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方舟子被袭案告破的局限  

2010-09-24 13:40: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毫无疑问,打假斗士方舟子被袭案的迅速告破,是司法对学术正义的及时伸张,是对学界邪恶势力的沉重一击。所以有的论者在欢欣鼓舞之余,竟发出这样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祝愿:

希望从方舟子遇袭案开始,司法能为学术论战充当让公众放心的“守夜人”;希望从肖传国被抓捕归案之日起,学术论战诸方,放下拳头,回归笔头,遵守游戏规则,立地成佛。(见《新京报》2010年9月22日文章《方舟子被袭案:学术论战放下拳头》,作者杨涛)

文章的作者是一位检察官,作为司法工作者,其愿望无疑是良好的,非常值得我们大家感谢与期待。但问题是,现实比理想残酷得多。一件个案的顺利告破,固然值得庆幸,其震慑力度及范围毕竟有限,尤其和论者的上述美好愿景之间,距离不可以道里计。

首先一点,仅从“动拳头”一方的角度看,他们自然会意识到:这次是因为把对象选太大了,搞到一个在国内乃至国际上都赫赫有名的打假斗士方舟子身上,既犯了众怒,又造成了国际影响,所以一向顾及面子的中国行政和中国司法,才会使出比平时要大的力气迅速出击;如果搞到名气稍小一点的人身上——比如新近因写作报告文学《大迁徙》而被拘的作家谢朝平——司法的“神速跟进”就可能反而倒向权力一方、而不是真理一方了。当然,我举谢朝平这个例子,在逻辑上也许不周延。因为谢在被权力所支配的司法“反制”之后,由于及时被传媒披露放大,谢朝平原本稍小的知名度迅速得以提升,情况又有改善。尽管这种改善,后来被证实仍有赖于被舆论所惊觉的最高检察院所属检察官的及时干预(这又是让人感动与感谢的检察官);但其改善的程度,充其量止于作家中的“小方舟子”不被继续“追打”,而不大可能反过来拘捕那拥有权力的“主谋者”。是否如此,不妨拭目以待。我非常愿意我的估计会出错!

其次要说的更重要一点,正与“权力”二字密不可分。我之所以坚信一个方舟子被袭案告破,不可能起到让学术论战中被打假一方从此“遵守游戏规则,立地成佛”的目的,那是由于我始终认为,当今中国各个领域中存在的所谓“学术论战”(实质即打假与反打假),其“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主要表现,远非“动拳头”三字所能涵盖。说得直白一点,像华中科技大学肖传国那样公然花十万元雇凶报复方舟子来对付“学术打假”的人,毕竟是极少数。而且这对于那些更拥有实权的“被打假”者来说,会觉得是最低级、最愚蠢的一种手段。他们通常采用的往往是更高级、更聪明、因而也更有效的招数。比如,以他们所把持的学术机构或行政机构的权力甚至霸权,对“打假者”进行肆无忌惮的压制、排斥、迫害等等。虽然这样的“高招”,和雇凶报复一样,仍然具有明显违法违规的性质,但往往不是司法所能正面插手的(从反面插手的事例倒是有的,我又要提到作家谢朝平)。而对这样危害性更大、更烈也更普遍的“不遵守游戏规则”的行为,谁可以监管?谁能够干预?是行政。具体说,是这些违法违规者的上级主管部门。

遗憾的是,目前国内的这种正常的行政监管与干预,严重缺失。这正是近一二十年来,我国许多领域里学术腐败日益泛滥的根本原因。

我当然希望,司法能够更好地担当学术论战的“守夜人”;但我更希望,行政能够为学术论战充当“游戏规则”的“更新者”与“监察员”。

                                                                                                                 2010年9月24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47487)| 评论(49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