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日志

 
 

当官的,执法的,为什么敢乱来?  

2010-11-15 09:28: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少年了,总在讲“普法教育”、“依法治国”。但冷眼一看,这个“法”,针对的似乎主要是被“治”的民众;那“治人”者,即党政公务员(尤其是当官的)和执法者(尤其是权重的),往往可以不受限制地无视法律,随便乱来。在这些可以无视法律的公务员和执法者群体中,除了极少数太过猖獗而闹出人命的“出头鸟”,或太过贪婪而不慎露馅的“冒尖户”,大都可以安然无恙地一直“乱来”下去。

近年不断被媒体曝光又不断悄然平息的诸多案例,无不证明了这一点。最近爆出的一些大大小小的类似新闻,更是让人感概万千!

 

一、先说执法的

 

日前发生的执法者违法欺压老百姓的两件小事,真令人气不打一处来。一件出在河南郑州,一位来自中牟县的76岁老农张全会,和他老伴赶着毛驴车走了8个小时,来到郑州一个偏僻角落卖红薯,只为给家中瘫痪的大儿子挣点买药钱。老大爷当然也算小小的违法——他没有资格到正规的市场去出售自己的农产品。却万没想到遭遇的却是执法者大大的违法——旋即被从金水区城管执法车上跳下来的执法人员连扇几个耳光。就像一个不肖子孙在殴打、侮辱自己的老爸或爷爷,岂能不引起围观群众的公愤!所以打人者很快便登车扬长而去,使得老大爷的红薯没被收走,驴车没被砸坏,人当然也没被打伤,还算万幸。

可是我忽然想起理想中的清官——七品芝麻官——所唱的一句戏词儿:“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而眼下这个不为民做主的狗东西,自己不回家卖红薯,反倒殴打起卖红薯的老爷爷来了。


当官的,执法的,为什么敢乱来?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被郑州市城管执法者掌掴的76岁菜农张全会和他的老伴陈桂香

当官的,执法的,为什么敢乱来?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另一件小事出在江苏高淳。63岁的老太太邢春生,首次登三轮车到城里农贸市场买自己种的蔬菜,因不慎占道经营,被执法的城管一上来就粗暴收缴。竟将邢老太正好套在秤绳上的一节手指硬生生扯断,最后也是不管不顾地驱车扬长而去。真不知那些干城管的咋对老百姓这么狠?而且这类施暴行凶者,很少听说他们会因打人、伤人或致死人命而受到法律制裁。

以上还只是一般的城管执法者,和权力更大的政府官员及公检法人员还没法比。

湖南永州农民唐封银,因一起土地纠纷和政府打官司,本已告赢了政府,法院作了明确判决,当地政府部门非但不服从判决,还继续无所顾忌地违法行政,侵害唐的权益。唐封银夫妇只好到广州找律师咨询,准备再越级上告。永州政府竟指派警员从广州把这对夫妇抓回,作出政拘留10天的处罚,罪名居然是:“准备上访,其行为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媒体人魏英杰评论道:“上访且不是罪,况乎‘准备上访’?……当地警方可以说是‘提前违法’了。”

陕西富平县更牛,竟由县政府和公检法领导亲自出马,在县政府广场召开“公开处理大会”,对两名上访者进行“示众”处理,并将实况在电视台滚动播放。当舆论广泛质疑其“公处”上访者涉嫌违法,该县还公开发布官方报告称:他们对两名上访者公开示众处理“并不违法”,“是正确的”,“增强了执法的透明度”。像这类政府官员和执法者公然违法侵犯公民基本权利的野蛮行径,此前经媒体曝光批评者不计其数,却很少听说有为此而受到查处的。既然当官的执法的可以随便违法而不受追究,他何乐而不为!


当官的,执法的,为什么敢乱来?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陕西富平县法院副院长奥绘在公处大会上讲话,主席台就坐的有:富平县政法委副
书记任继文、法院院长蒙振勤、检察院检察长任天利等(据富平县法院网)


但是也有把事情闹得太大,影响太恶劣,不得不装装样子作一点处理的。比如最近被媒体曝光的浙江农民吴大全冤案。浙江宁波市中级法院在没有任何确切证据的情况下,坚持指控慈溪县农民吴大全犯有故意杀人罪而判处死刑。本人拒不承认,上诉至浙江高院,仍被改判为死缓。实际上,吴在被捕的当天就举报了真凶是他所熟识的班春全。警方始终不信,也懒得作调查,硬是以骇人听闻的“坐老虎凳”等刑讯逼供手段,逼吴承认了杀人并在笔录上签字。然而比戏剧还巧合的事情发生了——吴在判了死缓以后的服刑期中,竟巧遇了因另一起凶案而被判死缓也来服刑的真凶班春全。于是,吴动员班去自首,真相由此大白。此案曝光后,舆论哗然,吴大全被称为“浙江的赵作海案”。但他显然没有赵作海幸运。赵所“杀害”的“被害人”安然现身后,有关司法机关尚能主动纠错,立即放入,赔礼道歉,积极赔偿。浙江高院却只是撤销死刑发回重审。先是以吴大全“犯窝藏罪”改判有期徒刑4年零4个月;数月后在舆论压力下,又将其假释出狱,安排到一家公司打工。而刑讯逼供、草菅人命制造了这起冤案的宁波中院,并无一人受处分;仅由省高院的主审法官杨灵方象征性地一人担责,被扣掉2分——与迟到三次所受的处罚相同。

你看,执法者的严重违法犯罪行为已被证实,依然啥事没有,没准还会为此而升官提级呢。如果我们的国家真想让执法者遵纪守法,忠于职守,其实再简单不过。只要让他们和老百姓一样,平等地受法律的严格约束,打了人,伤了人,同样受罚、被拘、赔偿;搞刑讯逼供,制造冤案,害死人命,同样开除、坐牢、判刑、枪毙。你看他还敢不敢乱来!如此简单的法治社会“初级理想”,咋就老“实现”不了呢?

 

二、再说当官的

 

这些年来,关于反腐倡廉的文件、决议、章程、法律,不知出台了多少,而利用公权力任意胡作非为、欺压百姓,或以权谋私、贪污索贿、买官卖官者,不但屡禁不绝,还愈演愈烈。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稍具理性的人,都明白问题出在什么地方:我们现在的法律实施权,往往直接间接地就掌控在这些作奸犯科者的手里。由于缺乏监管,他们所掌控的法律当然不可能跟自己动真格儿。极少数被查处的,正如前文所说,多半是过分张狂的“出头鸟”,不慎露馅的“冒尖户”。更多隐蔽或半隐蔽的“肥猪”,一直还在“圈”里舒舒服服地“养”着呢,没人敢动他们一根汗毛。

就说最近特别激起民愤的强拆强迁、强征土地吧。不妨假设一下:如果我们的上级部门不是满足于发文“纠偏”、“维稳”,而是派出强有力的专案调查组,去逐一查实眼下的和此前的所有那些违法拆迁和强征土地的背后,地方官员究竟谋了多少私利,害死或打伤了多少无辜者,捣毁了多少人民的私有财产,然后毫不留情地予以重处重罚。你看地方政府搞强征强拆的“积极性”还有那么高吗?

说到这里,联想起我家乡的一个市级领导。因我回乡居住的时间并不多,留下印象最深的,是此人在职期间上访民众空前的此起彼伏。使尽浑身解数,动员层层监管,仍难改善。我一问,上访者多半是被违法强征了土地的农民。而在他离任迁居异地的前夕,有一件好多人都在私下议论的秘密,给了我很大的刺激。据说这位领导私下命令有关部门,把市里的好几百亩土地,压低价格到令人难以理解的程度,神速卖给了外地的一位朋友。他这朋友立即用这土地作抵押,贷了国家一笔巨款。土地却长期囤积在那里未作开发。现在想来,有人从这片后来急剧升值的土地将获得多少非法利益,应是不言而喻的。至于这位领导,若干年过去了,一直在异地安享清福,日子过得十分滋润。

最近媒体曝光的一些偶然暴露的地方官员以权谋私之猖獗,真让善良的人们大跌眼镜。

河南封丘原县委书记李荫奎,在其先后担任县长和县委书记期间,仅他本人在翻船后不得不交待的受贿次数即达1575次,收受140余人的贿赂及礼金达1333.7万元,贪污8.4万元,共计1341.7万元。一个贫困地区的县级领导,如此大规模的贪腐敛财,在当地的知情者应该不少,但他居然可以安然无恙地恣意妄为而无人敢管。以至利令智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利用职权将总资产达1亿多元的封丘化肥厂,以区区3百万元的低价出售,终于被人举报查处而判了无期徒刑。别说他这些自己承认的贪腐金额或许只是冰山一角,仅凭他这足可创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受贿人次,难道不可以对他作更严厉的惩处么?

黑煤窑的屡禁不止,以及导致灾难频发,死人无数,也是地方官员肆意贪腐的一个尽人皆知的风向标。若非最近四川开江县三个副局长级官员(一个县公安局副局长,两个县广电局现任和前任副局长)顶风作案,开警车去私自勘察已被查封的一个黑煤窑,欲私下评估后合伙开发牟利,不慎在黒窑里中毒身亡,影响恶劣,此类地方官员不顾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公然违法牟利的闹剧与惨剧,还不知会上演到何年何月!

最近山西洪洞县一件入室抢劫杀人案,同样是因为这一偶然的意外事件,才暴露出受害的这一对公安民警夫妇自身的重大违法嫌疑。不仅这对公安干警在1980年代连续超生的三个子女都相继留学美国,而且据网上曝光和官方初步调查,他倆还可能是该县一个煤矿和一家冶炼厂的实际控股人,资产过亿。

可以想象,那些没有遇到上述这类意外事故的大量贪腐“幸运儿”,如今恐怕谁也不敢动他,日子会永远过得十分滋润。

但以上种种,也许仍算“小巫”。真正违法乱来的“大巫”,是不是还在那种挥金如土,动辄以上亿巨资到国外购置豪宅的官二代及其亲属当中呢?如果敢于对所有那些违法的大小权势者都动真格儿,鼓励并切实保护举报者,彻底追查他们深不可测的“不明财产”来源,那么,离“依法治国”的理想,才真的是不远了。然而,要到何年何月,老百姓才能等到这一天呢?

写到这里,好想放歌一曲岳飞的《满江红》,驱一驱心中的郁闷……

20101115凌晨210于北京

 

[补 记]

因我打字太慢,这篇文章一直写到凌晨两点多钟才完成。刚想贴上博客,忽见打开没来得及细看的移动手机报信息中报道:河南郑州有关当局已于1113日,对“掌掴菜农”的城管人员“依法作出行政拘留10日,并处以500元罚款”的处分,心中顿感欣慰。便决定在文末加上这一结局之后再贴出。

今晨再看昨日同样没来得及翻阅的《新京报》,发现对此事的报道更为详细,而且是少见的“据新华社电”。里面提到,由于“掌掴菜农事件经报道后,引起郑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不仅直接当事人已被采取治安措施,同时,“鉴于所造成的社会影响,经郑州金水区委、区政府研究作出进一步处理决定:对金水区城市管理执法局分管副局长顾吉安、未来路街道办事处党工委委员任景刚停止职务,接受市、区两级纪检部门进一步调查。”为此,郑州市委、市政府还召开专题会议,听取事件调查汇报,提出进一步建立和完善文明执法领导责任制,对出现不文明执法的事件要追究单位主要领导和主管领导的责任。并在全市全面开展执法人员文明执法教育活动,建立“行政执法机构绩效考核制度”,等等。

此外,还看到转自《东方今报》的另一则报道: 1112日,河南禹州市纪委决定对115日因午间醉酒而谩骂驱赶河南人民广播台记者、阻扰其正常采访的禹州市文管所所长张志伟,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和“行政撤职”处分。即日起,禹州市文广局还将开展“作风纪律整顿活动”,等等。

这些,都是令人欣慰的好消息。说明至少在河南的党政部门中,已经对此类国家公务人员随意撒野和打人、骂人的违法行径引起了高度重视,并真正是雷厉风行地作出了相关处理。

不管这是来自“上头”的压力,还是河南党政机关自身的觉醒,我都要大声地为他们的行动喝彩。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像一阵风吹过就了事,而要真正将其变成施政的常态,执法的准绳。当然,我更希望全国从上到下的其他地区的相关部门,也能向河南学习,雷厉风行地整顿“家风”,严肃法纪,出现一个新的面貌。倘能如此,则国家幸甚,人民幸甚!

20101115上午910

 

[又补记]

新华社电讯报道有水分

今晨贴出这篇博客前,只是草草看了一下昨天(1114日)没来得及阅读的《新京报》A11版标有“据新华社电”的一则报道。正题为《城管掌掴菜家 副局长被停职》,副题为《打人者被拘十日;郑州金水区城管局有关负责人被停职调查》。我看题目中已经表明打人者“被拘十日”,副局长及相关负责人“被停职”;再看内容,又说此事已“引起郑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各方面立即召开专题会议作了如上处理,便觉得正义终于得到伸张,那被打的老人终于可以告慰了,心里也顿感释然。于是赶紧写了一个“补记”,对河南郑州党政部门“雷厉风行”的处理方式表示赞许,并希望全国其他出现暴力执法的地方都“向河南学习”。

博客贴出后,见一位署名唐朝主人的网友写了条评论:

先生前面的行文可谓针针见血,字字血泪。只是……[补记]这一段仿佛喝醉了酒,胡言乱语一番之后,突然醒悟,赶紧正衣冠,理形容。然后漂亮的打个立正……其实并不是讽刺先生,只是觉得先生身在江湖,虽有腾天入海的气势,却又免不了那些囫囵羁绊的无奈吧。因为这不是一个“天高任鸟飞”的时代,还因为看了一则“河南平顶山矿难被停职的市长,4个月后又异地当官”的新闻后的一点感想。

我隐约感到网友的话颇有道理。于是赶紧重看了那篇“据新华社电”刊登的报道,终于从字里行间看出了诸多“水分”。首先,被处理的城管副局长仅仅是“停职”,也没说停多久,没准就是暂时休息几天避避风头呢。反正不是像禹州醉骂驱赶记者的市文管所所长那样,受到货真价实的“撤销党内职务”和“行政撤职”的“硬处理”(当然,撤销以后又会不会异地重新任命,那是另一回事)。

其次,细看对打人者的追究,拘留的并非城管执法人员,而是“郑州市众邦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张国选”。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推到前台受罚的是一家服务公司招聘的临时工。而这种所谓“服务公司”,又不禁使我联想起那种专门招聘临时工甚至网罗社会打手,负责替人讨债、强行捣毁拆迁房屋等“特殊业务”的黑社会性质“公司”所引发的诸多案件。那么,郑州金水区城管局是不是也从这样的公司雇用了专业打手来“暴力执法”呢?回味起来,这可能性怕是太大。你只要想一想那“执法者”的作派就明白了,从车上一跳下来,不问青红皂白抓住人就扇耳光。这哪是“行政执法”?分明就是雇流氓行凶嘛!如今处罚其拘留10天,罚款500元,也不能不让人怀疑——是否换了个“工作场所”让那打手到拘留室去“上班”了?工资自然是照拿;“罚款”,也不过是城管局让“上班”的打手带去的一份给合作单位(派出所)的“谢礼”而已。

看来,我写前面那个“补记”时,真是天真了一点。就像鲁迅在《狂人日记》里描写的:最初只见到“歪歪斜斜的每一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这比喻虽然有点过,但目前有些政府部门和执法单位,的确是做事太不地道,都把老百姓给忽悠怕了。我们现在需要看到的是,行政与执法部门切切实实地遵纪守法,行之有效地改革整顿,货真价实地为人民服务。一句话,你拿了纳税人的钱,就必须给人民当好公仆,而不是反客为主地当老爷,高高在上,作威作福,骄横跋扈。

20101115下午

 

  评论这张
 
阅读(14467)| 评论(20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