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填词合律很容易——吟事乱弹之二  

2010-12-04 19:59:08|  分类: 文化漫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填词合律很容易——吟事乱弹之二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两年前,应邀到清华大学搞了一次旧体诗词格律的讲座,我有意让海报上打出的题目叫《诗词格律一讲通》。这当然是一种速成式的另类讲授。北大王力教授讲诗词格律,最繁复的巨著叫《汉语诗律学》,厚达八百多页;他最简单通俗的一本书叫《诗词格律十讲》,顾名思义,也得讲十堂课。这些古汉语专家所讲的,我没机会亲耳聆听,想来肯定比我讲得细致入微、理论性强。但我问了许多读过此类讲义出版物的初学者,效果似乎并不十分理想,觉得看完后还是很晕,不懂具体操作我把专家们这类比较繁琐的讲法戏称为“简单问题复杂化”。而我这种“一讲通”式的速成法,则大致可以叫作“复杂问题简单化”。

 因为在我看来,讲律诗,举那么多千差万别的例子干吗?你就抓住要点,首先说明按平仄交错的规律构成的诗句叫“律句”,但律句总共只有四种,直接念出来、写出来,让大家记到本子上,下来几分钟就背会了。而用律句组合而成的“律诗”或“绝句”又有多少种呢?还是四种——这当然是就平声韵的律诗“正格”而言的;如果加上可以押仄声韵的四种“变格”,充其量也就八种。你想,总共四种“律句”,所能组合而成的平韵、仄韵的“律诗”也只有区区八种(亦包括绝句,因为绝句只是“截律诗之半”,前半、后半、中间、两头的四句,都可以,其律句的组合方式并无区别),初学的人在听讲解时,把所有这几种格式的口诀记下来,顶多一二十分钟就可以倒背如流。然后再把如何“粘对”,如何正确理解、掌握“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如何避免犯“孤平”及句末的“三平”、“三仄”,如何用韵,如何对仗,都简明扼要地讲一讲,也让听的人把每一个要点记下来,回去再温习、消化、尝试。讲40分钟到1小时,岂不是足够了?

 当然,我这样讲,只能算是一种初级的启蒙。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讲了之后,的确可以收到让人易于理解接受的速成效果。凡是愿意下来再重温和尝试、练习的人,都可以学会。好多听过我讲的学生,后来都学会写律诗了。(有个特别努力的,毕业后还被中国诗词研究院正式录取为从事诗词研究和编辑工作的专业人士。这是此文发表后,才见这位学生发短信来向我报告的,特补记于此。而且,这位学生不是清华的,是中国政法大学的。他和跟他一起来旁听的另一位法律专业同学,听后不几天就把试写的诗词发给我看。我一看还不错,问他们是不是以前学过。都说没有,来听讲座是第一次知道诗词格律是怎么回事。)


填词合律很容易——吟事乱弹之二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不过,我在清华讲诗词格律,把重点都放在了近体诗(即律诗)的格律上;对于词律,只是一带而过。我告诉听讲的同学,只要把近体诗格律的基本原理和法则大致搞懂了,对于词的长短律句的基本要领也就不难理解。因为在我看来,尽管词牌种类繁多,格式千差万别,其实压根儿就没有必要去死记硬背每一种词牌的格律体式。大不了备一个词谱,去依样画葫芦;或者用更简单的方式,竟连词谱都可以不要,备一本或厚或薄的唐宋词或历代词的选集作范本,足矣。此外最好再备一份《词韵》(好些讲格律的书上都附有一个诗韵和词韵的简表,把它复印下来就行了),在填词时想押什么样的韵,只要翻出来对照着使用,就不会闹笑话。总之,填词,填词,依照词谱或前人名篇的格式、平仄、韵脚,去一成不变地填写出来即可。

 举一个现成例子。最近看香港博友艾莙茹小姐的一篇博文《红楼梦的翻译与传播》,见其博文的开篇,有一首拟作的《蝶恋花》词。作者特意声明此乃“戏作”,“平仄不合格律”。阅过之后,觉得不仅文章有新意,这首习作的词也清丽可诵。唯觉其不求合律这一点有些遗憾。其实依照词律或古人名篇的格式规范,把它稍改动一下,就可以合律了。我现在就把它略改一改,与小艾的原词作一个对比,然后再来分析。


填词合律很容易——吟事乱弹之二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我在给小艾“略改之稿”后面,把词谱的平仄标出来(以“○”代表平声,“●”代表仄声),方便大家核对再强调一下,我是按词谱应有的平仄作标示的;而改稿中的字词,也有少数是正常参照诗律“一三五不论”的原则而可平可仄者,我在词谱中不予显示(以免把大家搞糊涂)。比如“长袖”的“长”、“晚风”的“晚”、“人约”的“人”、“骊歌”的“骊”皆属可以“平仄不论”的字词,大家在比较时要注意区分。

 

      小艾《蝶恋花》原词      略改之稿

 

      日暮深处影憧憧        日暮浓云消白昼。(●●○○●)

       恨盈长袖             长袖盈盈,      (●●○○)

      当幽幽晚风         飒飒晚风骤。    (●●○○●)

      人约秋后登红楼       红楼人约金秋后,(○○●●○○●)

      思绪缱绻云外浮       幽思缱绻堪承受!(○○●●○○●)

 

      曲终真情谁参透    一曲真情谁悟透?(●●○○●)

      窗前锦瑟       锦瑟窗前,      ●●○○)

      骊歌叹清愁      且把骊歌奏。    ●●○○●)

      问世间何所有    奇缘问何时有○○●●○○●)

      且看花草听水流    飞花入水流依旧。○○●●○○●)
  

    为什么要这样改?除了句中的平仄须按词谱之外,改动最多的还是韵脚。因为《蝶恋花》这个词牌,全是押仄声韵的。而且,除了上下片(或称上下阕)第二句的两个四字短句不能押韵、必须平声落脚外,其他的句句都得押韵,还得一韵到底,中途或下片不能改韵。毛泽东的《蝶恋花》,内容不错,在押韵上却不足为训。他上片用的是词韵第十二部的仄声“有宥”韵,到了下片,却忽然改用第四部的“语麌御遇”韵。这两种迥异的韵,历来是不能相通的。

    小艾的押韵,好像就用的是毛泽东《蝶恋花》前半的“有宥”韵。但小艾的毛病,是没有意识到这个词牌不能交替使用平仄两种韵。比如起句的“憧”和第三句的“风”,都误为平声“东冬” 韵了;第四、五、八、十句的“楼”、“浮”、“愁”、“流”,又变成了在词韵中与仄声“有宥”韵同部的平声“尤”韵。不按同一个韵部倒也罢了,关键是把整首词大都变成了押平声韵,这是绝对不可以的。我在略作改动时,均依其原韵部,统改成了仄声“有宥”韵;同时对句的平仄,亦按词律作了适当调整(当然是在尽量保留原用字词和句意的基础上略改,相当于改作业,不是另写一首出来)。

    特别要注意的是,词韵和诗韵,有一点很重要的不同之处。诗韵分得很细,平声韵达30个,上、去、入的仄声韵加起来76个,合计106韵。而且一般说来,古人作诗,允许相通的韵不多。特别是作宫廷游宴或科举考试的应制诗,竟连平声的一“东”、二“冬”也不许通用。而作词或曲时,在通韵上就宽泛得多了。词韵将可以相通的韵合并统编为19个韵部。其中,平、上、去合编为14部,入声单独编为5部。如果把平、上、去合编的14个部按平仄分开,也只有平声韵14部,上、去声共存的仄声韵14部,加上入声单列的仄声韵5部,总共便是平声韵14个部加仄声韵19个部。可见词韵实际上是被合编成了一共33个韵,比诗韵的106个韵,足足减少了三分之二以上。足见其允许相通的韵,有多么宽泛。

    但是再宽泛,也不能无止境地再去随便用,更不能既不合古韵也不合今韵地把词韵已经大大缩减了的不同韵部,又胡乱地去随便相通。

    当然,我私下也有一个观点。词韵的宽泛相通,本身有其语音随时代变迁的现实基础存在。既然距今近千年的唐宋词,已经把在实际语音中能够相通的韵放宽了,那么现代人作近体诗,是不是也可以考虑略依词韵把能够通韵的面稍稍放宽一点呢(此事当另文讨论,此不赘)。但现在有人以为,似乎可以完全不依古韵而改用普通话的声韵来作体诗词,是我不敢苟同的。这会把原属古体文言诗词的这一传统诗歌形式,弄成不伦不类的“四不象”。与其如此,还不如干脆改作新诗得了!

    所以我建议,喜欢作旧体诗词的朋友,不妨都去买一本韵书或附有诗韵、词韵的小册子来作工具书。能再买些《辞源》之类的古汉语字词典则更好这样就可以把一些通常简编的诗韵、词韵不曾包括进去的字词,更为方便地查实它的韵部和文言释义。有了这些工具书,押韵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判断句子的平仄也省事了,对词义的准确把握也都有了保障。

    还有一点,填词虽不像作律诗那样讲求粘对,但对“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忌犯三平、三仄、孤平等规则,还是要依不同句式的实际情况去灵活掌握此外,该讲对仗的地方,还得照讲。至于如何能够把一首词填得既合格律规范,又具较高的艺术水准,则是另一个话题,不在本文的议论范围之内。


    其实,我这样乱发议论,仍属纸上谈兵。自己更喜欢作的旧体,还是律诗和古风,很少去填词。年轻时,曾在我的本命年(马年)生日,填过一首《卜算子·咏马寓怀》(乃仿陆游《卜算子·咏梅》的格调,却偏于豪放路数)。今录出供大家一哂。

 

          大野起嘶鸣,

         树撼浮云碰。

         伟魄雄姿箭上弦,

         欲跃风雷动。

 

         刹那箭离弦,

         直破长空缝。

         待到尘烟散落时,

         只剩蹬蹄洞。


2010年12月4日晚 匆草于北京       

 

     

填词合律很容易——吟事乱弹之二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博主青年时代在本命年填词之前一二年留影   

 

填词合律很容易——吟事乱弹之二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2008年9月在北京奥体公园骏马雕塑前留影,似又忆起年青时的寓怀之作 

        

[ ]

 昨晚贴出这篇博文后,网友“微雨无声”写了一则评论:

 

 柳永的蝶恋花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请问这首词的上下片是同一个韵吗?

 

 我认为这个问题提得很实在,便在后面作了回复。不料越写越长,发布了几次都没成功(也许是字数超过了)。便干脆到这文章后面来加一个“补记”,回答起来可能更清楚一些。我的回复是:

 

  您的问题提得好。因为柳永的《蝶恋花》用韵,以我们现代人的眼光看,上下阕是有点像两种韵,所以会觉得不像我说的一韵到底。但在一般懂词韵的人(包括古人)眼里,柳永使用的就是同一个韵部(即词韵第三部的仄声韵)。当然,若按宋代以后通用的诗韵(即按所谓平水韵而整合的《佩文韵府》)去细致区分,这首词里使用的韵可就多了:上片的“意”和下片的“醉”、“悴”,是去声寘韵;上片的“细”、“际”,是去声霁韵;然后“味”,是去声未韵;“里”、“悔”, 分别是上声纸、贿二韵。但是所有这五种韵,再加上另外两个柳永不曾使用的上声尾、荠二韵,一共七种,在词韵里都统归于第三部的仄韵,都可以通用。你看柳永这首词,读起来哪有不押韵的感觉呢?而毛泽东的《蝶恋花》所用之韵,不押韵的感觉就明显一些,至少下片的大多数韵脚,在词韵中是不可以和他上片的韵相通的。

 所以我建议,喜欢尝试填词的朋友,最好手中有一个或繁或简的词韵和词谱;即使没有,拿古代名家的词来作范本也行——既可参照用韵,也可以有助于判断句子的平仄。假如你能像柳永那样,把同一韵部里在感觉上比较接近一点的韵脚,分别往一块儿凑,就更能作到既合词律和词韵,读起来也会比较舒服一点。总之,我作此文的目的,只是想和朋友们聊一聊这方面的学习心得。而且文中已经声明了,我虽然明白这些方法,自己却更爱写作律诗和古风,基本上不填词。年轻时偶尔填的词,也只求合律和达意而已。至于在博文里仓促为朋友改的一份“作业”,是为了举例说明。如果帮人改作业,在尽量保留别人的词语和原意的基础上,仅仅颠倒一下词序以求合律,便可以改出一篇杰作来——那我真想见识一下这样的高人!

 

 后面这句话,并非针对微雨网友,而是针对个别不露真面的高人。不客气地说,我对这类高人的狂妄,还真有点儿好奇呢。让我们掌声欢迎他们来一显身手好吗!——最好也用小艾的原意和基本词语,把这首《蝶恋花》改造成合律的杰作。

2010125日晚 匆草  


[补录]邓遂夫近作词五首(这是2013年至2014年的即兴应景之作,补录供参考)


                   诉衷情·忆昔(二首)

 当年仗剑走天涯,前路暮云遮。沉沉南岛一梦,十载空kòng,去声)咨嗟。    情不尽,拍胡笳,寄云霞。挥师北上,鏖战关河,遍数寒鸦。 

 难忘旅次在高原,倏忽梦魂牵。匆匆寻得旧址,情定省文联。    人未嫁,意如前,美姻缘。焉知世事,变幻蹉跎,遗恨终天。

                 20137513:42 午后应故乡诗刊之约即兴

 

              望江南·为《超然台》杂志创刊十周年作(二首)

    观杂志,恍惚越千年。遥见吾乡苏学士,登斯台后愈超然。逸兴满毫端。

    容后辈,异日蹈前贤。借得灵台方寸地,闲抛点墨献微涓。情接碧云天。

     20137122:10:08 草于释梦斋      

 注:山东诸城超然台,乃苏东坡在此为官时下令将一荒台改建而成,由其弟苏辙以《老子》“虽有荣观,燕处超然”之义命名。建成后,东坡登此台,逸兴遄飞,赋《望江南·超然台作》词二首,传诵千古。

附:苏轼《望江南·超然台作》(二首)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

  寒食后,酒醒却咨嗟。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鹧鸪天·甲午马年正月观灯,步姜白石原韵

     又至灯城盛况时,今宵独赏马频嘶。身前岂只无呵殿,更羡寻常佳偶随。   绮梦影,丽人衣,油然掠过一丝悲: 几曾修得同船渡,翠黛相携笑语归?

                                      2014227日晚 观灯归来即兴      

 注:①灯城,吾乡自贡有南国灯城之誉。  ②呵殿,前呵后殿,本有前呼后拥之意,因步姜氏原韵,借指随行照料之家人。③同船渡,指因缘。古谚云:“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附:[] 姜夔《鹧鸪天·正月十一日观灯》

      巷陌风光纵赏时,笼纱未出马先嘶。白头居士无呵殿,只有乘肩小女随。   花满市,月侵衣,少年情事老来悲。沙河塘上春寒浅,看了游人缓缓归。


    前文引录了年轻时的本命年所作《卜算子·咏马寓怀》,干脆再引一首涉及甲午马年又一个本命年的五律吧!虽然我在《年夜情思——吟事乱弹之十四》里已经引录过了,而且此处乃专谈词律的文字,我还是禁不住想把它凑到一块儿。因为马年毕竟是我生命的一种轮回,故对自己的马年之思、马年之作,自当更其珍视,希望能和光临蔽博的朋友们一同体味这份情怀。


       2014元旦生日感怀兼迎午马本命年

                岁末惊回首,流光枉自抛。

              不闻莺恰恰,何见马萧萧?

              梦魇犹蜗退,年钟似鼓敲。

              雕鞍重上路,一世作英豪!

  评论这张
 
阅读(12442)| 评论(1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