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大观园的谋杀案  

2010-10-31 09:22:17|  分类: 文化漫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观园的谋杀案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怎么会呢,大观园竟然发生谋杀案?

是的,真发生了——而且惊心动魄,险象环生,接二连三,人心惶惶。死的全是大观园的无辜少女,有丫鬟,也有小姐,真可谓“悲凉之雾遍被华林”……

这当然不是曹雪芹的《红楼梦》原著的内容,而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江晓雯博士,在她刚刚出版的一部推理小说中所绘声绘色描写的。

不用说,书中的人物、背景,全都取材于《红楼梦》。但作者坚称,她不是在写《红楼梦》的续书,只是借用了原著的人物和某些事件作因由,在写一部纯粹的现代小说。

可我细细阅过之后,并不完全同意作者的表白。

 

我觉得,这部取名为《红楼梦杀人事件》的现代推理小说,无论从笔墨、情调、意境,还是从人物个性、思想内涵上去看,都较为贴近《红楼梦》原著。甚至可以说,它比古往今来被我们称之为《红楼梦》续书的好些作品,都更像《红楼梦》。在整体的文字格调上,它既保留着一定程度的《红楼梦》语言韵味,又融入了现代小说中一种诗意的叙事风格。

尤其是这后面一点,可能会特别吸引年轻读者。我甚至觉得,仅凭这一点,就不只是在《红楼梦》续书中,即在当今的侦探推理小说中,都是一个异军突起的新品种——作者竟然自始至终都在用一种非常唯美的笔墨,来描述一系列唯美的谋杀案,既惊心动魄,又充满了诗情画意,还有着浓郁的中国古典风韵。而制造这一系列匪夷所思的谋杀案的幕后阴谋,又是那样的煞费心机、扑朔迷离、深藏不露。最后揭示出来的真相,则既出人意料,又合情合理。如果把它拍成电影电视,都会非常好看。

所以我建议,阅读此书的读者,一定要承受得住作者设下的诸多悬念的“折磨”,千万不可半途而废去翻看结局。否则,阅读的快感与情趣都会大打折扣。那些已然先睹的读者,也千万不要向初读的朋友预告结局——就像电影院里某些陪着朋友重看佳片的讨厌鬼,不断叽叽喳喳地讲解“后事”一样的煞风景。

乍看起来,要把《红楼梦》的某些人物、故事写成刑事案件、推理小说,岂不和原著的精神背道而驰?我在未读之前也曾这样想过。但读了之后,我不能不佩服这位年轻的作者,竟会于不经意间,把《红楼梦》的基本精神和人物形象,理解、诠释得如此透辟。

当然从篇幅上讲,曹雪芹的《红楼梦》原著应该是洋洋百万言的长篇巨制;而江晓雯的《红楼梦杀人事件》,只是十万字的小长篇,即使模仿,也难得其神髓——何况是从推理小说的视角在诠释。但可贵的是,作者在有限的篇幅里,不论是对略加勾画的次要人物,还是浓墨重彩描写的主要人物,给人的感觉都颇得《红楼梦》之神韵。这就很不简单了。我觉得这位作者比好多红学专家对红楼人物的理解还要准确、精当,比起高鹗续书的曲解形象来就更不可同日而语了。如对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晴雯等人物形象的把握,皆如是。虽然这本书的男女主人公并不是贾宝玉、林黛玉,而是卫若兰、史湘云。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特别擅长写景,还特别擅长在写景与叙事中,融入浓浓的诗意和悲剧氛围。这些都让人赞叹不已。略举几段,以飨读者。

庭院里静悄悄的,偶尔有秋虫低吟,蟋蟀的鸣声……远远地,不知从何处飞来了闪着绿光的蝴蝶,一团团,一簇簇,如通体发光的、绿色的流云,忽高忽低,忽东忽西,忽聚忽散,在庭院里盘旋环绕。

黯青色天空中,镶嵌着一抹湿漉漉的新月,如同那微微眯起的忧伤的眼睛。芙蓉花枝好似不堪那月色和夜露的重荷,沉甸甸地垂了下来。

浅金色的花鸟织锦屏风上,嫁衣犹在,双袖伸展,用银针钉入屏风,金彩辉煌,如一只光艳的蝴蝶。一柄长剑,穿胸而过,没入屏风,衣襟上洇开一片胭脂般的血渍

总之,不论从哪方面看,此书甫一问世便成为首届“岛田庄司推理小说大赛”中国内地唯一入围作品,都并不令人意外。作者偶一为之的一部推理小说处女作,能达到如此高度,我有信心期待她更好的佳作问世。而且最好是继续挖掘一下《红楼梦》中的另一些潜藏案例——比如说,冷二郎柳湘莲的神秘失踪。

20101020于北京

(《红楼梦杀人事件》,江晓雯著,新星出版社20109月版,定价:20元)

 

大观园的谋杀案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博主作为特邀嘉宾,与本书作者江晓雯博士一起,在北京电视台安排的一个图书沙龙活动中回答主持人曾子航的提问。

 

[补 记]

以上是前不久应新星出版社之约,为该书写的一篇短评。后来,又在出版社人士的安排下,与作者江晓雯博士直接面谈交流;并作为嘉宾参加了该书的一个有媒体参加的图书沙龙活动。从而,对该书及其作者的情况,有了更深入地了解。

日本推理小说大家岛田庄司对此书的一个评价,颇值得关注。他说:“这部作品不能使中国推理马上走向辉煌,但却可以使中国推理看到希望。”

此外,我还读到作者江晓雯博士写的一篇手记,题为《本土推理小说的审美化》。其中提到,她在“创作过程中,尽可能地以古典诗词的美学意境,将犯罪的过程本身,上升到审美化的高度”,进而写道:

审美化的理念,源于中国古典文化的精髓。中国古代读书人对于日常生活中的物件,时常会起一个审美化的名字,《红楼梦》中连糊窗的纱布也叫做“霞影纱”,中国古典戏剧昆曲和京戏,许多动作都是将日常中的动作程序化和审美化了。后来又为武侠电影大师张彻所借用,将京戏中的武打动作分解开来,赋予影像化的审美意境,使中国本土的动作武侠电影,拥有了自身的美学体系,风靡全世界。动作片大师吴宇森也传承了这一理念,《英雄本色》中华美的枪战场面不但震撼了中国观众,也震撼了好莱坞。扩而大之,就在《满汉全席》这一类描写厨艺的电影,也拍得如此影像化,审美化。因此,在我看来,将推理和犯罪的过程影像化、审美化,或许是对推理小说创作模式的一种小小的创新,也是对于本土化推理小说创作的一次尝试。

除却使“犯罪审美化”之外,本人以写诗的心境来写小说,尽可能地注重对节奏感的把握。试图将推理过程,探案过程,乃至破案时的场景,也写出一种独特的古典诗词的意境来。

对此,我却稍有不同的看法。我不知道江博士是表述上不够确切,还是她的想法果真如此——“将犯罪过程的本身,上升到审美化的高度”,或曰“犯罪审美化”——这到底该如何理解?难道“犯罪”的本身会是“美”的吗?作者真的可以将“犯罪”加以“审美化”吗?我总觉得这里边似乎有概念上的含混。由于是后来偶然读到这篇作为内部资料刊载的“作者手记”,还没有机会跟作者直接交流,所以我建议作者再认真仔细地梳理一下自己这一创作思想和美学理念,作出更成熟的总结与论证。

我自己的短评中,同样是不无赞美地谈到:

作者竟然自始至终都在用一种非常唯美的笔墨,来描述一系列唯美的谋杀案,既惊心动魄,又充满了诗情画意,还有着浓郁的中国古典风韵。

但用“唯美的笔墨”来描述书中“谋杀案”的一些唯美的场景,或表现受害人物的悲剧美,毕竟和“犯罪审美化”不是同一概念。我想,真正的“犯罪”本身,恐怕只能是丑恶的,并无“审美”可言。

我在这里只把它作为一个问题提出来,供作者和读者参考。

20101031晚 补记

 

大观园的谋杀案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大观园的谋杀案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左起:曾子航(北京电视台主持人)  江晓雯(作者)  邓遂夫     地点:北京三里屯时尚廊
  评论这张
 
阅读(25579)|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