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再揭北京邮政黑幕  

2010-10-15 00:53: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个月写过一篇博客。以自己的切身经历,略微揭示了一下北京昌平区东三旗邮局分管地段的某些邮政弊(当时并没有指明这个地段名称)。没想到现在问题愈来愈严重——或者说愈来愈暴露。搬到这里的新居才半年多,此地的邮政黑幕,已经给我这个从事专业写作的人带来无尽的烦恼,在这方面真有点苦不堪言。其实,让我深受其害的事非常简单:发表我文章的报刊要寄样报样刊给我,按编辑部的常规,是不能寄挂号或快件的;一些朋友或学生,偶尔会复古式的写一点信来。但普通邮件和平信,我在这里几乎永远收不到。使尽浑身解数,都不解决问题。谁写了信当然不得而知,哪儿要寄报刊等邮件却是知道的。收不到,只好逐一发函给人家解释、求情,让他们用挂号或快件重寄——这不是难为人家嘛!先照录一封刚写的信。

 

某某先生:

    请您转告《文化艺术报》负责给我寄样报的同志,情况再次证明,寄到我这儿的普通邮件确实收不到。请他务必为我用挂号或快递再重寄一下好吗?——寄那种由收件方付费的快递也行。

    节前给我寄出的样报,以及同一时段前后《中国青年报》和天津《今晚报》等寄给我的都没有收到(而且我特别嘱告了,一定要按这里的苛刻要求,非得在邮局重编的房号后面加上“信箱”二字不可)。然而,这跟上个月和上上个月《环球人物》杂志、《杂文月刊》、《书屋》杂志等寄来的样刊是同样的命运——全都石沉大海。我查问了所有的这些报刊,没有一处是退回去过的。经过半年多反反复复的沉痛教训,终于让我彻底看清:这里的邮局对平信类邮件是铁了心地既不投送也不退回。不管你是按常规还是按他们的特别要求写地址,全没用!

    可是邮寄稿费的汇款单及挂号的印刷品等(例如后来请《环球人物》、《杂文月刊》、《华商晨报》、《自贡晚报》等破格用挂号或快件寄的样报样刊),全都收到了。原因不难想象,这类邮件付费更高,而且有据可查。但我确信,所有那些对方以普通印刷品寄来的书、报、刊及平信,肯定是被私拆或丢弃了。不然没法解释,何以连漏网之“鱼”都没见到过一次。

    此间,我曾以各种方式,同这里不断更换的邮递员、以及打热线电话直接同邮局联系、交涉甚至投诉,一点效果都没有。最后终于辗转联系到一位分管投递的于主任,他在电话里态度倒是蛮好的,爽快地答应了一定去查问解决(我一激动,竟热情地建议他在查问之前,先到他们聘用的那些负责投递的临时工寝室里暗访一下,看看有没有平信及普通印刷品被私拆、丢弃的迹象,以便严加整顿),结果仍无下文。

也许这个偏僻的东三旗邮政所的典型表现,并不代表整个北京乃至全国的邮政现状。但毕竟是在“天子脚下”,竟然黑到如此地步,让消费者一筹莫展。说明我们这个社会的某些肌体,实在是病得不轻!

 

    之所以把信这么详细,当然是想把这封信分发给所有那些要给我寄样报样刊的单位,让他们明白我的实际情况,不是在故意闹特殊。其次便是想趁机弄成这么一篇文章来公布一下,以期引起各方面的注意,特别是引起北京邮政系统的有志之士的重视,或许可以采取有效措施,彻底根治这样的毒瘤。

    但是光引一封信还缺了些内容,得把此事的前传略作一点介绍。

    年初我刚搬来时,发现一个特殊的情况。当初小区的开发商不知出于何种考虑,并没有把每一户的房号按常规编排,而是用了一种把楼房单元、楼层、房号三合一的数码式编排。以我的房间为例,本是4单元5层3号,按常规应该登记为4单元503室;可房产证上的房号却是新式编码的453室(即代表4单元5层3号)。这当然会给邮局投送信件带来一点小小的不适应。但邮局只须在设置每一座楼房的邮件柜时,照此实际情况编号,问题也就迎刃而解。毕竟,房产证所确定的这种房号,已经是法定的了,业主有权用这个号码来收发信件——而且是几百上千户人家的一个小区呀!可邮局明知这个情况,偏不买这个账,仍按别处的常规,在每一单元的底层放置的邮件柜上另行编号——比如我这房号即被编为503。邮局非得这样编号,其实也可以但起码得贴个通知吧。没贴。也从不和住户沟通。住户连见邮递员的面也难。我是直到老觉得收不到信,才专门去楼下守株待兔,等了差不多一整天,见到邮递员问了问,才知道——凡按原房号所寄来的信件、汇单、包裹等,早就一律退回了。我真想大吼一声:谁给你们权力这样做的!

    我这才赶紧通知有关方面改号码,终于有了短暂的一段能收一点邮件的幸福时光(这一点幸福其实非常有限,后来才知道,能收的仅仅是写了号码的挂号、包裹和快件;“不对”的挂号件依然退,更别说平信了)。大约一个多月后,所有“对”与“不对”的信又了。便又去守株待兔,见到的却是新面孔。知前前后后的这些投递人员,全都是邮局招聘的临时工。从我能收一点信到再次不能收信的这段时间里,其实已经换过好几拨人了。我好奇地问,这邮局就没有专职干投递的吗?答曰:这种苦差事,正式职工才不干呢。我们临时工大多是外地人,实在没办法的才来应聘。工资低,活又累,干不了多久就会辞。于是我问,最近为啥不能收信了?答曰:反正我来以后是这样交待的,光写对了信箱的编号,没有写信箱两个字的,也是一律不送。我说,既然又改变了规定,怎么不贴一个通知公告一下呢?还有,你们明知信件上的号码是对的,即使没有信箱二字,也可以和收信人打个招呼提醒一下,或顺便放到信箱里嘛!老退信不是更浪费资源吗?答曰:上面交待的,我们不敢违反。事后我才知道,他们退也是只退有凭据的挂号件和包裹之类,普通件及平信,是从来不退的。

    于是又赶紧通知各方补写了信箱二字再重寄。后来发觉还是不行,写对了号码又写全了信箱二字的平信,仍然不能收;只有再次请求人家重寄挂号或快件。请想想,杂志还好说,一份几毛钱顶多一块钱的报纸,非得给你寄挂号甚至快件,你怎么解释人家都觉得奇怪。特别是我收到四川老家用20多元的邮政特快来寄一份五毛钱的晚报,那心里的滋味,真说不出是甜还是酸……

    面对如此无奈的邮政服务,真让人感慨万端!别说丧失了现代化邮政的优越,便是倒回去一二十年,仅仅提倡为人民服务学雷锋时,那真写错了地址的死信可以在邮递员的细心查访下变成活信,最终送到收信人手里。而现在所面临的,却是明知写对了地址的活信,也非得弄成死信不可。尤其平信通通不送也不退(《中国青年报》编辑陈娉舒即感叹说:我是按你反复嘱告的那一串地址,一字不漏地亲自填写的。),这些信件到哪儿去了——除了被私拆与丢弃,还能有其他解释吗?

    这对于邮局招聘的临时工来说,许仅仅是为了省点活儿,少受累;可对于一个世界大国的邮政机构来说,如此缺乏监管,不负责任,让消费者投诉无门,是一种多么严重的腐败与犯罪

    还有,在直接涉及到每一个公民的隐私权和财产权的最后投递环节,全部使用未经严格审查、培训、而且频繁更换的临时工,合理吗?合法吗?谁允许你们这样干的?

    如果此种黑幕不予揭露,不加铲除,任其漫延,就不只是给首都人民丢脸,还将给国家抹黑

2010年10月15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38900)| 评论(1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