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置顶] 解密一份历史性文献  

2016-12-27 7:01:38 阅读15923 评论30 272016/12 Dec27

首先申明,并非因为这件事和我有关,我就把记录此事的这份至今尚未正式公开发表的重要文件,夸大为“历史性文献”。不,我也是在经过了十余年历史发展的检验之后,才敢下这个断语。而且事情的由来,还得再退回去四年,即从新世纪的曙光刚刚降临世界的2001年元月谈起。当时,以《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的两篇报道——《〈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出版》(记者林薇)、《〈红楼梦〉版本史又填空白》(记者庄健)——打头阵的一桩引人瞩目的文化新闻,在北京乃至全国的众多媒体持续发酵。这倒不仅仅因为我出版了这么一部从新世纪的第一个月起便在全国图书市场持续畅销的新书;主要还是因为在该书的新闻发布会上,当代红学泰斗周汝昌,以及新任中国红学会会长张庆善,副会长刘世德、胡文彬等,均面对各大媒体发表了对该书出版的极高评价。这在改革开放以来新时期红学的所有出版物中,其受到的器重皆可谓史无前例。

我此刻来重提这一空前盛举,只为了说明一点:在我这部与新世纪的降临同步问世的《红楼梦》特殊校订本的开头,首次放上了一篇我为自己即将陆续校订出版的整个这一套“红楼梦脂评校本丛书”(三种)所精心撰写而长达四万七千余字的导论《走出象牙之塔》。文中除了阐明当前出版此书的重大意义之所在,以及对红学、红学史,和对迷雾重重的《红楼梦》古抄本(脂评本)等人们既感陌生又不免好奇的一系列问题,作了有一定新意的评介和论述,还在文末郑重提出了“脂评本要走出象牙之塔”,“红学,也要走出象牙之塔”的倡议。

或许,正是由于最后这一倡议的提出,以及这一长篇导论的所谓“横空出世”(周汝昌先生语),才引起了红学界一干顶级专家对此书的格外关

作者  | 2016-12-27 7:01:38 | 阅读(15923) |评论(30) | 阅读全文>>

[置顶] 挑战黄庭坚《喝火令》,何以自况“胡杨”  

2015-3-14 3:19:43 阅读22623 评论68 142015/03 Mar14

  自古以来,各种词牌加上相应的变体不下千种,而骚人墨客经常弄笔吟咏的,也就数十种而已。尤其个别极偏僻的词牌,后世几乎无人去碰。最典型的一个例子,便是清康熙年间由陈廷敬、王奕清等奉旨编纂的《钦定词谱》卷一四所列《喝火令》词,仅收宋人黄庭坚一首样品。该词谱是从唐、宋、金、元词中广泛梳理收录的,在填词最鼎盛的这四个朝代共750年间,竟只搜得黄庭坚一首《喝火令》词,也确实有点怪。

  《钦定词谱》卷一四对该词是这样介绍的:  

喝火令  调见《琴趣外篇》

  双调六十五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七句四平韵。

  黄庭坚

  见晚情如旧,交疏分已深。舞时歌处动人心。烟水数年魂梦,无处可追寻。    昨夜灯前见,重题汉上襟。便愁云雨又难禁。晓也星稀,晓也月西沈,晓也雁行低度,不会寄芳音。    

  仄仄平平仄(句)平平仄仄平(韵)仄平平仄仄平平(韵)平仄仄平平仄(句)平仄仄平平(韵)  仄仄平平仄(句)平平仄仄平(韵)仄平平仄仄平平(韵)仄仄平平(句)仄仄仄平平(韵)仄仄仄平平仄(句)仄仄仄平平(韵)

  此词无他首可校。后段句法,若准前段,则第四句应作“星月雁行低度”,今叠用三“晓也”字,摊作三句,当是体例应然,填者须遵之。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据我看来,黄庭坚这首词,在他存世的所有诗词作品中,无论从思想境界还是艺术表现上,皆属平平之作,并无多少引人注目之处。也许唯一吸引人的,便是词谱所称“此

作者  | 2015-3-14 3:19:43 | 阅读(22623) |评论(68) | 阅读全文>>

[置顶] 再谈王羲之《兰亭集序》摹本确有错字  

2016-11-18 6:13:33 阅读6690 评论26 182016/11 Nov18

一年前,偶然重阅书圣王羲之的经典散文兼书法神品《兰亭集序》的传世摹本“神龙本”,发觉里面居然有明显的错字。惊讶之余,稍作查考,便匆匆发了一篇博文《王羲之〈兰亭集序〉不止写错一个字?》。后来见有二三位阅读此文的好心读者提出异议,留评说我所指王羲之的主要笔误——即把“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的“快”字误书作了“怏”——其实并没有写错。

对此,我不免有些奇怪:明明从古至今正式刊载此文的《晋书·王羲之传》及其他各种文选类书籍——如《古文观止》、《历代文选》等——皆作“快然自足”;而且“快然”与“怏然”虽只一笔之差,从其语词出处、感情色彩及历代文字训诂之书的注音释义来看,《兰亭》此语绝无作“怏然自足”之理。怎会有网友那么肯定地说“没有错”?难道此前已经有学者公开论述过王羲之手迹“怏然”并不误,反倒是历代校勘之本的“快然”搞错了?

于是我进一步作了查考,果然早有学者主动站出来替王羲之澄清此事。而且首倡此说的学者,除了曾为《说文解字》作注的清代文字学大家段玉裁(他在给《说文》的“怏”字释义“不服怼也”所加按语中,极其简略地用了几句我认为并不成其为理由的“理由”来改《说文》“不服怼也”之义为“倔强”、“自大” 之义,进而便明指王羲之手迹“怏然”为是、印本“快然”为非),此外尚有真正著文论证过王羲之手迹的“怏然不为错”的当代学者——我最为崇敬的恩师周汝昌先生。

鉴于当时周先生刚去世不久,内心里悲痛未已,我也就把原打算再写一篇博文作进一步讨论的念头暂时打消了。

今天下午登录自己的网易博客,发觉又有好心网友在原先那篇文章后作评提醒我:“王羲之是

作者  | 2016-11-18 6:13:33 | 阅读(6690) |评论(26) | 阅读全文>>

[置顶] 为影片《黄金时代》一叹  

2016-3-26 12:21:45 阅读13418 评论56 262016/03 Mar26

数日前的一个晚上,偶然打开央视6频道,看见正在插播一则商业广告的右下角有一行小字,预告将于几分钟后放映国产影片《黄金时代》。我有点好奇——这是一部什么样题材的电影呢,竟会使用如此铺张的片名?便想等几分钟,看一看这部电影的开头再去做事。不料看了开头,立刻明白这是演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我国传奇女作家萧红的故事,且是由我较喜欢的影视新秀汤唯、冯绍峰和著名演员王志文等主演的。于是决定搁下原安排要做的事,坐下来静静欣赏这部“相见恨晚”的影片。

不过观看之初,我依然对这部电影的片名有微词:干吗要使用“黄金时代”这个名目呢?——是暗指“中国文学”的黄金时代还是仅限于“中国现当代文学”的黄金时代呢?看来都说不大过去。一想,编导们也许是指萧红这位颇有天分的女作家,其生命与文学的某一黄金时段吧。

因为我隐约记得,萧红1936年曾短暂旅居日本,借住在友人的一间狭小却舒适的空屋子里,平静而安闲,可以独自冥思、写作,暂时摆脱了以往的精神和经济压力。便在写给男友萧军的信中形容她的心境时惊呼:“这不正是我的黄金时代吗?”接着又补充道,“(虽然)是在笼子里度过的。”我觉得萧红这样讲,显然是联想到了此前她和萧军从东北去青岛,萧军临时接手编辑《青岛晚报》副刊维持生计,曾让当时还是初中学生的黄宗江等“文学少年”出钱包了一个版面,取名“黄金时代”——专发黄宗江等中学生的习作。萧红显然由此而对“黄金时代”这个词语留下深刻印象。而在她此前多灾多难的生命中,似乎还从未体验过“少年不识愁滋味”的美好时光,所以才将倏然而至的短暂安宁,谓之“我的黄金时代”。

于是我想,这个电影名称何不直接

作者  | 2016-3-26 12:21:45 | 阅读(13418) |评论(56) | 阅读全文>>

[置顶] 为何央视亦跟风误读现代词“说服”?  

2016-7-22 8:36:27 阅读28518 评论105 222016/07 July22

还真像是某些“民主派”人士常常讥讽的那样,我近段时间因太过关心南海局势和两岸关系的发展,晚上看央视新闻或央视国际频道的相关节目还真的“看多了”。居然就被个别节目主持人及评点嘉宾“跟风”港台艺人误读一些现代汉语常用词的怪现状,搞得很不开心。

其实,这样胡乱跟风港台读错字、发错音的怪现状,在三四年前此风最盛的时候,我已经不开心过一回了——还专门写了好几篇博客文章来加以提醒。如:《不只故宫,媒体演艺界也常读错字》、《空穴来风·说客·低绮户及其他》、《江姐的名字该怎样念》等(当然还有一些类似的博文,并非针对跟风之事,而是专谈演艺界或中青年作家学者不注意提高文化素养和语言修炼而出现的差错。如:《〈步步惊心〉反复念错千古名句说明了什么》、《为什么电视剧〈宫锁珠帘〉也一再念错宋词名句》、《作家必须敬畏文字、尊重读者》、《普遍分不清“的、地、得”的80后90后一代》、《从副教授把毛泽东误译为“昆仑”谈起》、《李宗盛也唱出错别字》等)。由于当时在我的几个博客里观看的人比较多,赞成并转载这些文章的人也不少,所以后来我明显感觉到这类误读现代汉语词汇的情况,至少在央视及一些拍摄精良的影视作品里已经明显减少。

可是近来,首先是在偶然观看湖南卫视独家播出的电视连续剧《亲爱的翻译官》时,听到由我比较喜欢的影视明星杨幂带头,再由我同样喜欢的黄轩及一众老演员接踵跟进的“睡服”、“睡客”等“时髦”发音,又让我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而最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一向以为并无盲目跟风习惯的央视中文国际频道主持人鲁健等(鲁健是男同胞,我就用他“领衔”,同一频道的其他女播音员、现场采访女记者

作者  | 2016-7-22 8:36:27 | 阅读(28518) |评论(105) | 阅读全文>>

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

2017-11-9 3:07:34 阅读239 评论6 92017/11 Nov9

这两天发生了一件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昨天深夜,我想把自己在网易博客长期置顶的那篇《北大讲座:〈红楼梦〉的阅读与文本》,像以往扫描我网易博客其他文章那样,用手机扫描题目下面的二维码,转发到我新参加的一个红楼梦微信群里,方便让至今没看过这份北大讲座录音记录稿的红迷朋友阅读参考。但是在扫描前,我无意间看到开场白里有一两句多余的话,就像往常那样点击文末的“编辑”设置,把它删掉了。而后点击重发,一看改后的效果还不错。

正打算扫二维码,忽然想到再看看末尾的落款、备注之类格式有无不妥(因为微信转文是在手机上看,落款、备注不宜太长太靠后),果然又发现那备注稍长且字体稍大,便又将其重新规范了一下。如此而已。可万万没有想到,这下再点击重发,却遇到麻烦了。先还只显示“数据保存中,请稍候……”;候了半天,又显示“暂时无法保存日志,请稍后再试。”过了几分钟再试,情况依然如故。如此周而复始,足足耽搁了一个多小时也未能发出。以为是网络故障,只好作罢。

到了今天深夜写作告一段落,又登录进博客,点开此文如法炮制(顺便订正了文末的一两处无关紧要的文字)。结果还是发不出去。我若有所思,赶紧把稍微规范过的整篇文字拷贝下来,再退出登录查看首页,果然发现这篇纯学术的置顶长文——百分之百的正能量文字、当时便由新世纪出版社颇受欢迎的《在北大听讲座》系列丛书第17辑出版发行、且在我的网易博客首页置顶了整整七年而广受好评——居然就因为我稍稍编辑规范了一下,就被无端“消失”……

所以我想请教懂行的网友为我释疑解惑:我的失误究竟出在哪里?当然更希望当初把我请到网易总部设宴款待,反复动员我

作者  | 2017-11-9 3:07:34 | 阅读(239) |评论(6) | 阅读全文>>

李宝山:我与《红楼梦》

2017-10-23 18:06:06 阅读724 评论5 232017/10 Oct23

[邓遂夫按]在明确尊我为师,且不时向我求教的晚辈学人、或介于学人与红迷之间的年轻人中,李宝山在时间上是相对后起的,而且不是成绩最突出的一位。但该生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学习能力特别强,且擅长学用结合。我所谓“学习能力强”,不是指通常的读书学习用功;而是指包括深入“研读”各种相关著作,善于迅速汲取其营养并发现问题、思考问题,还能同时注意到连带学习提升自己的行文水准、论述能力,甚至旁及钻研前辈学者皆可通晓的旧体诗词写作等诸般“文人技艺”而言的。

所谓“擅长学用结合”,自然是指李宝山年纪轻轻,便具备了将其所学所思的点滴“发现”,及时付诸学术写作的实践。他在就读通常的大学文科专业的近几年间,竟有七八篇红学论文正式发表在全国的各种刊物,综合水准还不俗。与此同时,李宝山尝试写作的旧体诗词和散文随笔等,亦不时散见于各种报刊及网络,且都像模像样,质量可观。

所以,在我的这类“准学生”中,李宝山的表现虽不算最好,却也前途无量。我对他的最大期望是,尚需继续扩大“研读”的范畴,同时进一步加强文品人品的修炼。此外,若是真正有志于红学的深研,还须放开眼界,选准一些更深入的目标去逐一攻关,扎扎实实地拿出更有分量的成果来。

2017年8月5日,博主(前左五)与李宝山(后左七)等共同出席四川《红楼梦》高峰论坛的合影(局部)

我与《红楼梦》

李宝山

原载 2017-10-23 红迷驿站微信公众平台(hlm2659)

朋友对我的印象,几乎“皆蹈一辙”,即“此人是研究《红楼梦》的”。着实冤枉!

其实我就是一个

作者  | 2017-10-23 18:06:06 | 阅读(724) |评论(5) | 阅读全文>>

疑惑:从一个偏僻字的古音谈起

2017-10-2 8:01:29 阅读880 评论4 22017/10 Oct2

要来个开场白,重提一下我日前为了参加中秋吟诵会,忽然心血来潮地模仿宋代词人周邦彦(字美成,号清真居士)所作《少年游·并刀如水》词的格调,几乎一挥而就填写了三首题为《少年游·和周邦彦并刀如水韵忆秋》词的事。该词内容是略显朦胧地抒发我青少年时代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情怀,细节和情感都是真实的。这本来不足为奇。殊不知在写作的过程中,也遇到一处小小的障碍,从而意外地勾起了我的一些其他联想、疑惑、甚至忧虑。

为了便于述说,还是先将美成原词及我的仿作对比引录一下吧:

周邦彦:少年游·并刀如水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吹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邓遂夫:少年游·和周邦彦并刀如水韵忆秋

蛮腰如握,樱唇胜火,皓齿启银铃。舞步参差,灵心忐忑,欲语却无声。   临分别,纤纤玉手,几度缩还停。此去经年,彩笺频寄,靓照示忠贞。

重逢时节,秋风落叶,寒月照龙城。滏水低吟,波光潋滟,佯醉触红樱。   悄声问,及腰长发,可否讨三茎?以此为凭,他年迎娶,鼓瑟又吹笙。

光阴易逝,春风又度,晴日降雷霆:锦水来鸿,一双长辫,留赠更心惊。   情缘尽,其中隐秘,永世晦难明。遗恨终生,星眸入梦,碧树渺黄莺。

但是切莫误会。我此刻重发数日前灵光闪现的这三首词,并非是要揭秘其中的所谓“本事”;而是想谈一谈我在写作中所遇见的类似唐朝诗人卢延让慨叹“吟安一个字,拈

作者  | 2017-10-2 8:01:29 | 阅读(880) |评论(4) | 阅读全文>>

邓遂夫:少年游·和周邦彦并刀如水韵忆秋

2017-9-23 18:01:01 阅读732 评论3 232017/09 Sept23

中秋将至,地处南国的四川,依旧是芳草碧连天,不见一丝黄叶飘零的秋天景象。然而在一个中国式读书人的心理和情感上,仍会隐隐感觉到秋的步伐正加速前行。那周而复始的深秋之萧瑟与严冬之肃杀,终究还是会降临的。只不过在时间上要比北方来得稍晚一些罢了。

明天,诗词学会要举行中秋吟诵会。我虽为赶稿赴京而忙得日夜颠倒,亦不便推辞。但此时要来炮制诗词新作,比起一般年轻人来,其欢欣憧憬之思仍嫌不足,怀旧兴叹之情倒更容易趁虚而入。尤其在将目光转向自己收藏的一份韦冰所书北宋周邦彦(字美成,号清真居士)的《少年游·并刀如水》词扇面时,那秀丽而风姿潇洒的瘦金书所传达的情思与格调,立刻让我思如泉涌,几乎是一挥而就地写下了一组同一词牌之作。用韵和格调虽与美成词略似;而内容情感,则似更具悲秋之慨也!

周邦彦:少年游·并刀如水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吹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邓遂夫:少年游·和周美成并刀如水韵忆秋

蛮腰如握,樱唇胜火,皓齿启银铃。舞步参差,灵心忐忑,欲语却无声。   临分别,纤纤玉手,几度缩还停。此去经年,彩笺频寄,靓照示忠贞。

重逢时节,秋风落叶,寒月照龙城。滏水低吟,波光潋滟,佯醉触红樱。   悄声问,及腰长发,可否讨三茎?以此为凭,他年迎娶,鼓瑟又吹笙。

光阴易逝,春风又度,晴日降雷霆:锦水来鸿,一双长辫,留赠更心惊。   情缘尽,其中隐秘,永世晦难明。遗恨终生,星眸入梦,碧树渺黄莺。

作者  | 2017-9-23 18:01:01 | 阅读(732) |评论(3) | 阅读全文>>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将迎70周年婚庆感怀

2017-8-31 23:46:56 阅读650 评论1 312017/08 Aug31

刚才登录自己的博客,忽见今日访客中有一新面孔,名曰风露清愁,好奇地跟踪观看,恰好读到她一篇题目雅致的最新博文《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内容是感叹91岁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即将于今年11月份迎来和她96岁的丈夫菲利普亲王结婚70周年的纪念日。并在文中配发了两张女王和丈夫从青春年华笑容甜蜜地携手,到萧萧白发依然幸福深情注视的美妙照片。

于是,久未更新博客的我,忽然激发起想立即转载这篇博文的冲动。然而再看该文的题目——《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有点疑惑是否出自谁的诗句?仔细品味,既不像律诗(一点不合格律),也不像古风(缺乏古风的独特韵味儿)。因而猜想,可能是哪位当今的年轻写手,读了些古诗词便想仿作,却又懒得去花一两小时学习一下基本格律,就这样随心所欲写出来的诗句吧?而且这位写手在年轻人中显然是有点影响的,不然文字水平并不低的风露清愁,怎会将其用作与她文风迥异的题目呢?

思及于此,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每当看到今人所作略似旧体的诗句,便情不自禁地总想把它调弄一下使之合律。稍事琢磨,一首大致能看,却因“七十”之数难以更改而存一拗句的七绝,便勉强凑出来了——

风华绝代惊寰宇,且以深情共白头。

古往今来谁见过,帝王婚庆七十秋!

眼看着无奈出律的“十”字,私心里唯一可以让自己求得一丝安慰的是:如此一个稍出律的诗句,若不被我事先说破,乍看起来,总比崔颢名作《黄鹤楼》中近乎一仄到底的“黄鹤一去不复返”要顺畅许多吧?一笑复一叹!

遂夫 2017年8月31日23:36:58 匆草于 释梦

作者  | 2017-8-31 23:46:56 | 阅读(650) |评论(1) | 阅读全文>>

我相信:下一个比尔 · 盖茨就是马云

2017-7-15 2:02:56 阅读930 评论11 152017/07 July15

世界上,先有了马云,后有了阿里巴巴,再有了全球的电子商务。所以马云敢说:即使我拿着望远镜,也找不到对手! 有人说,让马云去扮演外星人,不用化妆就能很合适。他瘦弱的身体上顶了一个异常凸出的脑袋,让生物学家知道,原来人类也可以长得这么抽象的。马云说:如果我能成功,世界上80%的人都能成功。

我相信:下一个比尔 · 盖茨就是马云。

最近,马云在美国底特律演讲时说——

“高考落榜之后,我准备申请一份警察局的工作,我和其他四个同学一起面试,四个人被录取,我是唯一一个被拒绝的。”

“杭州第一家四星级宾馆落成的时候,我和我的外甥在高温天气里等了足足两小时,为了申请一份宾馆服务员的工作。我的面试分数远高于我的外甥,但是他被录取了,而我被拒绝了。”

“我和我的朋友一共24人一起申请KFC的工作,23人被录取,我被拒绝了。”

“我想,上帝是想让我自己做一番事业,因为我已经习惯被拒绝了。”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的演讲令全场寂静的时刻可不多,在他述说自己曾经的过往时,台下3000多美国中小企业主深深沉浸在他的故事里。

笔者的家人的一位前同事,昨天在家收拾东西,从箱底发现了这张旧名片,那是十多年前冬天,去杭州出差在烧烤摊吃夜宵时认识的朋友给的。一直却没在意,现在才想起来,当时他还非要这位同事去他那边上班,可他的长相像外星人,同事真以为是骗子,于是拒绝了,要不然现在至少身家几千万了……

马云,长相像外星人!?

家人这位前同事超常的感知能力和超前的判断能力,让我仰慕。

作者  | 2017-7-15 2:02:56 | 阅读(930) |评论(11) | 阅读全文>>

邓遂夫诗词近作十二题

2017-7-14 11:14:56 阅读1555 评论17 142017/07 July14

近数年,“非干病酒,不是悲秋”,心路历程犹格外崎岖。而不平则鸣,每发言为旧体诗词。然适意者寡。兴阑,即随意抛掷,如流水落花也。近因某意外诉求,复拾零落者,稍加拣选,略事修姱,得差可入眼者十二题。亦顺便奉献给常来“寒舍”之博友微友Q友一哂。

七律·回乡

只身仗剑走天涯,半为苍生半为家。

忽尔还乡情似梦,依稀往事意如麻。

华廊每避人形兽,春圃犹憎鬼面花。

但喜新知超旧雨,心田郁郁茁馨芽。

诉衷情·忆昔(二首)

当年仗剑走天涯,前路暮云遮。迷茫海岛寻梦,十载枉咨嗟。   情不尽,拍胡笳,望云霞。挥师北上,鏖战关河,遍数寒鸦。

难忘旅次在高原,倏忽梦魂牵。依稀觅得原址,重晤省文联。   人未适,意如前,是天缘。焉知世事,变幻蹉跎,遗恨终天。

喝火令·步芷筠静夜思原韵,自题小像 

昔日幽情远,天涯别恨长,纵无风雨亦无香。唯念废园疏影,谁与诵华章?    拔剑披肝胆,吹箫诉肺肠,梦魂依旧似迷茫。不畏孤零,不畏月如霜,不畏赤沙弥漫,大漠作胡杨!

附:芷筠《喝火令·静夜思》原玉

  弄舞轩窗小,听弦月影长,漫天枫叶沁梅香。清赋雅词如酒,心绪醉辞章。   岁月随烟逝,思君易断肠,雁行低度雾茫茫。怕你相询,怕你鬓成霜,怕你夜深人寂,独影倚寒杨。

再附:始见之[宋]黄庭坚《喝火令》原调

见晚情如旧,交疏分已深,舞时歌处动人心。烟水数年魂梦,无处可追寻。 

作者  | 2017-7-14 11:14:56 | 阅读(1555) |评论(17) | 阅读全文>>

对马经义、许荻晔两篇红学新论的读后感

2017-7-4 3:06:11 阅读1226 评论8 42017/07 July4

近日一直在昏忙。到今天才集中看了咱巴蜀红学圈里转发的两篇文章:马经义的《如何评价红学家周汝昌》和许荻晔的《红学的当代困境》。觉得非常好!能在此时此刻以如此严肃的态度写出这样两个论题来,就很令人惊喜。文中所论也颇有见地,颇有新意。建议稍加润色之后,直接投稿到《红楼梦学刊》。相信在一些老一辈当事人已经仙逝之后,学刊的主事者不至于连这点学术度量也没有吧!何况二位作者都是秉持一种纯客观的认真态度,出以公心地在作探讨。除了略具开创性地率先提出此类新课题之外,并无丝毫“负能量”之嫌。

然而,正由于是开创性的,作者在论述上还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和不够深入之处,应该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我倒是建议,两篇文章的作者,都还可以在正式提交给红学正宗期刊发表之前,自己再作一次更深入细致的修改。就像鲁迅先生常常教诲年轻作者的一条宝贵经验所强调的:有分量的好文章,往往是“改”出来的——他自己有时就会对一篇小文章改上五六次之多。

比如:马经义正确地指出,如何评价红学家周汝昌及其红学研究,是当今红学“绕不开的新课题”。还颇有创意地提出了评价周汝昌红学的两个基本点:一、如何看待周汝昌红学研究的意义;二、如何看待对周汝昌红学的继承。那么,可否更进一步提出第三个基本点——如何看待周汝昌红学在其最成熟的中晚期所遭遇的学术困境?这本来就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而且既有周先生自己的“内因”存在,也有人为的“外因”存在。如果在今后的讨论中刻意回避这一点,尤其是出于为尊者讳而回避其“外因”,这不是实事求是的唯物主义态度。

再如:许荻晔在一针见血地指出“红学的当代困境”这一近乎病入膏肓的症状之后,

作者  | 2017-7-4 3:06:11 | 阅读(1226) |评论(8) | 阅读全文>>

香港回归前九天发生的奇迹

2017-6-21 22:18:13 阅读1854 评论26 212017/06 June21

20年前那个“难忘的1997”哟!一想起它,便往事历历,如在目前……

当时下榻于甘肃兰州中山宾馆的我,在6月21日(即今天这个日子)的午后,漫步至大街,买了一份常常在副刊上登载我的散文随笔作品的《兰州晚报》。上面有一则醒目的《征稿启事》,要求诗人们踊跃投稿,该报拟于7月1日隆重推出庆祝香港回归祖国的诗歌专版。这恰好触动了我的一桩心愿。立即回房拿上纸笔和《袖珍中国地图册》,直奔离宾馆仅三五十米,号称“天下黄河第一桥”的中山大桥。靠着铁栏杆,思如泉涌,时而看看地图上的香港,时而望着滚滚东流的母亲河,很快赋诗一首,题目叫《寻梦黄河石》:

刚刚在天安门西侧,

痴痴地、痴痴地逗留;

转眼又在黄河岸边,

疾疾地、疾疾地奔走。

友人的行囊已经装满

千奇百怪的黄河石;

而我,像猴子掰苞谷——

丢了又拣,拣了又丢。

到底要寻找什么——

一个梦?一个巧合?

一个等了我一百多年的

遥远的问候?

是的,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

图形像雄狮又像龙头;

在倒计时最后一刻来临之前,

我们一定会相逢,直到永久!

1997年6月21日 于兰州中山桥

这首几乎是一挥而就,至今未改一字的小诗,既是抒情,又是纪实。同时也真切地表达了我心中深藏的一个朦胧意愿。

在离京赴兰州的前一天,我专程到天安门西侧的“香港回归倒计时牌”前徘徊良久。最后,在背靠倒

作者  | 2017-6-21 22:18:13 | 阅读(1854) |评论(26) | 阅读全文>>

视频:回忆担任高校红学社顾问的那些事儿

2017-6-9 23:55:43 阅读1382 评论8 92017/06 June9

我想把自己刚拍的一段视频发到博客上,却不知能否顺利发出。因我自从应邀开办这个网易博客六年多来,虽然学会了熟练地打字、排版和制作上传各种图片,却至今不懂如何传送(而不是转发)视频资料到博客。等我敲完这几行字,就准备像上传图片一样,自己摸索着传送这一存放在电脑文档里的视频了。若能顺利操作则罢;不能,就只好像上次转发一段腾讯网视频那样,立即求助于北京博友脂砚斋(宋伯岩)。

首先说明一下。这段视频,是应邀为我当年受聘担任红学社团顾问的两所高校之一的内蒙古赤峰学院红学社成立十周年纪念活动而录制的。另一所更早聘我为顾问的高校,则是北京的清华大学。北京的绝大多数高校(包括北大、北师大、中国政法大学等),以及外地的浙江大学、杭州师大等,都曾邀请我去举行讲座。但被正式聘为红学社团的顾问,只有这两所高校。

现在这个视频,是我请一位有经验的本地朋友,用我的华为手机拍的。为了方便他的安排,预先电话约好了碰面地点,一同登上24楼一间屋子,顾不得擦去脸上的微汗,坐下就开拍,且一次完工没时间重来。——哈哈,纯属现代人的雷厉风行快节奏哦!

但愿我现在发视频,也菩萨保佑,一传就中吧!阿弥陀佛……

2017年6月9日20:39:39 于蜀南释梦斋

糟糕!不是菩萨不保佑,是我自己太笨,没跟人学过怎么能一蹴而就?我按常规想当然地点击“插入视频”标志,立即显示一个窗口,要我填写视频地址。这我就抓瞎了——上哪去找视频地址呀?我又不曾发到别的什么公众平台。还是赶紧求助脂砚斋博友吧!他脑子灵光,即使以前没做过的,也能想出办法来解决。

……很快

作者  | 2017-6-9 23:55:43 | 阅读(1382) |评论(8)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东城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