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网络须除恶:一个网络陌生者的建言  

2010-07-25 22:42: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眼间,在网上开博客已经整整十天。若干年来,自己一直是以文学创作和学术研究为职业,却由于技术上的落伍及某种程度的懒惰,我在此前竟从未直接上网去看过东西,更未看过别人的博客。所以,十天前在网易总部人士的热情鼓动下开了平生第一个博客,感到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有趣。更在热心造访者的鼓励下(开博一两天,点击量即达二三十万),接连几天都新写了博客文章。若不是欠出版社的稿债太多,我真想就这样继续玩下去。然而实在不敢“恋战”了,今后请容许我偶尔抽暇奉上一点即兴之作,或贴一些已经刊载、看到的人还不多的文章,作为对热情关注者的绵薄回报。

由于自己是网络新手,骤然进了一个新环境,不免会对大家习以为常的一些事物生出新的感想,甚至常常有建言的冲动。

早就耳闻网络是个相对自由的世界,只要不是明显地触犯刑律,不仅可以在上面自由地发表一些在别的场合不宜说、不便说或不敢说的言论,还可以肆无忌惮地在上面骂人、撒野、发疯。对于后者,我以前总有些不信,这下算是开了眼界了。

开博的第三天,写了一篇有感而发的博文《褒贬红楼不能瞎起哄》。其实不是针对普通网友,是针对此前在《新京报》发表文章的某作家和他文中所称的某“红学专家”的。也不是针对他们本人(我连名字都没有提),而是针对他们轻率提出、我以为是在故意瞎搅和的一种观点。我这文章被《新京报》及时刊登了,便有跟帖的人在我博客中公然辱骂。这我倒不觉得奇怪,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跟帖的人又并非真名实姓,难免不会有以骂人为乐者混迹其间。真正让我奇怪的是,那位自称“专家”且以实名开博的人,也写出博文来辱骂。

一开始我并不知情,是朋友和过去有联系的读者发手机短信告诉我的。短信内容几乎一致:“某某写了博客来骂你呢,他是个××,别去理他。”(以××代替的两个字,恕我为其隐去,因为我至今仍怀疑这说法是否属实,是否也有骂人之嫌;而我以“某某”指称其人,则是不想提他的名字。)

此人我早就听说过,却不曾见识他的大作。此刻上网一看,算是真正领教了。他真的在骂人呢,而且伴随着恐吓。文中竟气势汹汹地说:“邓遂夫你看清楚了,某某(引者按:恕我仍不录其名)的狙击步枪盯你已经盯了很久了”,“这一次邓遂夫又来‘拨乱反正’,好很狠,我就新账老账跟你一起算”。先还只说,“这么多年来,邓遂夫和其他‘红学专家’一样,自欺欺人惯了”,接着就大骂邓遂夫是“学术骗子”,“大肆兜售他‘校注’的‘甲戌本’和‘庚辰本’”,说这些“所谓的‘脂砚斋评本’不过是文化败类、汉奸陶洙伪造的假古籍”。然后连带着大骂“杜春耕、张俊、曹立波等人的精心部署”和“胡文彬(按:即现任中国红学会副会长)这个死不悔改的老骗子早你几十年就知道陶洙伪造贩卖‘脂本’的事实”云云。我又顺便浏览了此人的其他博文,篇篇都在用同样的调子骂人、恐吓兼人身攻击。除了唯一支持他的欧阳健等一两个人之外,几乎把所有红学界的人都诬为“学术骗子”。不慎支持过他一次却没支持到底的胡文彬竟然成了“老骗子”(在骂我的博文里更加上“死不悔改”的前缀);冯其庸不只是“老骗子”,还称“冯贼”,年届九旬的周汝昌还被称为“老贼”。甚至连他最早托朋友(即在《新京报》发表文章的那位)转去他的“大作”、试图向其兜售的南京大学教授苗怀明,仅仅因为看了他的“大作”私下向那朋友表示了不赞成的看法,便立即被他同样诬为“学术骗子”,还连写了四五篇博文来“剥他的皮”。

自始至终用这样的流氓腔来讨论问题,能叫“做学问”吗?这样的人能叫“红学专家”吗?如此靠骂了几年街所混出来的名声就可以称为“著名”,就可以叫“著名红学家”,我不知道其他红学家会不会感到羞耻?当然最应该感到羞耻的是他本人,他竟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知不知道人间有羞耻事?他所唯一推崇的欧阳健等一二人,不论其学术上的是非成败如何,毕竟还是在做学问,但我不知道欧阳健受到这样一个人的称誉,会不会也感到羞耻?会不会与他划清界限?

有趣的是,此人做了几年“学问”,先还有人好奇,后来不仅学者闻风远避,竟连稍有一点素养的红学爱好者也视之为“××”而不愿搭理。可他对此却自我感觉好极了,以为这就叫“打遍天下无敌手”。所以此人在骂我的这篇博文的结尾,竟然牛皮哄哄口出狂言:“在‘红学界’的老骗子被我揍得咬紧牙关绝不出声的今天,邓遂夫偏要跳出来闯祸,连累老前辈们一起受苦。”字里行间透出一付黑帮老大的骄横无赖相。

也许中国人太喜欢看热闹的缘故吧,我查看了此人自2006年7月开博四年来的点击量,竟然累积达百万。这我就不明白了:难道就为了他这泼妇骂街所招徕的一点可怜的点击量,一个朗朗乾坤之下的互联网,就可以公然让此毒瘤自由生长、繁殖,长期污染我们的网络空间?我不知道有没有相应的规章制度,可以取缔这种有伤风化、有辱国格的东西。如果有,铲除应当及时!不仅对实名的博客应如此,对并无实名的类似跟帖,也该加强管理。

文明社会总该有文明社会的基本法则。这就是一个网络陌生者初来乍到的建言。

附带说一下。我不知道陶洙先生是否有后人健在。如果有,建议他们勇敢地站出来,拿起法律的武器,为已逝的亲人讨回公道。除非这个妄人果真拿得出确切的证据来证明:现藏北大图书馆和上海博物馆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甲戌本确属陶洙伪造(而不是反过来证明现藏北师大的那个现代过录本是陶洙据北大庚辰本转抄的,故意混淆二者的概念,既荒唐又徒劳)。

此外,所有那些无端被谩骂、被侮辱人格、被侵犯人权,或被公然诬陷的学者,我以为都不要仅仅因为怕麻烦而姑息养奸,也该联合起来,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尊严。在学术上也许可以不理睬这样的人;但如果被流氓打了、诬陷了,岂能不报警,不让他承担法律责任?还有,此人的所在单位,据说也是一家媒体,是不是也该出来管一管了。

对于网友,我也想说句心里话:对那些恶意伤害猫狗的行为,大家尚且会义愤填膺、痛加声讨;何以对这样长期恶意伤害人类的行为,反倒或围观、或远避、或助纣为虐、或推波助澜,任其横行至今?我们良心何在,公道何存?正确的态度是鸣鼓而攻之,先用口水淹死他,再对其绳之以法。

当务之急,则是从他的博客中拷贝出他的犯罪证据,然后从此拒看其污言秽语;新浪网也该像其他某些网站或纸媒一样,果断地切断其言路。

这是一种建言,也是一种理想。我不知道这样的理想距现实有多远。

        2010年7月24日于北京

 

[补记]

这篇文章本来昨天就写好了,身边有学生劝我别理这样的人。于是把文章发给一二友人看,征求他们的意见。其中一位朋友看了,一方面说写得好,一方面也担心中了那人的奸计,说此人现在就希望有人批他,以便由此而“提高知名度”。朋友还说:这个人我总怀疑他有神经病。如果他真的有病,跟他理论有什么用?如果没有病,那就联合起来起诉他,一告一个准。

我跟朋友的看法稍有不同。我不认为此人的神经有毛病,要说有病也只在思想或心理上。起诉他,我倒是赞同,但我只是希望那些深受其害的人去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我自己并没有受多大的伤害,我不会去参与。但是不论此人有病无病,像我现在这样稍作一点理论还是必须的。不是为了说给他听,是说给社会听,说给民众听,让大家今后对待这样的人和事,要有一个合理的立场和态度。不然我们的社会才真有病了,才真没治了。

当然我也希望,此人看了我这篇东西,会有所触动,有所反省,有所收敛。但更大的可能,他会依然如故甚至变本加厉地继续骂街。那就让他骂吧,我恕不奉陪了,也不会去看他的博客了!

 2010年7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28370)| 评论(2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