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置顶] 北大讲座:《红楼梦》的阅读与文本

2010-7-19 14:04:46 阅读71693 评论353 192010/07 July19

同学们,大家等久了,非常抱歉!因为我和你们学校来接我的同学一道,应大家的请求,专门跑了两家出版社,去给大家要了些我的书,获得了可以给大家稍微优惠一点的价格。还多亏了这位小姑娘(指参与接待的一位同学),她为此费了好多劲去跟人家谈,去争取。再加上堵车,所以来晚了一点。

有些同学,是几天以前特意跑到开新闻发布会的三联书城去买了我的书。因为我和周汝昌先生都要在那里签名,买的都是原价。昨天我在女子学院去讲,我也帮她们要了一点书,是按照世界读书日那天在地坛公园的优惠价。有的同学就说:“我们先买的吃亏了。”我新出的这部庚辰校本,印制精美,封面做得还是比较漂亮的,可能有些同学已经看到了。但我当初要求出版社在定价上一定要坚持平民价格,这是我一贯的主张。可最先还是定的108元,现在终于同意按99元定价了。这是接受了我刚开始的要求:我说这个四卷本的书,定价不要超过100元,最好98元。所以编辑最后说:“就定99元吧。”我说我代表读者感谢你们。他说这样会影响你的版税哟。我说这个是很次要的,我希望大家都有能力买。就是现在这个99元,对于一些同学来说,仍然价格不菲,所以我希望能借今天这个机会,让作家出版社再为你们优惠一点。今天也把我的《草根红学杂俎》弄了一些来,这是我和这位女同学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跑到东方出版社,费尽千辛万苦才拿到的。刚开始他们说来不及从库房里提出来,后来还是在门市部解决的,也是特别的优惠价。

通过今天这样一个活动,促使我们多读一些书,我觉得是有好处的。特别是《红楼梦》这部书,是我们中国文化里比较公认的一部最伟大的作品,一定要深入地去读它。我可以在书上给大家签

作者  | 2010-7-19 14:04:46 | 阅读(71693) |评论(353) | 阅读全文>>

[置顶] 新世纪的红学热(文/ 图)

2010-7-18 6:22:44 阅读16616 评论57 182010/07 July18

红学家和媒体记者还没到场,闻风而至的《红楼梦》和红学的爱好者早已座无虚席。这是新世纪红学热的一幕。

一个偌大的东方文明古国,有那么一两部或三四部堪称经典的文学巨著,能够超时空超地域地让世世代代的中国人趋之若鹜甚至为之“疯魔”,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

新世纪的红学热

邓遂夫

由我来写这样的文章,其实并不恰当。所以两个月前出版社的朋友让我写,被我婉言谢绝了。后来禁不住杂志社编辑的一再动员,只好从命。

21世纪初骤然兴起的这一轮红学热,和我本人确实有些关系;我又是上个世纪最后一轮红学热从兴起到衰落的见证人之一,看法当然是有的。

这一轮红学热给人的感觉有点奇怪:既没有学术上的重大争议作为导火线,又没有官/方的提倡与推动,仿佛只是借了新世纪来临的吉兆,不知不觉地就发生了。

纵观建国以来出现的前四轮红学热——50年代初,60年代初,70年代中期,70年代末至80年代末——大都是在对某一问题展开激烈争论或单方面批判时引发的,且多半是官/方为了某种政/治目的有意发动或推动的。只有最末一轮,即从70年代末与我国改革开放的最初进程同步出现的那一次,情况稍有一点特殊:不仅持续时间相对较长(约十年左右),而且大致算得上是由下而上自发产生的。

那一轮红学热兴起的导火线,是学术界对1977年新发现的一对曹雪芹箱箧(当然也还牵涉到对此前发现的曹雪芹佚著《废艺斋集稿》抄摹件)所产生的激烈争论。而当时最普遍的一个思想基础,则是一大批知识界的新老《红楼梦》研究者及少量爱好者,受改革开放进程的推动,渴

作者  | 2010-7-18 6:22:44 | 阅读(16616) |评论(57) | 阅读全文>>

[置顶] 解密一份历史性文献  

2016-12-27 7:01:38 阅读15198 评论34 272016/12 Dec27

首先申明,并非因为这件事和我有关,我就把记录此事的这份至今尚未正式公开发表的重要文件,夸大为“历史性文献”。不,我也是在经过了十余年历史发展的检验之后,才敢下这个断语。而且事情的由来,还得再退回去四年,即从新世纪的曙光刚刚降临世界的2001年元月谈起。当时,以《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的两篇报道——《〈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出版》(记者林薇)、《〈红楼梦〉版本史又填空白》(记者庄健)——打头阵的一桩引人瞩目的文化新闻,在北京乃至全国的众多媒体持续发酵。这倒不仅仅因为我出版了这么一部从新世纪的第一个月起便在全国图书市场持续畅销的新书;主要还是因为在该书的新闻发布会上,当代红学泰斗周汝昌,以及新任中国红学会会长张庆善,副会长刘世德、胡文彬等,均面对各大媒体发表了对该书出版的极高评价。这在改革开放以来新时期红学的所有出版物中,其受到的器重皆可谓史无前例。

我此刻来重提这一空前盛举,只为了说明一点:在我这部与新世纪的降临同步问世的《红楼梦》特殊校订本的开头,首次放上了一篇我为自己即将陆续校订出版的整个这一套“红楼梦脂评校本丛书”(三种)所精心撰写而长达四万七千余字的导论《走出象牙之塔》。文中除了阐明当前出版此书的重大意义之所在,以及对红学、红学史,和对迷雾重重的《红楼梦》古抄本(脂评本)等人们既感陌生又不免好奇的一系列问题,作了有一定新意的评介和论述,还在文末郑重提出了“脂评本要走出象牙之塔”,“红学,也要走出象牙之塔”的倡议。

或许,正是由于最后这一倡议的提出,以及这一长篇导论的所谓“横空出世”(周汝昌先生语),才引起了红学界一干顶级专家对此书的格外关

作者  | 2016-12-27 7:01:38 | 阅读(15198) |评论(34) | 阅读全文>>

[置顶] 80后90后作家普遍分不清助词“的地得”

2012-2-26 3:30:06 阅读19491 评论96 262012/02 Feb26

本文原题为《再谈作家必须敬畏文字尊重读者》,以便作为此前所发《作家必须敬畏文字尊重读者》的续篇,进一步探讨近年一些搞写作的人不注意区分助词“的地得”的根源所在,以及对现代汉语规范化所带来的危害。但正式发出时为什么改为这个题目呢?一是凭我对80后、90后这一代青年人在当今的文化、艺术、教育,亦包括新闻、出版、传媒等各个行业运用文字的总体感受;二是基于对他们这一代人在学龄阶段所处文化教育及社会环境中某些不良影响的了解。因为他们这一代人的学龄阶段,适逢我国改革开放逐步深化,国民经济开始突飞猛进地发展,同时也赶上了几乎是必然要伴随着经济发展而产生的某种“社会阵痛”般的负面效应的时刻——那正是在文化教育、社会风尚、道德品质等诸多方面皆有所滑坡的一个特殊时期呀!

该时期文化教育的整体滑坡情况,此处姑且不论。只单说本文所要继续探究的——为什么这一代青年在语言、文学及课外阅读等基本素养普遍有所欠缺的同时,竟连现代汉语中早已得到公认、且经正式颁布相关法令而实施了数十年之久的区分助词“的地得”这样一个在中小学阶段就应该轻松解决的问题,也突然间“断代”了呢?  

 当然,要更深入地追溯这一问题出现的历史渊源,不能不稍稍提一下个别前辈语言学家在很早以前就在学术上提出过可否“不作区分”的探讨性意见等因素。但关键问题是,这一探讨,其实早在上世纪50年代便已经获得语言学界普遍认同了“必须区分”的结论而得以解决,且通过相关的法规及学校教育予以有效实施,成为在现代汉语的文字运用中早已深入人心不可逆转的历史趋势。而有关教育部门在改革开放之初,由于面临

作者  | 2012-2-26 3:30:06 | 阅读(19491) |评论(96) | 阅读全文>>

[置顶] 从央视亦跟风误读现代词“说服”谈起  

2016-7-22 8:36:27 阅读27195 评论108 222016/07 July22

还真像是某些“民主派”人士常常讥讽的那样,我近段时间因太过关心南海局势和两岸关系的发展,晚上看央视新闻或央视国际频道的相关节目还真的“看多了”。居然就被个别节目主持人及评点嘉宾“跟风”港台艺人误读一些现代汉语常用词的怪现状,搞得很不开心。

其实,这样胡乱跟风港台读错字、发错音的怪现状,在三四年前此风最盛的时候,我已经不开心过一回了——还专门写了好几篇博客文章来加以提醒。如:《不只故宫,媒体演艺界也常读错字》、《空穴来风·说客·低绮户及其他》、《江姐的名字该怎样念》等(当然还有一些类似的博文,并非针对跟风之事,而是专谈演艺界或中青年作家学者不注意提高文化素养和语言修炼而出现的差错。如:《〈步步惊心〉反复念错千古名句说明了什么》、《为什么电视剧〈宫锁珠帘〉也一再念错宋词名句》、《作家必须敬畏文字、尊重读者》、《普遍分不清“的、地、得”的80后90后一代》、《从副教授把毛泽东误译为“昆仑”谈起》、《李宗盛也唱出错别字》等)。由于当时在我的几个博客里观看的人比较多,赞成并转载这些文章的人也不少,所以后来我明显感觉到这类误读现代汉语词汇的情况,至少在央视及一些拍摄精良的影视作品里已经明显减少。

可是近来,首先是在偶然观看湖南卫视独家播出的电视连续剧《亲爱的翻译官》时,听到由我比较喜欢的影视明星杨幂带头,再由我同样喜欢的黄轩及一众老演员接踵跟进的“睡服”、“睡客”等“时髦”发音,又让我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而最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一向以为并无盲目跟风习惯的央视中文国际频道主持人鲁健等(鲁健是男同胞,我就用他“领衔”,同一频道的其他女播音员、现场采访女记者

作者  | 2016-7-22 8:36:27 | 阅读(27195) |评论(108) | 阅读全文>>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将迎70周年婚庆感怀

2017-8-31 23:46:56 阅读363 评论1 312017/08 Aug31

刚才登录自己的博客,忽见今日访客中有一新面孔,名曰风露清愁,好奇地跟踪观看,恰好读到她一篇题目雅致的最新博文《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内容是感叹91岁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即将于今年11月份迎来和她96岁的丈夫菲利普亲王结婚70周年的纪念日。并在文中配发了两张女王和丈夫从青春年华笑容甜蜜地携手,到萧萧白发依然幸福深情注视的美妙照片。

于是,久未更新博客的我,忽然激发起想立即转载这篇博文的冲动。然而再看该文的题目——《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有点疑惑是否出自谁的诗句?仔细品味,既不像律诗(一点不合格律),也不像古风(缺乏古风的独特韵味儿)。因而猜想,可能是哪位当今的年轻写手,读了些古诗词便想仿作,却又懒得去花一两小时学习一下基本格律,就这样随心所欲写出来的诗句吧?而且这位写手在年轻人中显然是有点影响的,不然文字水平并不低的风露清愁,怎会将其用作与她文风迥异的题目呢?

思及于此,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每当看到今人所作略似旧体的诗句,便情不自禁地总想把它调弄一下使之合律。稍事琢磨,一首大致能看,却因“七十”之数难以更改而存一拗句的七绝,便勉强凑出来了——

风华绝代惊寰宇,且以深情共白头。

古往今来谁见过,帝王婚庆七十秋!

眼看着无奈出律的“十”字,私心里唯一可以让自己求得一丝安慰的是:如此一个稍出律的诗句,若不被我事先说破,乍看起来,总比崔颢名作《黄鹤楼》中近乎一仄到底的“黄鹤一去不复返”要顺畅许多吧?一笑复一叹!

遂夫 2017年8月31日23:36:58 匆草于 释梦

作者  | 2017-8-31 23:46:56 | 阅读(363) |评论(1) | 阅读全文>>

邓遂夫:纪念开博七周年,迎接建军90周年

2017-7-31 23:51:05 阅读1130 评论11 312017/07 July31

由于一个极其特殊的原因,我这篇纪念开博七周年的博文,只能拖延到月末的最后一天才能发出。因而,我临时急中生智,干脆把这一纪念文字,和在时间节点上恰好可以紧密相连的迎接并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放在一块儿来欢庆。因为,一生没有穿过军装的笔者,今天终于在人民日报客户端的帮助下,在这足可展示强国丰采的建军90周年盛大节日来临之前,圆了我的“军装梦”——借以表达我对人民军队的由衷热爱、崇敬和向往!

大家看看我的军装照帅不帅呀!尤其是题图的这一帧,是用我30年前出版第一部学术著作《红学论稿》的作者像(下图1)来做成的,是不是显得格外的英姿飒爽、器宇轩昂!且是穿的当年打日本鬼子的八路军军装,真是要多过瘾有多过瘾——更觉帅呆了,酷毙了!你看,下面几张配上了军装的本人面孔,除了第一张外,谁能想到全是五六十岁以后的照片?尤其第三和第五张咧嘴微笑的脸,全是从我2015年6月8日那天刚收到中华书局出版的《琳琅满纸忆前时——怀念周汝昌先生》一书(里面选载了我两篇博客文章),在大街上拿着书拍下的照片(下图2)中裁切下来的。大家能看出来吗?由此让我悟出:难怪以前好多女孩子都喜欢军人呢,原来一穿上军装就可以变得格外的帅气和年轻。

好了,该回到纪念开博七周年的话题上了。

7年前的7月14日 17:07:13,当时尚属地道网盲和电脑盲的我,破天荒地在我刚刚注册不到一小时的网易博客上,发表了第一篇博客文章——《新版〈红楼〉被砸“板砖”之我见》。当然,严格地讲,这第一篇文章并不是我亲自操作发上去的,而是由负责动员我这个所谓“文化名人”到网易开博的韩婷小姐帮我发上去的。

作者  | 2017-7-31 23:51:05 | 阅读(1130) |评论(11) | 阅读全文>>

我相信:下一个比尔 · 盖茨就是马云

2017-7-15 2:02:56 阅读770 评论11 152017/07 July15

世界上,先有了马云,后有了阿里巴巴,再有了全球的电子商务。所以马云敢说:即使我拿着望远镜,也找不到对手! 有人说,让马云去扮演外星人,不用化妆就能很合适。他瘦弱的身体上顶了一个异常凸出的脑袋,让生物学家知道,原来人类也可以长得这么抽象的。马云说:如果我能成功,世界上80%的人都能成功。

我相信:下一个比尔 · 盖茨就是马云。

最近,马云在美国底特律演讲时说——

“高考落榜之后,我准备申请一份警察局的工作,我和其他四个同学一起面试,四个人被录取,我是唯一一个被拒绝的。”

“杭州第一家四星级宾馆落成的时候,我和我的外甥在高温天气里等了足足两小时,为了申请一份宾馆服务员的工作。我的面试分数远高于我的外甥,但是他被录取了,而我被拒绝了。”

“我和我的朋友一共24人一起申请KFC的工作,23人被录取,我被拒绝了。”

“我想,上帝是想让我自己做一番事业,因为我已经习惯被拒绝了。”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的演讲令全场寂静的时刻可不多,在他述说自己曾经的过往时,台下3000多美国中小企业主深深沉浸在他的故事里。

笔者的家人的一位前同事,昨天在家收拾东西,从箱底发现了这张旧名片,那是十多年前冬天,去杭州出差在烧烤摊吃夜宵时认识的朋友给的。一直却没在意,现在才想起来,当时他还非要这位同事去他那边上班,可他的长相像外星人,同事真以为是骗子,于是拒绝了,要不然现在至少身家几千万了……

马云,长相像外星人!?

家人这位前同事超常的感知能力和超前的判断能力,让我仰慕。

作者  | 2017-7-15 2:02:56 | 阅读(770) |评论(11) | 阅读全文>>

邓遂夫:诗词近作十二题

2017-7-14 11:14:56 阅读1133 评论17 142017/07 July14

近数年,“非干病酒,不是悲秋”,心路历程犹格外崎岖。而不平则鸣,每发言为旧体诗词。然适意者寡。兴阑,即随意抛掷,如流水落花也。近因某意外诉求,复拾零落者,稍加拣选,略事修姱,得差可入眼者十二题。亦顺便奉献给常来“寒舍”之博友微友Q友一哂。

七律·回乡

只身仗剑走天涯,半为苍生半为家。

忽尔还乡情似梦,依稀往事意如麻。

华廊每避人形兽,春圃犹憎鬼面花。

但喜新知超旧雨,心田郁郁茁馨芽。

诉衷情·忆昔(二首)

当年仗剑走天涯,前路暮云遮。迷茫海岛寻梦,十载枉咨嗟。   情不尽,拍胡笳,望云霞。挥师北上,鏖战关河,遍数寒鸦。

难忘旅次在高原,倏忽梦魂牵。依稀觅得原址,重晤省文联。   人未适,意如前,是天缘。焉知世事,变幻蹉跎,遗恨终天。

喝火令·步芷筠静夜思原韵,自题小像 

昔日幽情远,天涯别恨长,纵无风雨亦无香。唯念废园疏影,谁与诵华章?    拔剑披肝胆,吹箫诉肺肠,梦魂依旧似迷茫。不畏孤零,不畏月如霜,不畏赤沙弥漫,大漠作胡杨!

附:芷筠《喝火令·静夜思》原玉

  弄舞轩窗小,听弦月影长,漫天枫叶沁梅香。清赋雅词如酒,心绪醉辞章。   岁月随烟逝,思君易断肠,雁行低度雾茫茫。怕你相询,怕你鬓成霜,怕你夜深人寂,独影倚寒杨。

再附:始见之[宋]黄庭坚《喝火令》原调

见晚情如旧,交疏分已深,舞时歌处动人心。烟水数年魂梦,无处可追寻。 

作者  | 2017-7-14 11:14:56 | 阅读(1133) |评论(17) | 阅读全文>>

对马经义、许荻晔两篇红学新论的读后感

2017-7-4 3:06:11 阅读963 评论8 42017/07 July4

近日一直在昏忙。到今天才集中看了咱巴蜀红学圈里转发的两篇文章:马经义的《如何评价红学家周汝昌》和许荻晔的《红学的当代困境》。觉得非常好!能在此时此刻以如此严肃的态度写出这样两个论题来,就很令人惊喜。文中所论也颇有见地,颇有新意。建议稍加润色之后,直接投稿到《红楼梦学刊》。相信在一些老一辈当事人已经仙逝之后,学刊的主事者不至于连这点学术度量也没有吧!何况二位作者都是秉持一种纯客观的认真态度,出以公心地在作探讨。除了略具开创性地率先提出此类新课题之外,并无丝毫“负能量”之嫌。

然而,正由于是开创性的,作者在论述上还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和不够深入之处,应该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我倒是建议,两篇文章的作者,都还可以在正式提交给红学正宗期刊发表之前,自己再作一次更深入细致的修改。就像鲁迅先生常常教诲年轻作者的一条宝贵经验所强调的:有分量的好文章,往往是“改”出来的——他自己有时就会对一篇小文章改上五六次之多。

比如:马经义正确地指出,如何评价红学家周汝昌及其红学研究,是当今红学“绕不开的新课题”。还颇有创意地提出了评价周汝昌红学的两个基本点:一、如何看待周汝昌红学研究的意义;二、如何看待对周汝昌红学的继承。那么,可否更进一步提出第三个基本点——如何看待周汝昌红学在其最成熟的中晚期所遭遇的学术困境?这本来就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而且既有周先生自己的“内因”存在,也有人为的“外因”存在。如果在今后的讨论中刻意回避这一点,尤其是出于为尊者讳而回避其“外因”,这不是实事求是的唯物主义态度。

再如:许荻晔在一针见血地指出“红学的当代困境”这一近乎病入膏肓的症状之后,

作者  | 2017-7-4 3:06:11 | 阅读(963) |评论(8) | 阅读全文>>

香港回归前九天发生的奇迹

2017-6-21 22:18:13 阅读1530 评论26 212017/06 June21

20年前那个“难忘的1997”哟!一想起它,便往事历历,如在目前……

当时下榻于甘肃兰州中山宾馆的我,在6月21日(即今天这个日子)的午后,漫步至大街,买了一份常常在副刊上登载我的散文随笔作品的《兰州晚报》。上面有一则醒目的《征稿启事》,要求诗人们踊跃投稿,该报拟于7月1日隆重推出庆祝香港回归祖国的诗歌专版。这恰好触动了我的一桩心愿。立即回房拿上纸笔和《袖珍中国地图册》,直奔离宾馆仅三五十米,号称“天下黄河第一桥”的中山大桥。靠着铁栏杆,思如泉涌,时而看看地图上的香港,时而望着滚滚东流的母亲河,很快赋诗一首,题目叫《寻梦黄河石》:

刚刚在天安门西侧,

痴痴地、痴痴地逗留;

转眼又在黄河岸边,

疾疾地、疾疾地奔走。

友人的行囊已经装满

千奇百怪的黄河石;

而我,像猴子掰苞谷——

丢了又拣,拣了又丢。

到底要寻找什么——

一个梦?一个巧合?

一个等了我一百多年的

遥远的问候?

是的,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

图形像雄狮又像龙头;

在倒计时最后一刻来临之前,

我们一定会相逢,直到永久!

1997年6月21日 于兰州中山桥

这首几乎是一挥而就,至今未改一字的小诗,既是抒情,又是纪实。同时也真切地表达了我心中深藏的一个朦胧意愿。

在离京赴兰州的前一天,我专程到天安门西侧的“香港回归倒计时牌”前徘徊良久。最后,在背靠倒

作者  | 2017-6-21 22:18:13 | 阅读(1530) |评论(26) | 阅读全文>>

视频:回忆担任高校红学社顾问的那些事儿

2017-6-9 23:55:43 阅读1183 评论8 92017/06 June9

我想把自己刚拍的一段视频发到博客上,却不知能否顺利发出。因我自从应邀开办这个网易博客六年多来,虽然学会了熟练地打字、排版和制作上传各种图片,却至今不懂如何传送(而不是转发)视频资料到博客。等我敲完这几行字,就准备像上传图片一样,自己摸索着传送这一存放在电脑文档里的视频了。若能顺利操作则罢;不能,就只好像上次转发一段腾讯网视频那样,立即求助于北京博友脂砚斋(宋伯岩)。

首先说明一下。这段视频,是应邀为我当年受聘担任红学社团顾问的两所高校之一的内蒙古赤峰学院红学社成立十周年纪念活动而录制的。另一所更早聘我为顾问的高校,则是北京的清华大学。北京的绝大多数高校(包括北大、北师大、中国政法大学等),以及外地的浙江大学、杭州师大等,都曾邀请我去举行讲座。但被正式聘为红学社团的顾问,只有这两所高校。

现在这个视频,是我请一位有经验的本地朋友,用我的华为手机拍的。为了方便他的安排,预先电话约好了碰面地点,一同登上24楼一间屋子,顾不得擦去脸上的微汗,坐下就开拍,且一次完工没时间重来。——哈哈,纯属现代人的雷厉风行快节奏哦!

但愿我现在发视频,也菩萨保佑,一传就中吧!阿弥陀佛……

2017年6月9日20:39:39 于蜀南释梦斋

糟糕!不是菩萨不保佑,是我自己太笨,没跟人学过怎么能一蹴而就?我按常规想当然地点击“插入视频”标志,立即显示一个窗口,要我填写视频地址。这我就抓瞎了——上哪去找视频地址呀?我又不曾发到别的什么公众平台。还是赶紧求助脂砚斋博友吧!他脑子灵光,即使以前没做过的,也能想出办法来解决。

……很快

作者  | 2017-6-9 23:55:43 | 阅读(1183) |评论(8) | 阅读全文>>

冰上凉文章:特朗普,急性子和我

2017-6-4 22:31:53 阅读845 评论5 42017/06 June4

[邓遂夫评点] 本文的作者冰上凉,是我的博客好友。她的博客一向内容丰富,图文并茂,很有看头。而且她的文字颇有文采,也颇有个性,经常是妙语如珠,令人莞尔,或发人深省。我们之间的文字交流,也从来都是不拘形式,直言快语,心有灵犀……比如刚才我看了他这篇别出心裁的国际时事随笔,立即写了一条长长的评语,和她作轻松交流与讨论。我写道:

冰冰,我们是好朋友,容我说说心里话。特朗普是个“急性子”,这一点不错;但要说他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是对的,是出以公心,是最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的,这我就不同意了。我觉得,特朗普就是一个唯利是图的那种“商人”德性。他治理国家也是只顾自己(包括一己之利和一国之私),而不顾他人(包括以牺牲别国乃至全世界的环境保护来谋求一国之私)。这次特朗普一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立即受到联合国秘书长和美国的欧洲盟友的公开谴责或表达不满(更别说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了),这些都是明证。特朗普宣布后,美国的数十座城市和州,立即组织了抵制活动(纽约州、华盛顿州、加利福尼亚州甚至宣布结成“气候联盟”);而且从美国的石油工业到汽车制造业的许多跨国企业,都纷纷表达了“对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失望”;美国特斯拉公司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更是宣称:特朗普的决定“对美国和全世界都不是好事”,他宣布从此退出“特朗普顾问”性质的所有团体……这说明什么?说明特朗普的鲁莽决定,不但损害了全世界人民的利益,也从根本上损害了美国本国及其盟国的国家利益。——所以,特朗普对待世界事务的这种鲁莽,并非普通人的“个性张扬”,因而不值得我们去好心地“理解”他,甚至称赞他。

当然,我的以上评点,也只是我个人极不成熟的一己之见。欢迎冰冰博友及其他网友批评指正哈!

作者  | 2017-6-4 22:31:53 | 阅读(845) |评论(5) | 阅读全文>>

《诗经》体古诗的“兮”能押韵吗——吟事乱弹之十六

2017-5-28 12:08:26 阅读1288 评论16 282017/05 May28

日前,因故向一远方靓女赠书,谨致谢忱。然而应其所请,须在书上题诗一首,这却难坏了老夫。倒不是由于文思枯竭;而是考虑到既要切题,又不宜全然道出此中所含“千载难逢”的奇遇巧合等诸多情由——这个分寸该如何把握?几经斟酌,终于在寄书的当天清晨,选择了相对较为简古的《诗经》体,疾就而成短章二阕,闪烁其词聊以塞责。现引录如下:

题旧著《草根红学杂俎》赠小琪

邓遂夫

美哉小琪,勿怪我兮,

诸事繁忙,原非躲兮。

二五五二,君所遗兮,

五二二五,天赐我兮。

千载难逢,固无讹兮,

恨不晚生,奈若何兮。

无以为报,此礼薄兮,

闻鸡而起,发浩歌兮。

2017年5月8日晨 疾就

[注]诗中二五五二及五二二五,虽含当今流行之数字谐音,却属极度巧合的两件足当永存之物。一为人力一为天赐,二者竟合体,岂非“千载难逢”者耶?前物小琪所“遗”,故赋赠。此遗字,可作“遗(yí)留”  解,亦可作“遗(wèi)赠”解,读二音皆不误。 然第三行此字宜与前后行韵字之平仄异,仍以读前音更佳也。

可以看出,我当时题写在拙著《草根红学杂俎》(精装本)上的这首诗,不仅用了《诗经》体,还专门选择了带“兮”字的句型。那么问题就出来了:我在诗后的小注中,为什么要说“君所遗兮”的“遗”字,“宜与前后行韵字之平仄异”呢?难道,《诗经》体古诗带“兮”字的句型,它的押韵不是在句尾的“兮”字处,而在之前的一个字么?

是的,确实如此。这就是诗经体

作者  | 2017-5-28 12:08:26 | 阅读(1288) |评论(16) | 阅读全文>>

乡下的贼

2017-5-24 2:17:53 阅读987 评论9 242017/05 May24

[推荐评语] 本文仿佛在不经意间娓娓道来,却写得既真实生动,又细腻传神,还特别简洁深刻。我看多少专业小说家、散文家,都没有博主这样的生活功底和细节描摹能力!建议再凑几篇类似文字,标个总题《乡下异闻(三则或五则)》,直接发Word文稿投给《人民文学》、《散文》或《美文》等全国级文学期刊发表。

只是在发稿前,须仔细检查一下文中助词“的地得”的细致区分。如:将“没命的叫着”的“的”字改为“地”;将“血淌的满地都是”、“把你一窝子鸡抓的一个不留”和“那个洞自然是大的像一道门”的“的”字通改为“得”。

说起贼恐怕没有不痛恨的。痛恨之余还不得不佩服,佩服人家的手段。电视,书刊或是传说中的就不说了,只说一说乡村中的亲眼所见。

       乡下人家都是要散养着一群鸡。鸡会发瘟的,一死一个村。兽医给鸡打疫苗都是在晚上,鸡归窝了,抓着方便。可是有的人家还是不愿意打。这些人不是心疼那一点药钱,是怕麻烦。你伸手一抓,那鸡是又蹬腿又打膀子,羽毛乱飞,还没命的叫着,像是黄鼠狼掐住了脖子,难听的很。经这一折腾,母鸡好几天都不下蛋。可是贼人可以在深更半夜把你一窝子鸡抓的一个不留,鸡窝就在小院子里,你一家老小没有一个人听到一点动静。那一年的初春,我家的二十多只鸡就是这样给解决的。有的人说贼偷鸡不抓,手伸到两腿之间往上托,鸡就不叫了。还有人说贼是在麻袋底子上放一个开着的手电筒,麻袋口罩住鸡窝门,鸡看到亮光,就主动地钻进去了。是不是这回事,我们都没有试过。但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作者  | 2017-5-24 2:17:53 | 阅读(987) |评论(9)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东城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