之类。

 总之,依然欢迎网友们不时到这儿逛逛。我也会不时来瞄一瞄。

 开博不到三个月,网友的访问量竟达一百五十五万(单是我的网易博客就差不多一百四十万)。这是我此前无论如何预想不到的。我认识的有些朋友,名气比我大,开博的时间比我早,好像至今还没达到我这访问量呢!所以特别欣慰。

 不过有一个现象,让我有些迷惑。

 网易是最早说服我开博的。大约刚开两三天,新浪的人士就和我联系,动员我也在他们那儿开。我和网易人士商量后,便在新浪又开了一个。稍后,西岭雪转达人民网的邀请,让我也在人民网开一个。后开的这两个,和网易的内容几乎完全一样,只是开博的时间稍晚一周或十多天罢了。

 网易人士曾和我口头约定:以后发到网易主博的每篇文章,是否可以晚一两天才放到新浪和人民网去。我当时答应了。可后来图省事,往往是迟一两小时甚至一两分钟,就把那原本不起眼的“水货”码到另外两个“分店”去了——不过人民网的设置反应较慢,操作起来不大灵光,常常贴不上去(特别是照片)。官办的质量,是不是差一点?

 可是很奇怪,即便同时发上去,网易的访问量都会十倍、百倍甚至千倍地超过新浪(人民网就更甭提了)。按说,新浪的资源和人气都远超网易,怎么落到我这个“非著名博主”的头上,反倒差距这么大捏?

 后来我明白了,还是个重视程度与管理思想的问题。

 由于我这人也算小有名气,网易的管理者凡见我稍微打眼一点的文章,立刻就推荐到该网的首页或博客的首页(有时还两处都推)。那些并不知道我开博的网友一见,出于好奇,也都蜂涌而来。

 新浪则不一样,博客是开了,毕竟我名气比不上易中天这类大牌,所以不论我文章好坏,推荐栏都难见我的名字。稍有些风闻的新浪网友,也只是通过上百度去搜索,才知道新浪里有我的博客(恰好百度只能搜到我新浪的,搜不到网易的;据说只有在谷歌才能搜到我的网易博客。其间奥妙,我至今没有弄明白)。

 于是,我在网易和新浪博客的访问量差距,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拉开了。举一些我的博文点击数字为例:

 

1.《新版〈红楼〉被砸“板砖”之我见》 网易26万 新浪5·8

2.《褒贬新版〈红楼〉不能瞎起哄》   网易9·6万 新浪443

3.《首播新版〈红楼〉已现粗制滥造》  网易2.7万 新浪4688

4.《新版〈红楼〉三大俗》       网易31万 新浪 4·9

5.《从新版〈红楼〉看学术霸权》    网易17·3万 新浪 127

6.《周雷果真要拍新〈红楼〉》     网易2万  新浪134

7、《北大讲〈红楼〉》(录音记录稿)  网易4·5万 新浪416

8、《新版〈红楼〉神话的破灭及教训》 网易4·3万 新浪67

9.《得意忘形的郭德纲》        网易5·2万 新浪1·9

10.《鲁迅哪里“多妻”了?》     网易3·3万 新浪65

11、《方舟子被袭案告破的局限》    网易4·5万 新浪63

12、《一个肖传国倒下去,千万个……》 网易3万  新浪67

13、《献给西单女孩(外一首)》     网易1万  新浪120

14.《解读西单女孩和杨元元》     网易3万  新浪94

15.《国美对决和慈善晚宴》      网易1万  新浪41

 

 大家可以对比着算算,二者的差距岂非十倍、百倍、千倍?其实在网易本身也有差异,我的博文凡是点击上了五六万或一二十万的,大都推荐不止一天;只有《献给西单女孩(外一首)》的两首诗例外。尽管行家都说这诗可以,毕竟喜欢读诗的人少,网易“百家博谈”栏的编辑也许特别偏爱,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持续推荐了不知多少天,点击仍只一万多。但比起新浪点击此诗也算是偏高的120人次来,还是高出了近百倍。截至目前,网易的总访问量已达到140万,新浪也就15万,相差了近十倍。

 由此获得一点感想:一个人或一个实体的资源及影响力,看来不是绝对的;还得看你如何去运用它。这便是“事在人为”的简单道理。明白了这道理,就会明白大与小、强与弱、成与败为什么会发生转化。

 再见了,我的网友!

 (第一次没有求助网易管理我博客的韩婷女士,就胡乱放了些照片到博文的前前后后,权当给常来光顾的网友多照照面吧。也不知道尺寸该多大多小,放上去是否合规矩。)

      2010104日午后  于北京     

 

爱戴,还记得邓叔叔不?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2009年回故乡与文友聚会(左二为作协主席李华,右二为文联副主席明梅)
 
 
爱戴,还记得邓叔叔不?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与我的学生、才女胡楠(《梦续红楼》一书的作者)在我的简易书房里          

爱戴,还记得邓叔叔不?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与恩师周汝昌先生一道回答记者提问

                   
爱戴,还记得邓叔叔不?(文/ 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与来自我的第二故乡重庆的奥运志愿者(重庆大学在读学生)合影留念 


 爱戴,还记得邓叔叔不?(文/ 图)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游北京奥体公园,依样葫芦比划射箭
  评论这张
 
阅读(18479)|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